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唐顽主 > 第一章 一封密信
    山南东道,江陵府。

    这是位于帝国中南腹地的一座古城,自古便是中原与岭南之间的战略要冲。早在春秋战国时期便为楚国国都,而今更是成为帝国五大都城之一的南都,虽然被一度罢止,但至少现在是荆南节度使治所之地。

    时值六月,虽未进入盛暑,但江陵府已是笼罩在一片闷热之中,暮色降临,但空气中弥漫着的浓重湿气,又混杂着难忍的暑热,使人仿若置身蒸笼。

    随着夜色渐深,江陵府内各坊6续关闭,这是大唐建国以来一直秉承的制度,境内所有大小州县城池入夜之后不仅城门关闭,而且各坊间的大门也要关闭,除了巡逻的郡兵和衙役更夫之外,严禁寻常百姓四处走动。

    更夫值夜,巡夜的兵士已经开始在大小街道上例行巡视,江陵府彻底没了白日里的喧嚣,取而代之的是入夜后的寂寥。

    此时就在节义坊的一处民宅之内,一名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年手中紧紧抓着一封书信,脸上布满惊恐之色,周身业已被冷汗浸透。

    少年的身后是一名黑衣侍从,从其腰间佩戴的障刀和站立的姿势来看,显然这是一名久经沙场的老兵,沉稳而又不乏警惕。

    “这封信还有谁见过?”少年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在屋内不安地踱着步子。

    “除了少郎君之外,尚无旁人见过!”侍从轻声答道。

    “你们回来时可曾有人看到?”少年紧接着又问。

    “少郎君放心,小的以柴车做掩护,并无旁人见到!”

    少年闻言长舒了一口气,但紧蹙的眉头却始终不曾舒展。

    “阿耶外出巡视漕运,最早也要三日后才能回来,虽然不知道这封书信的目的是什么,但我总感觉这其中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少年言语之中透着难掩的焦虑,显得惶然不知所措。

    侍从没有说话,他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而这件事显然不是自己能够过问的。

    少年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似乎这样能让自己变得清醒一些。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脸上泛起一丝喜悦,当即说道:“你去将刘弘叫来!”

    侍从领命而去,如同鬼魅般迅地消失在了夜色中。

    少倾,一名差不多年纪的少年匆忙推门而入,那少年随机向侍从使了个眼色,侍从点了点头转身退出屋子,而后如同一只蛰伏的猎豹般静静地守在门口。

    刘弘见状问道:“严恒,这么晚了搞什么名堂?不在府里待着怎么跑到这密宅了?莫非又看上哪家寡妇了?”

    严恒也不说话,只是将那封书信递了过去。

    刘弘接过后只看了一眼便瞬间惊得目瞪口呆,冷汗毫无意外地出现在了其前额之上。

    “这......这......这是谁写的?!他想要做什么?杀人灭口?!”刘弘颤颤巍巍地将书信甩在了地上,似乎自己握着的是一颗尚在熊熊燃烧的火炭。

    “送信之人已被我拿下,正关在后院,该问的我都已经问了,但我想知道的却还什么都不知道!你也知道,我是个粗人,论打架还行,搞这些东西,我不行!”严恒弯腰捡起地上的书信,与刘弘相比起来此刻已经镇定得太多了。

    “我也不行啊!”刘弘哭丧着脸说道。

    “恩,你很有自知之明!”严恒点了点头答道,“我知道你不行,你我都没这个脑子,但有个人可以!”

    “李浈?!”

    二人异口同声说道,脸上不禁泛起了如释重负的笑。

    ......

    翌日。

    位于顺安坊的一座诺大的府院之内,一名十六岁的少年正蜷缩于床榻之上轻声哀嚎,身上的汗水直将被褥浸湿,尚显稚嫩的五官微微扭曲,表情痛苦不已。

    朦胧之中,那是一片由火光和鲜血混合而成的刺目的红,周围不断传来凄厉的呼喊声和甲胄兵器碰撞出的铿锵声,少年努力地想看清楚些什么,但却始终一片模糊,紧接着便是一道清晰的啜泣声,听上去是个女人,悲伤而诡异,少年拼命地想要逃离这个地方,但却最终被一双干枯瘦弱的手抓了起来,而后自己眼前便是无尽的黑暗,唯有耳畔奔驰的马蹄声愈行愈远。

    “放开我……不要……”少年挣扎着、大喊着,也煎熬着。

    “少郎君莫不是又做噩梦了!?”

    一道低沉略显沙哑的女低音突然在少年耳畔响起,并将其从噩梦中生生拉了回来。

    “呼——又是那个该死的梦!”或许是因为那个噩梦的关系,此时少年的脑中已是一片空白,眼前的一切也变得既熟悉又陌生。

    “李浈,对,我叫李浈,乳名青鸾,而现在是大唐会昌六年!”少年长舒一口气,回忆也逐渐变得明朗起来。

    十一年了,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十一年了,但自己有时候依旧分不清眼前这一切到底是真实的,还是只是南柯一梦。

    也许在自己的世界里,梦境与现实的界限从来都是那么不清不楚,正如自己从一千多年以后的现代文明穿越到这大唐一样,恍然若梦。

    四个月前,唐武宗李炎崩于长安大明宫太和殿,结束了他短短三十三年的生命,也终结了他仅仅六年的帝王生涯。

    三月二十六日,时年已三十七岁的皇太叔李忱继位。

    历经二百二十八年的大唐帝国在经历了“安史之乱”后已变得风雨飘摇,如同一名在沙漠之中蹒跚而行的垂暮老者,步履艰难而又危机四伏。

    李浈双目紧闭,心中仔细回想着这一切,生怕睁开眼睛后自己再度身处另外一个陌生的世界,正如十一年前自己所经历的那样。

    “醒醒吧,少郎君莫要再装睡了!”

    又是那道浑厚而沙哑的女低音,语气中带着几分不耐。

    闻言之后,李浈心中方才大定,继而缓缓睁开眼睛。

    然而当他看到那张与自己近在咫尺的那张脸后,整个人如同触电般哆嗦了一下,随后“啊”地一声身子猛地弹起,如同见鬼一般。

    那是一张脸,像胡饼一样的脸,而且还是绝版大号的,本就不清不楚的五官轮廓如同被甩在墙上的泥巴,没有一丝起伏。

    平坦,惊人的平坦。

    只见站在自己床榻旁的是一名年近六旬的老妪,生得膀大腰圆,尤其是那张绝版大号的胡饼脸,简直让人无法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