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大唐顽主 > 第二章 李府王婆

第二章 李府王婆

        “阿婆,说过多少次了,你这样会吓死人的!下次睡觉时求你别再来打扰我了行么?阿玉呢?我要阿玉!”李浈没好气地说道,但心中却暗自庆幸一切依然如故。

        老妇姓王,府里的人都唤其“王婆”,李浈清楚地记得打自己穿越到这个时代看到的第一个人便是王婆,当然,还有那张惊悚的大脸,以至于自此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自己的梦境里便额外多了一样更为恐怖的东西——王婆的脸。

        王婆闻言后撇嘴说道:“若非你家李四求我,你道是老身愿意来看你么?小小年纪口中无德,整日拈花惹草、放浪形骸,虽说你们李家本就没什么家风,但至少李四在这方面还算是规矩,真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他的种!现如今府里大小十几个婢女都被你祸害个遍,也只有老身敢来你这屋子了!”

        李浈闻言搓了搓下巴,无奈地说道:“阿婆,难道你不觉得我这么个仪表堂堂又不失风雅的少年才俊即便放眼整个大唐都已是凤毛麟角了么?而且,我还是个小孩子啊,你这番话若是传出去会败坏我的名声啊!”

        “哼,名声?你觉得在这江陵府你还有名声可言么?”王婆也懒得废话,没好气地说道:“现在巳时已过,少郎君若再不起床,只怕李四又要罚你读孝经了!”

        李浈一脸苦相,答道:“孝经早已经读过十多遍了!估摸着这次该千字文了!”

        这是时任江陵府尹的父亲用来惩罚自己的特殊方式,所以直接导致了自己在这十一年的时间里把这个时代里士子们几乎所有该读的书背了个滚瓜烂熟,甚至就连开国名将李靖所撰的“卫公兵法”都在父亲李承业的“残酷迫害”下通读了数十遍。

        “知道便好,水已经给你放好了,一会我差人把今日要读的书给你送来,既然躲不过那么以后便向二郎那样主动些,免得李四又絮絮叨叨得跟个女人一般!”王婆边说边往外走,丝毫不顾忌李浈那张青白不定的脸。

        王婆口中的“李四”便是李浈的父亲李承业,因排行老四故而得名,就如同后世的二狗子、狗剩、铁蛋这一类的小名,不过在李承业做了江陵府尹后,便没人再敢这么称呼了。

        当然,王婆是个例外。

        说起王婆,李浈的心里便满是疑惑,其虽相貌丑陋,但在李府中的身份却如然一般,除了那句不分场合只看心情的“李四”这个称呼之外,即便是府里的刘管家也从不敢对其指手画脚,至于其他下人更是对其毕恭毕敬,甚至李浈现在某些时候父亲在面对王婆时都有些不大自然。当然,这或许与她的相貌有一定的关系。

        虽然自己曾不止一次地暗自揣测王婆是不是与老爹暗通沟壑,否则王婆在府里的地位根本没理由比自己还要高。

        但每每一想到王婆那彪悍粗犷的体格和那张绝版大号的胡饼脸之后,心中便立刻彻底否定了这个想法。

        最终,李浈给自己的解释是:彪悍的人生无需解释。

        尽管自己还不曾完全适应这个时代的种种不便,但相较于前世那种一无所有、孤苦无依的diao丝生活来说,自己更喜欢现在的官二代生活,虽然自己心里清楚大唐的中兴不过只是短暂的回光返照,但却并不介意在大唐这头庞然大物轰然倒塌之前张牙舞爪地狠狠享受一把。

        自己对现在这种每日混吃等死的惬意日子非常满意,除了那个时常困扰自己已整整八年的梦魇之外,一切都如前世梦寐以求的那样。

        “二郎呢?”李浈随口问道。

        “后院举鼎!”

        说罢之后,王婆步履矫健地昂扬而去,完全不似一名年近六旬的老妪。

        ......

        二郎便是李浈的兄弟李漠,二人年龄相差一岁,不过李浈育得中规中矩,而李漠却长得乎寻常的结实体壮,甚至比李浈还要高出许多,而且臂力惊人,十岁时已能搬得动两石重的铜鼎,十二岁已是能够高举过顶。

        二人虽同出于一母,但脾性却截然不同,李浈精于算计、好吃懒做,属于那种能坐着不站着,能躺着不坐着的人;而李漠则生性率直、凡事认真、临事也绝不会退缩,属于那种刨根究底、迎难而上的人。

        有时李浈真的怀疑自己这个兄弟是不是老爹从路边捡来的,或者是朝廷的什么福利,否则怎么会跟自己完全不同呢。

        此时的李漠正在后院乐此不疲地举着大鼎,李漠喜欢自己身上结实的肌肉和充满力量的感觉,正如李浈喜欢自己光洁而又棱角分明的下巴一样。

        而李浈对于李漠的这种近乎变态的自虐方式总是嗤之以鼻,正如李漠对于李浈那副干巴巴的身子嗤之以鼻一样。

        “四十五、四十六、四十七......”李漠满头大汗吭哧吭哧地将铜鼎一次一次地举过头顶,双臂高高隆起的肌肉完全不像是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孩童。

        “二郎,二郎,不好了,出大事了!”

        正在此时,一名与其年纪相仿却要矮上许多的少年火急火燎地直奔后院,口中边跑边喊。

        “你慌个甚,出了什么事嘛!”李漠举着大鼎气喘吁吁地问道。

        少年正是刘弘,与李浈同岁,平日里与李浈、李漠兄弟关系甚密,几乎李浈策划的每一件坏事均有刘弘的参与,于是与李漠一起光荣地被李浈称为“左膀右臂”,虽然这两个人打死也不承认这个称呼。

        刘弘想上前拽李漠的手,但一看到李漠高高举起的铜鼎后当即又缩了回去,尚且来不及擦去额头上的汗水,便焦急地说道:“快......赶紧把这货放下,跟我去找大郎,这次可出大事了!”

        嘭——

        铜鼎落地,砸起一阵尘土,李漠舒展了下酸痛的双臂,依旧不紧不慢地问道:“阿耶今日一早便去了衙门,大郎怕是还在睡觉,有什么事先跟我说嘛!”

        “说不得,说不得,快随我去寻大郎!”

  http://www.qingkanshu.cc/0_684/3660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