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唐顽主 > 第三章 山雨欲来
    ......

    此时的李浈正瘫在床榻角落里自顾愣,即便已在大唐生活了十一年,但依旧还是不习惯这个时代那种席地而坐的姿势,何况自己始终觉得不管怎么坐都还是不如在松软的胡床上瘫着来得舒服。

    只见其目无焦点、表情凝滞,典型一副无所事事、混吃等死的表情,不过这却是其最喜欢的休闲方式。

    “大郎、大郎,不好了,出大事了!”房门被刘弘狠狠撞开,惊得李浈哧溜一下站了起来。

    见是自己的“左膀右臂”,李浈顿时火冒三丈,当即开口骂道:“田舍奴,说过多少次了,素质,素质呢?!不会先敲门么?!”

    刘弘与李漠对视了一眼,四目相对充满迷茫,尽管这个诡异的词已经从李浈的嘴里听了无数遍,但却依旧没明白究竟是个啥意思,而李浈从来也都懒得解释。

    “快去重新敲门!”李浈余怒未消,伸手一指门外说道。

    却只见刘弘不由分说一把拽起李浈抬腿便往外跑,同时压低了声音说道:“快随我去密宅,这次出大事了!不仅祸及你我两家,搞不好整个江陵府都得天翻地覆!”

    李浈闻言大惊,忙问:“难不成你爹贪墨的事被朝廷知道了?或者是强抢民女那件事?”

    “可是这种事情我也管不了啊,我劝你还是说服你爹老实承认了吧,说不得朝廷会从轻落......”

    李浈自顾滔滔不绝,丝毫不在意刘弘那张铁青得有些黑的脸,事关紧要,刘弘也顾不得争辩只顾拽着李浈埋头向节义坊的方向狂奔,李漠更是不明所以,但见刘弘那满脸焦躁惶恐的表情后,心中也倍感疑惑。

    究竟出了什么事能让这个向来没心没肺的刘弘如此害怕呢?

    节义坊与顺安坊相距不远,三人很快便到了那处密宅。所谓密宅,不过是李浈与严恒、刘弘等一干纨绔子弟私下里凑钱盘下的一处民宅,平日里用来密谋各种坏事的落脚之地。

    三人刚一进门,便只见院内赫然站着三名手握横刀、杀气腾腾的侍从,不消多问,单从这三人的气势便可以猜到这定是严府部曲。

    三人见有人进来,居中一名黑衣侍卫当即跨步上前,而另外两人则右手按刀于其后而立,这显然是一个三人小队的进攻阵型。

    见是李浈等人,那侍卫的神情稍稍有所放松,顺势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说道:“三位少郎君请!”

    李浈见状眉头微蹙,脸上稍显不愠之色,知道这处宅子的人极少,平日里李浈也不准任何人外泄出去,而现在严恒竟正大光明地将自己府中的部曲带了进来,这无疑等于泄露了自己的秘密。

    那侍卫正欲转身引路,却只听李浈冷哼一声道:“不必了,这宅子我比你熟!”

    侍卫闻言后也不生气,只是冲李浈微微一低头,而后又站回原地按刀而立。

    待三人走至正堂,李浈推门而入,正看见严恒一脸愁苦地在屋内踱步,手中攥着一条棉巾不断擦拭着额头渗出的冷汗。

    见是李浈三人,严恒顿时喜出望外,其虽不及李漠那般壮硕有力,但也是自幼习武练得结实体壮,一伸手便将李浈抓了过来,因知道李浈不喜席地而坐,所以直接将其按坐在了几案之上。

    不料李浈并不领情,口中冷声说道:“严恒,即便是天塌下来你也不该将你家的部曲带到这宅子里来!”

    “也许这次,天真的塌下来了!”说着,严恒哭丧着脸将那封书信递了过去。

    李浈不以为然,随手接过扫了一眼,但就这仅仅一眼,李浈心中却是猛地一沉,而后浑身冷汗顿出。

    这是一份名单,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了数十个名字,而排在第一位的赫然正是父亲李承业。

    在名字的后面,则是一连串记录清晰的时间和地点,而这个地点几乎又是全部相同——节度使李德裕府。

    几乎就在一瞬间李浈便明白了这封信背后的意义,整个身子也顿时如堕冰窟,冰冷刺骨的寒意随之而来。

    “这,这封信是从哪里来的?”李浈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后从几案上站起身子,却险些栽倒在地。

    李漠也是面色一变,他从未见过自己这个素来能言善辩、才智过人又懒到令人指的兄长这副狼狈模样,在此之前李漠甚至认为这天下除了钱以外没有任何事能够让兄长动容,但今日却被这区区一封书信搞得好似丢了魂魄一般。

    “阿兄,这上面究竟写的是个啥?”李漠也被李浈搞得有些紧张,战战兢兢地问。

    而李浈却顾不得回答李漠,双目几欲喷火地盯着严恒。

    严恒忙答道:“昨日我家府上两名部曲回城时途经当阳县,在一家酒肆中遇到这送信之人,据说当时此人喝得酩酊大醉,口口声声说自己怀中所持之物能让半个江陵府的官员都换上一遍,旁人皆以醉言,我家部曲却多留了个心眼,趁人不备时将其绑了手脚塞进一辆柴车押了回来”说到这里,严恒生怕李浈不信,又补充道:“你懂的,我爹经常干这事!”

    李浈等人闻言当即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那么,这封信便是从此人身上搜出来的了!”李浈接着说道。

    “恩,虽然我不明白这封信究竟是个啥意思,但总感觉不像是什么好事,而且这上面真的至少有一半江陵府的官员,你、我、刘弘还有其他兄弟们的老爹可都在上面,所以便命部曲直接将此人押来了这里,毕竟府上人多眼杂!”严恒说道。

    说着严恒扬起下巴指了指门外,又说道:“这三个人是我阿耶的亲信,说起来也算不得外人,而且有他们三个在也能周全一些!”

    李浈点了点头,轻轻说道:“这次你总算在我的熏陶下长了些脑子,事情办得不错,想得也很周全,显然这与我平日里对你的敲打提点是分不开的,而且......”

    见李浈的话题越扯越远,刘弘赶忙插话道:“大郎,莫要闲扯,快说说这信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的目的是个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