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大唐顽主 > 第七章 不得安生

第七章 不得安生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白芒陡然划过,冯直只觉颈部一凉,紧接着便见天地倒转,耳畔唯有风声拂过.

        他微微眯起了双眼,因为前方的那轮烈日是那么地刺眼,似乎,还挂着一抹鲜红。

        隐约之间,冯直看到了一把剑,不,那是一个男人,如剑般的男人,男人手中的剑似乎在滴着血。

        终于,冯直看清了,那剑上是自己的血,还有一具尚未倒下的无头尸身。

        ......

        最终,李浈并没有将那封信如自己所说那般烧掉,而是交给了父亲李承业,因为他只能这么做,也必须这么做。

        但李承业的表现并没有如李浈想象的那样大惊失色,而是连看都不曾看一眼便直接烧成了灰烬。

        面对李浈讶异的目光,李承业只说了一句话:“此事到此为止!”

        李浈不知道父亲哪里来的自信,自信到连“结党营私”这样的罪名都视若无睹。

        不过李浈也并未多问,他相信父亲,他也只能相信父亲。

        ......

        夕阳西沉,江陵府再度恢复了夜晚应有的宁静,李承业的书房烛火正旺,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婢女只是将一碗参汤默默地放到门口,而后轻轻地敲敲门,再默默地离去,这也是他的习惯。

        在夜幕的掩映下,一道黑影竟直接推门而入,像一把剑,无声的剑。

        “事情办妥了?”李承业双目微闭,轻声问道。

        “恩!”男人点了点头。

        “果真是他吗?”李承业又问。

        “恩!”男人又点了点头。

        “呵呵,看来还真的是白敏中的意思!”李承业缓缓睁开眼睛,“也是陛下的意思!”

        李承业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很无奈的笑。

        这一次男人没有说话,如剑一般静静地站在原地。

        “青鸾这孩子虽顽劣了些,但却秉性纯良、心思缜密,这次他唯一的纰漏便是放走了那个冯直,这是他的优点,却也是个死穴,后患无穷,后患无穷啊!”

        李承业的神色颇为复杂,心中不知该高兴,还是该担忧。

        ......

        日子再度恢复了以往的平静,而李浈也毫无意外地恢复了以往的懒,除了每日例行的调戏府上小婢女之外就只剩下了呆,而朝廷也始终没有什么旨意下来,所以李浈悬着的一颗心也顺势放松了下来。

        或许是前世的李浈因为生活所迫不得不整日费劲心思去赚钱,所以这一世的李浈很怕动脑子。当然,自愿送上门挨坑的那些不算,比如严恒、刘弘以及江陵府里的那些官二代。

        不过,似乎上天并不是很情愿让李浈这么悠闲地活着。

        七月,暑热更甚。

        在这样的日子里,难忍的湿热让周遭所有的一切都变得躁动不安。

        李浈依旧瘫在床榻角落里呆,也依旧是那副目无焦点、表情凝滞的样子。

        “大郎、大郎,不好了,出大事了!”

        李漠与刘弘二人仍然延续了以往的方式,简单粗暴地将门重重推开。

        不过这次李浈却没有火,而是直接摆了摆手有气无力地说道:“出去重新敲门!”

        不料李漠一把拎起李浈便往外跑,口中说道:“哪来得那么多名堂,刘家三郎派府上总管把赵家围了,还不赶紧过去!”

        李浈眉头轻蹙,想了想问道:“关我什么事?”话刚说完,似乎又觉得有些不对,随即又问:“哪个三郎?哪个赵家?”

        “刘长史家老三,赵家就是上次你说要迎娶人家小娘子的那家!叫什么赵婉的!”被李漠紧紧拎着衣领的刘弘歪着脖子吃力地说道。

        闻言之后,李浈顿猛地一激灵,丝毫不顾忌被李漠抓着的狼狈模样,口中喊道:“二郎,还不跑快点,要是误了大事看我不扇死你!”

        似乎觉得仅仅这样威慑力还差些,于是又补充道:“倒吊起来扇!”

        显然李浈的脑子自动忽略了这样做的结果很可能是自己被李漠倒吊起来扇。

        “等等,刘弘你去把兄弟们都叫来,多带些人!”

        ……

        江陵府南郊,赵家村。

        这是个并不算大的村子,统共不过几十户人家,严格来说隶属于JL县管辖,但因地处郊外,所以实质上一直处于无人管辖的状态,只有一名里正负责管理这十几户的日常杂务。

        村民依江而居,奔腾而下的江水孕育了这个小小的村子,也成就江陵府东南重镇、水路枢要的重要地位。

        这样的村子在江陵府周围还有很多,而江陵府那些养尊处优的贵人们自然也不会注意到这小小的赵家村,所以村民们虽说生活得算不得富贵,但却至少衣食无忧、太平无事。

        然而,这样的平静在这样的时代似乎注定了无法长久。

        “赵家老汉,我劝你还是乖乖答应我家少郎君的提亲,刘家不是你们这种人能够惹得起的!而且你既然身为刘家的庄户,自然也应遵从刘家的吩咐!”

        说话的是一名头戴软脚幞头,身着缺胯衫的青年男子,虽面容还算清秀,但神情却多了一丝阴鹜,从其穿着来看显然这是一名官宦人家的侍从。

        而在其周围则是十几名凶神恶煞、手持棍棒的恶汉,齐齐堵在赵家门前,口中不断叫嚣咒骂着。

        这样的场面已经十几年没有在赵家村出现过了,对于村民们来说即便是官家的侍从家丁都是那么地高不可攀,稍有不慎便可能为自己招致杀身之祸。

        而对于赵家的遭遇,村民们管不了,也不敢管,他们能做的只是紧闭家门,在心中为赵老汉默默祈福,也为自己默默祈福。

        “赵家老汉,你若再不露面的话,可莫怪我硬闯了,到时你我两家的脸面上都难看!”那青年似乎已没了耐心,冲着门内大声喊道。

        朽腐的院门内是一处破落小院,除了几件耕具和几株晒干了的药草之外便再无其他,三间低矮而破败的正房向人们诉说着主人的贫穷和落魄,此时在屋内一名年逾五旬的老者正搂着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掩面啜泣。

        少女生得皮肤白皙、明眸锆齿,虽尘灰掩面,但依旧遮挡不了内里的那副美人胚子。

        而相对于老汉的软弱,少女倒显得一脸的平静,虽然双眸中噙着些许泪花,但目光却充满愤恨和决绝。

  http://www.qingkanshu.cc/0_684/3660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