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大唐顽主 > 第八章 英雄救美(斗胆求个推荐票行吗?)

第八章 英雄救美(斗胆求个推荐票行吗?)

        “幼娘莫怕,有阿耶在,有阿耶在......”老汉重复着这句话,不知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在安慰怀中的女儿。

        “阿耶莫怕,幼娘答应他便是!”少女伸手将老汉脸上的泪水拭去,但自己却已是抑制不住地泪流满面。

        盛世不再,大唐帝国那面曾经威服四方、海内升平的旗帜正在缓缓下沉,一个盛世的没落不仅仅看的是国力,更重要的是看人心。

        官欺民,民何生?

        眼前的这一幕几乎每天每刻都在大唐帝国的每一寸土地上重复上演,预示着大唐早已是人心离散、行将就木。

        贞观朝时那种官民一心的盛况已是一去不再复返。

        “看来,你是不准备应承这桩亲事了!既然如此,那便别怪我不讲情面了!”青年向众恶汉使了个颜色,众人随即一拥而上抵住院门只轻轻一用力,本就破败的院门便轰然倒塌。

        青年见状面露不屑,扬起下巴又指了指正房,众人心领神会当即抬腿便要冲过去。

        正在此时,只听得吱呀一声,房门应声而开,少女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虽然脸上的泪痕还不曾干涸,但却露出了一抹无言的冷笑。

        赵老汉一世为农,老实本分,甚至从未和别人吵过嘴,此时见了众恶汉后已是吓得连半句话都说不出口。

        “你便是赵婉?”青年扬起下巴指了指少女,漫不经心地问道。

        “你们不就是找我么?我应了便是,但你们不能动阿耶半根指头!”赵婉语气凌厉,脸上不见丝毫惧色。

        那青年似乎也对眼前这个不过十五、六岁的女娃子所表现出的胆色感到有些意外,但也只是微微一愣,随即便大笑道:“那是自然,只要你肯随我回去与三郎成婚,刘家不但不会为难你爹,反而会给予你们享之不尽的金银绢帛以做聘礼,一生无忧矣!”

        “幼娘......”赵老汉张嘴想说什么,但面对女儿那双决绝的眼神时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此时此刻竟要自己的女儿来保护自己,赵老汉的心里欲哭无泪,而那双颤抖的双拳却始终也不曾挥出。

        “阿耶莫怕,幼娘迟早都会嫁人的,嫁猪嫁狗对幼娘来说没有区别,只是以后幼娘不能侍奉阿耶了!”赵婉轻抚父亲苍老粗糙的脸庞,不由得潸然泪下。

        青年听罢之后似乎觉得赵婉这话里有些不对,但却一时想不起哪里不对。

        “郎君,这女娃子骂咱三郎是猪狗!那咱刘家不就是猪圈狗窝了?!那咱们不也......”身旁一名大汉凑到那青年身旁愤愤不平地说道。

        闻言之后,青年脸色瞬间变得阴晴不定,想要作却又怕赵婉反悔,一瞥眼看见刚刚说话的大汉正伸着脖子笑嘻嘻地望着自己,当即抬手便是一巴掌。

        “就你灵醒是吧!就你多嘴是吧!让你多嘴!”紧接着青年又是两个脆生生的巴掌招呼到了大汉脸上,大汉双手掩面一脸的委屈,原本以为会得到几句夸赞,却不成换来了三个巴掌,此时心中的阴影可想而知。

        扇了大汉三个巴掌之后,青年心中顿觉一阵舒畅,脸上也换了副笑模样,对赵婉说道:“赵家小娘子,咱们走吧!”

        “等等!”

        正在此时,只听得身后传来一声厉喝。

        青年等人先是一愣,随即寻声向后望去,正看见李漠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外。

        “李二郎?方才是你说话?!”青年虽一眼认出是李府尹家老二,但不过也只是个小娃子,当即怒声问道。

        李漠无辜地摇了摇头,而后指了指自己手里拎着的李浈:“是他说的!”

        说罢之后,李漠生怕对方看不到,还特意举着李浈在眼前晃了晃。

        “笨蛋,你晃个屁啊!还不放我下来!”李浈没好气地白了一眼李漠,而后又狠狠剜了一眼那青年,被人无视的滋味让自己的自尊心备受打击,随即从李漠那铁钳般的手里挣脱出来站定了身子。

        “不错,是老子说的!”李浈趾高气昂,仰着脑袋用鼻孔对着那青年,与刚才在李漠手中那副狼狈模样判若两人。

        “老......老子?!说......什么疯话?”青年闻言后心里写满了问号,脸上一片茫然。

        大唐的老子只有一个人,那便是被李唐皇室尊为太上玄元皇帝的道祖李耳,显然他们无法预料到在一千多年以后,这个尊贵的名字竟演变成了一句脍炙人口的“自谦”。

        不过由于李浈早已是疯名在外,大家对于其嘴里时不时冒出的几句疯话早已见怪不怪,所以青年的脑中在经过短暂的空白之后也便迅地恢复了镇定。

        李浈二人的突然到来,让赵婉和赵老汉顿感意外,老汉并不认得李浈,而赵婉在看到李浈的一霎那,脸色迅泛起一抹绯红,那日初见的景象历历在目,让赵婉感到既羞又愧。

        “呵呵,两位少郎君,我劝你们还是莫要多管闲事......”

        不待那青年说完,李浈立刻打断道:“先等等!”

        “等,等什......么?”青年明显感觉有些懵,实在不明白李浈究竟想要搞什么名堂。

        而李浈却不耐烦地说道:“莫问,我也懒得说,总之你再耐心地等等便是了!”

        说罢之后,李浈竟是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大摇大摆地自顾在院内寻了个石墩坐了下来,对赵婉咧嘴一笑,道:“这位小娘子,愣着作甚?是不是觉得三生有幸、蓬荜生辉?能不用这种仰慕的眼神看着我吗,我会害羞的!还不去端碗水招待一下我这位尊贵的客人?!”

        话音刚落,包括赵老汉在内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愣,就连李漠都不禁张大了嘴巴怔怔地望着李浈,心中讶异道:不是说好来打架的么?你坐在那里算是怎么回事?你调戏人家又算是怎么回事?

        此时只见赵老汉凑到赵婉耳旁战战兢兢地低声问道:“幼娘,你......你认识这疯娃子?”

        赵婉也是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父亲,更不知道这个轻薄的浪荡子究竟想要做什么。

        见赵婉丝毫没有去端水的意思,李浈不由得连连摇头,“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去哪了?!我大唐的待客之道去哪了?!素质,素质去哪了!?”

        青年与众大汉见状面面相觑,若非李浈是李承业之子的话怕是早就一拥而上将这个满嘴胡言的小子暴揍一顿了。不过理智却告诉他绝不能冲动,毕竟眼前不是寻常人家的儿子,那可是江陵府尹的长子。

  http://www.qingkanshu.cc/0_684/3660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