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唐顽主 > 第十七章 十一之惑
    “唉,李漠啊,不是为兄不保你,是你命中该有此劫啊!”李浈暗自叹道,同时脸上做出一副痛心疾的样子,说道:

    “既然如此,儿子也不敢再有所隐瞒了,要说此事我这个做兄长的也有责任,平日对其督导不严,以至于今日做出这等伤风败俗之事,简直将父亲的脸面丢尽了,就请父亲大人狠狠地责罚他吧!”

    李承业听了嘴角抽搐了几下,脸色已是气得一片青紫,正欲说话,却又听李浈说道:“当然,我知道以父亲堂堂江陵府尹的身份不便去那等场合,就让孩儿带几个家丁去将这不孝子抓回来吧!”

    ......

    就在李浈离开书房之后,一直在书房外的萧良却缓步而入,李承业看了萧良一眼,示意其坐下说话。

    萧良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即便在面对李承业时也始终冷得像冰。

    “十一年了!”

    李承业缓缓说道。

    “嗯!”萧良点了点头。

    “这十一年来我心中始终有个疑问,原本不该问,但今日我突然想问了!”李承业目不转睛地望着萧良。

    “该说的我一句也不会隐瞒,不该说的你也最好别问!”萧良同样望着李承业道。

    “你可以不答,但我却必须要问!八年前真的是那个人做的这个决定么?若真是如此,却又为何迟迟不肯相见?”李承业的语气陡然变得严厉,但声音却压得很低。

    萧良闻言后脸上难得露出一抹淡淡的笑,答道:“这个问题你不该问,也不该是我来回答你!何况,现在你已无路可退了!”

    李承业的脸上不禁现出些许颓丧,口中长叹一声:“是啊,我已无路可退了!这八年里,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这孩子虽说有些懒散,但本心却不坏,若......”

    听到这里,萧良忽然面色微变,抢先说道:“够了!李府尹,你说得太多了!”

    李承业面色一滞,当即意识到自己险些失言,额头竟瞬间沁出细密的汗珠。

    此时只见萧良缓缓起身,冲李承业微微一拜,道:“此事李府尹切莫再提,告辞!”

    说罢之后萧良转身便走,却听李承业轻声说道:“保护好他!”

    萧良背对着李承业点了点头,道:“职责所在,不敢辱命!”

    目送萧良离去,李承业的双眼中显得有些迷茫,但旋即便重新又恢复了镇静。

    ......

    醉月招。

    当李浈带着数十名家丁重新出现所有人面前时,李漠、刘弘以及严恒等十多人如同看到救星般地涌了上来。

    当然,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似乎不太对。

    “大郎,你竟又诓骗我们,说好了你付酒钱,怎么最后却独自跑了?!你这般言而无信让众兄弟们心寒得很!”严恒冷着脸对李浈说道,但其双眼却始终不敢正视李浈。

    “哼,亏我们还奉你为兄长,还帮你打架!”

    “对,今日若不给兄弟们个说法的话,我们便......”

    “你们便怎样?”李浈沉着脸低声喝道。

    眼见李浈急了眼,众人当即乖乖闭上了嘴,即便是如严恒那般不讲理的小恶霸都垂不语,唯独李漠和刘弘二人满不在乎地咧嘴傻笑,心似乎不是一般的大。

    “难道你们真的以为我就为了这顿酒钱独自逃跑了吗?我李浈是这样的人吗?”

    话音刚落,便只见众人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显然这句话正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愚蠢!你们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若非我及时出手话,只怕尔等此时正在江陵府衙门里等着贵府上来领人!”

    李浈话音方落,众人不由面面相觑,而后瞪大了双眼眨呀眨呀地望着李浈,一脸茫然。

    “大郎,这是何意?”严恒当即很配合地问道。

    “哼,你们前脚进了醉月招,后脚便有人告到了江陵府衙,虽说这算不得什么罪名,但别忘了诸位都是江陵府尚未及冠的官宦子弟,这般堂而皇之的来到这种风月之地,说得轻些是有伤风化,说得重些就是朝廷命官家风不正,一旦被御史弹劾的话,后果不用我多说吧!”

    闻言之后,众人身上瞬间冷汗顿出,虽说这些官二代平日里在江陵府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但毕竟都是些十几岁的孩子,被李浈如此一吓顿时便没了主意,一脸诚惶诚恐地望着李浈。

    而平日里最肆无忌惮的严恒率先暴露了自己那颗脆弱的心,充分验证了一句话:最混蛋的人往往也是最脆弱的人。

    只见其带着哭腔对李浈央求道:“看在平日里兄弟一场的份上,大郎万万不可见死不救啊!”

    此时的严恒顿时威风扫地,显然真的是被老爹揍怕了。

    “是啊,大郎你可要拉兄弟们一把啊!”

    众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央求着,脸上表情也由方才的兴师问罪瞬间变成无助的泪。

    三言两语之间,剧情陡然反转,李浈又一次成功地让这些可怜的江陵府小恶霸们臣服于自己脚下。

    李浈对此很满意,伸手搓了搓自己光洁滑腻的下巴,脸上摆出了一副“哎呀,这事可不好办!你们让我很为难啊!”的神色。

    李浈对自己的演技有着绝对的自信,或者说对严恒有着绝对的自信。

    果然,又是严恒,每每在关键时刻,严恒总能用自己那一根筋的脑子很配合地说出自己最想说但又不便说出的话,甚至让自己觉得这辈子或许再也离不开这个“最佳捧哏”了。

    “大郎,啥都别说了!为表示小弟的诚意,这顿饭我们兄弟几个承担了!”

    严恒拍着胸脯,一副大义凛然状,不过李浈却依旧愁眉不展。

    严恒见状,不得已之下一咬牙说道:“咱们兄弟几个也只有大郎主意最多,也罢,若能摆平此事,我再送大郎一匹好马!”

    说到这里,严恒凑到李浈耳旁低声说道:“这可是我阿耶上个月从胡商那里骗来的,绝对正宗的西域货!号称日行五百里,夜行五百里!”

    李浈闻言后眉头微皱,道:“你爹骗胡商,你骗你爹,这样不好吧!将来若是你爹找我要马的话我还不是得乖乖送回去,毕竟以你爹的作风这种事是完全做得出来的!而且可能性极大!说不得还得捎带着坑我家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