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唐顽主 > 第二十章 人心向恶
    “女娃子?谁?什么样子?”李浈追问,一脸的茫然。

    “哼,定是阿兄占了人家小娘子的便宜,现在被人找上门来了!看我不告诉阿耶,然后让他罚你跟萧良学剑!”被子里的李漠插话道,听上去依旧还带着哭腔。

    下人先是一愣,而后歪着脑袋看了一眼李浈身后,紧接着答道:“女娃子很俊俏,看上去跟少郎君年纪也差不多!”

    “定是赵家那小娘子!”还不待李浈说话,李漠便抢先说道,只是那哭腔依然如故。

    “那便让她先在前堂候着吧,我这便过去!”李浈答道。

    “不行,她受伤了,很重的伤!”下人很镇静,一直保持着相同的语和问一句答一句绝不多嘴的良好品德。

    “什么?!受,受伤了?!现在何处?!”不待回答,李浈一把将下人推开夺门而出。

    “在西侧偏门外!”

    李漠听闻之后顿时如打了鸡血般精神抖擞,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原则跟着冲了出去。

    ……

    当李浈和李漠二人到达偏门后,府里一干下人早已将人抬到前堂,可以清晰地看到地上那一条殷红的血痕。

    李浈见状心中猛地一沉,拔腿又向前堂跑去,李漠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一声不吭地紧紧跟在李浈身后。

    来到前堂之后,只见王婆正指挥下人七手八脚地准备敷药,李浈一把拨开人群,当看到地上浑身是血的赵婉后,一颗心瞬间跌入万丈深渊。

    “真是赵婉!”李漠失声惊呼。

    “少郎君认得这女娃子?”王婆问。

    李浈没有答话,而是冲到赵婉身前,冷冷问道:“何人所为?!”

    “少……郎君……求......求你救……救阿耶!”

    说罢之后,赵婉终于耗尽了气力昏死过去,但眼角的泪水却依旧在流,直将鬓间的丝尽数打湿。

    “阿婆,救她!”

    李浈回身冲王婆吼道,如同一头了狂的野兽。

    “放心!”王婆点了点头。

    “二郎,带上府中护院跟我来!”

    李浈甩下一句话狂奔而出,李漠见状也不敢耽搁,当即唤了二十余名家丁追了出去。

    王婆原本想拦,但看到李浈那副凶狂之相后便又作罢,而就在李浈跑出家门的那一刻,那道如剑般的影子在第一时间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所有人都没注意到那道影子的离去,而王婆的眼中却在一瞬间多了一丝欣慰。

    ……

    村子还是那个村子,静静地伫立在大江左畔,只是今日这村子却多了些浓重的血气,和杀气。

    昨日那个简陋的赵家院子已然变作了一堆焦炭,虽然大火早已被村民扑灭,但那些尚且不曾燃尽的杂物却依旧在冒着淡淡的青烟,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焦臭味道,闻之欲呕。

    村民们围在这一堆残砖败瓦前默然不语,脸上充满了愤怒和惋惜,但更多的还是恐惧。

    李浈一路飞奔,待得跑到赵家之后早已是累得头晕目眩、气喘吁吁,胸口也传来阵阵刺痛,剧烈跳动的心脏似乎到了自己的极限。

    李浈顾不得其他,粗鲁地拨开围观的村民,而后无助地望着眼前这一幕凄惨之状,心如刀绞。

    “谁来告诉我,此何人所为!?”李浈咬着牙低吼道。

    此时只见一名年过五旬的老者颤颤巍巍地走到李浈跟前,道:“回少郎君的话,火是昨晚夜里起来的,当我们扑灭了火后,赵家……就没人了,怕是都烧死了!”

    “何人所为!”李浈吼道。

    “赵老汉性子憨厚老实,这辈子从未跟谁红过脸,更不可能得罪过谁,这个小人便不知了!”老者摇头叹息道。

    “你是何人?”李浈又问。

    “老朽是这村子的里长,姓王单名一个章字。”

    “好,王里长,此事可曾报官?”

    “今早城门一开我便差人报到县衙法曹那了!”

    “那为何官衙还不来人?!”

    王章闻言顿时不知如何作答,自己只是一名小小的里长,又怎会知道官家是如何办事的。

    正在此时,李漠也带着一干护院赶到,看到面前的景象不免目瞪口呆。

    “这,怎么会这样?!”

    “我们回去!”李浈冷冷地扔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往回走。

    “定是刘睿那狗奴!”李漠跟在李浈身后咬着牙恨恨地说道。

    李浈没有说话,此时的他反而逐渐冷静了下来。在看到赵婉的那一刻他便知道一定是刘睿所为,只有他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理由。

    曾几何时,李浈自诩两世为人又熟知历史的自己即便是在这动荡的晚唐时代也能混得风生水起,至少不至于让自己身处危险之中。

    但通过这件事,李浈知道自己终究还是高看了自己,也小觑了别人,小觑了这个动荡不安的年代。

    一直以来李浈做的每一件大事小事无不经过了深思熟虑和精心编排,为父亲编排、为李漠编排、也为自己编排,因为他知道这个大唐将很快分崩离析。

    生逢乱世,自己必须小心翼翼,李浈从没想过要利用自己的知识去改变什么,历史就是历史,它有着自己既定的路线,任何想要改变这个路线的人或许都将会被这巨大的车轮碾压得粉身碎骨。

    改变历史的代价是未知的,对于李浈来说,未知便代表了死亡,所以一直以来他只是极尽所学来为自己和家人在这即将到来的乱世中谋一份安宁。

    毕竟李浈很享受现在的生活,有钱可花、有家人来爱、也有朋友去坑,所以他很珍惜如今的一切,也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

    赵婉并不算是自己身边的人,在自己的世界里甚至连个龙套演员都不算,对自己来说不过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过客,也许几个月后自己根本记不得她的样子。

    即便自己昨日帮她渡过一次危机,也只不过是恻隐之心使然,更确切地说是一种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怜悯,自己也从没想过去做那个解救灰姑娘于水火之中的王子。

    不过虽然自己并没想过做那个王子,但还是希望看到灰姑娘因为自己的帮助而能够幸福地生活下去,这是李浈内心深处的一个小小期许,一处圣洁之地。

    但现在,李浈心中的美好瞬间幻化为一只面目可憎的恶鬼,它向李浈出让人颤栗的嘶吼,也摧毁了李浈对这个大唐的感恩之心。

    都说人心向善,但就在今天,这只恶鬼告诉李浈:人心向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