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唐顽主 > 第二十五章 一式剑法
    李浈闻言顿时有种想上去扇老头儿几巴掌的冲动,不禁长叹一声,似笑非笑地说道:“看来真该让严恒过来与老丈促膝长谈一番,相信你们会谈得很愉快的!”

    老叟起身大笑道:“哈哈哈,今日与你这娃子聊得不错,老夫心中顿觉畅快了许多,若非还有要事在身的话还真想与你多聊聊!今日就此告别,日后有缘再叙!”

    说罢之后老叟竟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丝毫不在乎身后李浈那一脸咬牙切齿的模样。

    “那鱼竿送你,现在你便是拿着鱼竿的人了!”老叟扔下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后缓步离去,再也没有看李浈一眼。

    李浈弯腰捡起地上的鱼竿,而就在手握鱼竿的一刹那,似乎感觉内心最深处的某个地方突然有了一丝触动。

    老叟已然走远,除了李浈手中的鱼竿外,还有地上的那把酒壶,李浈看了一眼酒壶,但心中却猛地一颤,涌起了一股莫名的冲动。

    片刻,李浈缓缓抬起了头,脸上浮现出许久不曾出现的笑,自信的笑。

    环顾四周,清风依旧、草木如故,这幅画中虽已没了垂钓的老叟,但却多了一名清瘦少年。

    虽算不得貌若潘安,但却眉清目秀,且眉宇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俊逸洒脱,倒也像极了画中人。

    “萧叔!”李浈突然开口唤道。

    四周依然是四周,并没有因为李浈的呼唤出现出任何变化。

    李浈咧嘴一笑,索性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如老叟一般挂上鱼饵将鱼钩抛入水中。

    “我知道你就在这里,还记得四年前你教我的那一式剑法吗?我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甚至阿耶和李漠都对此事一无所知!”

    李浈也不回头,双目紧紧盯着水中的鱼线,继续说道:“你本是阿耶的侍卫,但却偷偷教我习剑,难道你不觉得有必要告诉我一些什么事情吗?”

    这一次,李浈回头看了一眼,漫不经心地冲着远处喊道:“你若再不出现,我便将此事告诉阿耶!”

    话已说完,但依然没有任何人出现,李浈见状脸上现出一抹失望,口中喃喃道:“难道我猜错了?!”

    威逼未果,李浈突然起身将鱼竿折断,而后持着半截三尺竹竿顺势向后斜挑而去。

    然而就是这半截竹竿,在李浈挥动的一霎,恍惚之间竟如一把锋利的短剑,其势迅猛如电,其形状若雷霆。

    就是这极为简单的一个斜挑,竟在李浈的手中蕴含着难以名状的力量和威势。而一式完毕,其额头竟渗出了些许汗珠。

    对于李浈来说,自己并不知道这看上去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式剑法究竟拥有怎样的威力,他只知道这一式剑法需要自己在脑海中计算最准确的时间和拿捏最准确的角度,再以最快的度和最大的力量斜刺而出,一切必须丝毫不差;他只知道每每在练这一式剑法后,似乎自己所有的力气都被耗费殆尽。

    并非体力,而是心力。

    李浈清楚地记得,那是四年前的一个清晨,就在自己屋内,萧良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自己眼前,又莫名其妙地说要为自己演示一式剑法。

    虽然李浈对舞刀弄枪没有半点兴趣,但当得知自己即将亲眼见到天下第一剑术大师出剑的时候也是兴奋莫名,毕竟就连阿耶都不曾见过萧良舞剑。

    李浈懒得去想萧良为何会主动找到自己,也懒得想为什么他要在自己面前舞剑,他只知道萧良绝不会伤害自己,只知道这一刻自己的心在剧烈跳动着。

    然而当萧良仅仅以一个斜挑就草草结束时,李浈瞬间大失所望。

    “没了?”李浈张大了嘴巴眼巴巴地望着萧良。

    萧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这算什么?剑气呢?亮光呢?再不济也得劈烂些东西吧!”不可否认,李浈对剑法的理解深受一千多年以后的电影和小说的荼毒。

    “哈哈,萧叔定是在逗我!莫闹,快,快来些真格的!”李浈嬉皮笑脸地催促道,丝毫没注意到萧良那张被气得有些铁青而且还在微微抽搐的脸。

    “有时我并不在你身边,所以你必须学会自保!”萧良终于还是开口说道。

    “那仅靠这一式剑法就能自保?”李浈不以为然地撇嘴说道。

    “剑术之道,以快为先,以势为本,此式看似普通,但却胜在出其不意,若多加习练使之出若奔雷,必一击致命!”萧良静静地解释道,言语之中充满桀骜的自信。

    “若一击不成又当如何?”李浈又问。

    “逃!”

    萧良斩钉截铁地答道。

    李浈错愕,紧接着又问:“逃不掉又当如何?”

    萧良看了李浈一眼,而后云淡风轻地答道:“等死!”

    ......

    不管怎样,李浈终究还是学了,而且学得很认真,虽然他懒得去想萧良的动机何在,但却觉得萧良说得不错,无论如何自己必须要学会自保。

    直到刚才李浈心里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他突然想到自己身边不就有一名现成的“刺客”么?以萧良的武功想要刺杀刘睿,而后再全身而退想必定是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吧。

    “恩,一定可以!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李浈想当然地认为。

    所以在李浈看来,杀人这种危险的事情还是交给萧良做比较好一些,自己只负责幕后出谋划策便好。

    如此一来,既为赵婉报仇,自己也不会受到什么损失,简直是两全其美。

    而李浈原本以为父亲会派萧良跟着自己,但现在看来自己老爹似乎对自己的人身安全不怎么在意啊!

    如此一来,李浈只能主动去忽悠萧良了!

    ......

    “什么?你要利用萧叔去杀刘睿?!”李漠闻言失声惊呼道,虽然其有着异于常人的壮硕体格,但毕竟还是个十五岁的孩子,一谈起杀人还是不禁惊恐不已。

    李浈见状赶忙以最快的度将门窗紧闭。

    李漠被惊得出了一身冷汗,压低了声音对李浈再度说道:“不行,萧叔绝对不会答应的,若是被阿耶知道的话你这辈子都别想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