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唐顽主 > 第三十一章 小人莫三
    莫三回头怒目而视,在莫三看来,这种低贱的货色根本不配和自己说话。

    “三郎也是你叫的?!”莫三冷声叱问,若非自己行动不便的话,此刻早便一个巴掌上去了。

    武大生得高大魁梧,宽额阔目,乍一眼看去绝对让人无法和泼皮无赖联系在一起,反而稍显羸弱的莫三倒是像极了整日在街上游荡的浪荡子。

    在其身旁还有三名大汉,身着粗布麻衣,双臂环抱于胸前,嘴角微微扬起,一脸的不屑和嘲弄。

    闻言之后武大也不生气,缓步走近并以一种轻蔑的目光注视着莫三,微微笑道:“呵,看样子伤得不轻,平日里看你们这些官宦家丁风光得很,不料今日倒是开了眼,原来你们也有这般狼狈的时候,如此说来还是我等这些下贱草民快活一些!”

    武大言毕,身旁几人不禁轰然而笑,望着莫三的目光更多了些讥讽之意。

    莫三大怒,抬手便向武大脸庞扇去,却不料还未近身便被武大死死抓住手腕动弹不得。

    “三郎,说起来你我具是贫苦出身,即便你入了官家的门也不过是官家的奴,他们何曾把你当做人了?还不是该打则打该骂则骂?你又何必在我们兄弟面前硬撑着?”

    武大将莫三的手重重放下,却只见莫三脸上神色颇为复杂,原本的怒意也缓缓消失。

    “话虽难听了些,但却不假,你这差事看上去虽风光,但也仅仅如此了,每月的那几文钱够到病坊走一遭的么?说得再难听些,你攒够了老爹老娘的棺材本了么?”

    武大的话如针一般深深刺痛了莫三的心,那颗看似坚强的心。

    话很难听,但无疑却戳到了莫三的痛处,此时的莫三再也不是那个官宦人家的家丁,而是重新变回了那个永宁坊贫苦的莫三。

    正在此时,只见武大掏出钱袋随手塞进了莫三的手中,“这钱不是我给的,也算你三郎好福气遇到了贵人,你先去病坊医伤,你若有心自来寻我,虽不敢说保你富贵荣华,但却足以让你手头宽绰许多;你若无心,这钱也无需你还,日后你我便还是路人,各走一边!”

    说罢之后,武大等人转而离去,再没有看莫三一眼。

    而莫三则怔怔地望着自己手中的钱袋,目光中有茫然,有失落,也有不甘。

    伫立许久,莫三转身继续向病坊走去,但步子却已不再如先前那般趔趄。

    与此同时,在坊间一处角落里,武大等人哈着腰一脸兴奋,在其面前则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体型壮硕竟丝毫不属于武大这样的青年大汉,少年背对着武大,负手而立。

    “少郎君,您交代的事情已然办妥,小人具是依您的原话一个字不差地说了,想来那莫三也动了心!”

    “恩!待他去寻你时,你将他带到密宅!”说着少年人顺手抛出一个鼓囊囊的钱袋,武大顺势接住,也不打开便径自揣入怀中。

    “这几个小钱你先拿着与兄弟们吃酒,待事成之后还有奖赏,去吧!”

    武大闻言大喜,当即笑道:“少郎君客气了,平日里承蒙少郎君关照,您便是一文不给小的也定当全力而为!”

    少年微微点了点头,道:“记住,此事不要向任何人透露半分,否则你知道我的手段!”

    “少郎君放心便是,便是杀了小的也绝不敢误了您的大事,若少郎君没有别的吩咐,小的们便先告退了!”

    少年没有说话,只是摆了摆手,待得武大等人离去后,少年方才缓缓转过身来。

    正是严恒。

    “这帮婆婆妈妈的杀才,竟让老子在这等了这么久!”严恒弯腰揉了揉有些酸胀的双腿,口中咒骂着。

    显然,这句“老子”是从李浈那学来的,不过此时倒也用对了语境。

    莫三的出现对于李浈来说绝对算作是意外之喜,原本是打算让武大随便绑来个刘府下人问上一问,但谁知这武大竟打听到了刚被刘括罚了三十鞭的莫三,于是李浈便将计就计地谋划了方才这一出。

    ......

    密宅。

    时至晌午,原本潮闷的湿气便让人心生烦躁,而此刻房内死一般的寂静更让人觉得透不过气。

    “不行,我得再去让武大去看看!莫三若敢不来我便直接将他绑了来!”

    终于,严恒伸手抹了一把汗,忍不住跳脚起来嚷道。

    “坐下!现在不过晌午,再等等看,你若真将他绑了来,刘府势必察觉!”虽然李浈也有些沉不住气,但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一切。

    因为在这个时候他不得不理智,不得不考虑得周全一些。

    话音方落,便只见门外一名严府部曲报道:“几位少郎君,人来了!”

    四人闻言面色大喜,严恒遂迫不及待地喊道:“带进来!”

    少倾,房门推开,忐忑不安地的莫三出现在了门外,望着屋内李浈四人,脸上顿时大惊失色,正欲转身后退,却被严府部曲横刀拦住。

    “进来吧,在这里至少我等不会伤你半分!”李浈缓缓说道。

    莫三无奈之下只得缓步而入,房门砰地一声关闭,惊得莫三顿时一个激灵,远远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小的莫三,是,是武大让......”

    “不,确切地说是我请你来此!”李浈打断了莫三的话。

    “坐!”李浈坐在几案上指了指一旁的低案说道。

    莫三唯唯诺诺不敢上前,却只听严恒一声厉喝:“让你坐便做坐,最看不得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的样子!”

    严恒之恶在江陵府中盛名已久,莫三自然不敢违逆,只得战战兢兢地跪地而坐。

    事关紧要,李浈也顾不得绕圈子,径直说道:“想来你已猜到我们请你到此的目的了吧!”

    莫三闻言摇了摇头一脸疑惑,小心翼翼地说道:“小的不知,还望少郎君明示!”

    “怎么是个蠢货,比俺还蠢!”严恒忍不住骂道。

    李浈白了一眼严恒,转而对莫三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想知道前日是不是有位小娘子进了刘府?”

    莫三闻言脸色大变,连忙央求道:“少郎君饶命,此事与小的无关也从未参与,一切都是王总管的主意啊!”

    李浈眉头微皱,此事果然是刘府所为,紧接着微微笑道:“我不杀你,何来饶命一说,而且不仅不杀你,我还会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