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唐顽主 > 第三十三章 掩了耳目
    刘弘白了一眼严恒,开口骂道:“不消你废话,老子自然跟着大郎!”

    显然刘弘也将这句后世普及度甚广的“老子”学了去。

    严恒闻言只嘿嘿一笑便不再说话。

    三人一同看着眉头紧锁的李浈,静静地等着。

    许久,李浈始终一言不,只是低着头静静沉思着。

    “要不,我让阿耶直接带兵过去,谅刘睿那狗奴也不敢造次!”终于,严恒忍不住说道。

    李浈抬头看了看严恒,然后轻轻摇了摇头,道:“不可,通过上次那份名单的事情便已不难猜到,刘睿在江陵府大小官员身边一定埋了些眼线,若我们贸然请你阿耶出马的话刘睿一定会得到消息,打草惊蛇是小事,私调兵马的把柄可就落到他手里了,到时候只会连累你阿耶!”

    “那你说怎么办?我们几个要兵无兵,要人无人,想要救出那小娘子岂不是没了主意!”严恒不禁有些气馁。

    “要说此事也难,也不难!”李浈搓了搓下巴缓缓说道。

    “啥意思?到底难不难,都到这个时候了就莫要拐弯抹角了,你便直说好了,我们该怎么做?”刘弘有些焦急地催促道。

    李浈抬头环视三人,脸上现出一抹狡黠的笑。

    “其实也简单,但是你们三人必须要按我的计划行事,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不可擅自行动!”

    “恩!”三人同时点了点头。

    “严恒,武大这些人你能用得动多少?必须信得过的才行!”李浈问。

    “嘿嘿,想当初老子横行江陵府,人称混世小魔王,可谓佛挡杀佛、人挡......”

    “说人话!”

    严恒正说得兴起,脑袋上便结结实实地挨了李浈一巴掌。

    严恒咧嘴一笑,而后皱着眉头想了想,道:“江陵府这些泼皮杀才统共也就一百多人,也谈不上什么信得过信不过的,反正平日里我好吃好喝养着他们,他们也知道我的手段,以前那些不听话的都让我挑断手筋脚筋变了废人,剩下的这些都还算讲义气!”

    “那好,你这两日的时间让这些人随时准备好,两日后等我的消息!”

    “放心!”严恒一拍胸脯答道。

    “但有一点切记,你和这些人若没有我的指令万万不可随意露面!”李浈再度嘱咐道。

    “嘿嘿,放心便是,想当初老子横行江陵府,人称混世小魔王,可谓......”

    啪——

    严恒立刻便将后半句话生生吞了回去。

    李漠、刘弘二人见状露出了一脸幸灾乐祸的笑,却只听李浈转而对刘弘说道:“两日后你待严恒等人出城后便去报官,就说城外北山有盗匪行凶作乱!”

    刘弘想了想问道:“报谁?哪个官?”

    李浈白了其一眼后道:“你家里不是守着一个现成的官么?”

    刘弘恍然大悟,自己阿耶便是兵曹参军,虽说比不得严恒老爹,但手底下也有些郡兵,想来对付刘睿府中那些部曲也足够了。

    “切记一点,严恒不动你不动!”李浈再三叮咛。

    “阿兄,我呢?”李漠迫不及待地问道。

    “你到时随我一起进北山!”

    说完之后,李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透过窗子看了看天色,自言自语道:“哎呀,已近晌午,到了用饭的时间了啊!”

    闻言之后,刘弘与严恒二人面色大变,刘弘率先开口道:“哎呀,我突然想起家中还有急事,告辞告辞!”

    说罢之后,刘弘转身一溜烟地跑了。

    严恒紧接着突然捂着肚子表情痛苦地说道:“哎呀,肚子好痛,我得先去病坊找郎中看看了!”

    还不待李浈说话,严恒紧随刘弘之后瞬间跑得没了踪迹。

    李浈见状一脸不悦之色,开口骂道:“这两个杀才,不就是一顿饭么?至于跑得这么快?!”

    但很快,李浈的笑容渐渐收起,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凝重,前所未有的凝重。

    “二郎!”李浈转身对李漠说道。

    李漠似乎也感觉到了李浈言语中的异样,随即也收起了笑容。

    “此事我不想连累旁人,包括严恒和刘弘!”李浈的脸上现出一种少有的严肃,让李漠感到不安的严肃。

    “那刚才......”李漠满脸讶异地望着李浈。

    李浈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刚才我说的一切不过是掩了他们的耳目,不是我信不过他们,而是我不愿殃及无辜,此事说到底还是阿兄惹下的乱子,所以我希望你来帮阿兄一起了结!”

    李漠闻言后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阿兄放心,无论怎样,我都陪你!”

    话音方落,李浈的双目竟有些微微湿润,李漠见状咧嘴一笑,道:“嘿嘿,说起来我还是头一次见阿兄流泪!”

    “我倒是见多了你流泪!像个婆娘!”李浈赶忙将头扭向一旁,强挤出一抹笑意。

    李漠随即讪笑道:“我也不想,但是阿耶揍得是真疼!”

    说到这里李漠似乎想起了什么,紧接着说道:“要说阿耶也真是偏心,不管我俩犯了什么错便只管揍我,连一根手指都没动过你!”

    李浈闻言一脸惊讶地问道:“怎么?你不知道其中的原因?阿耶就从没和你说起过?”

    李漠大惊,赶忙问道:“那究竟是什么原因?”

    “因为你是路边捡来的啊!”

    李浈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李漠:“......”

    ......

    两天的日子说快也不快,说慢却也不慢,对于身在刘府的赵婉来说度日如年,而对于李浈来说,却眨眼即逝。

    醉月招。

    李浈死皮赖脸地趴在程伶儿的闺床上,任由月儿怎么拉扯就是死活不肯下来。

    “少郎君你若是再这么没羞没臊的话,我可要喊假母进来了!”月儿也是没了主意,只得威胁道。

    李浈将头埋进那床缎被里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说道:“去吧,去吧,刚进来时我扔了三贯钱给她,你去了也好帮她数数清楚!”

    “三贯?你今日的什么疯竟给了假母三贯钱!”月儿一脸惊讶地问道,而后回头看了看一直沉默不语的程伶儿。

    “还有几匹绢,是给阿姊和你的!”李浈紧接着又补充道。

    只见程伶儿闻言后也是一愣,不施粉黛的脸上若有所思地望着李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