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唐顽主 > 第三十四章 一刀障目
    “这么多钱,李府尹舍得给你?”月儿不解。

    闻言之后,李浈懒懒地抬起头望着月儿说道:“你这话说的!自然是偷的了!”

    月儿:“......”

    “年纪也不小了怎的尽是这么一副死皮赖脸的模样,你若再不起来的话日后便休想再进这个门!”程伶儿佯怒道,但说话的语气却着实不像是恼火。

    “唉......”

    李浈将脸埋在缎被之内,贪婪地嗅着那丝淡淡的兰花香,这是阿姊最喜欢的香料,原料虽产自大唐,但却是西域胡人工匠所配制,盛行于长安,即便是广州、扬州城内闻名于世的香料市坊也寻不到这种兰花香粉。

    不过自吐蕃占了整个陇右之后,也断了西域的通道,所以这种香料的产量也骤然缩减,如今放眼整个大唐,也唯独长安西市那所胡商经营的香坊才有。

    曾经听程伶儿说起过最爱那胡人香坊的兰花香粉,于是·每年李承业到长安述职时李浈都会求父亲带些回来,虽不算多,但却也足够程伶儿多半年的用度。

    久而久之,李浈也逐渐喜欢上了这种特殊的香气,没有乾陀婆罗的浓郁,也没有龙脑香的甘冽,只是一种淡淡的幽香,似有若无、沁人心脾,恰如程伶儿这般的清雅脱俗。

    “待我办完此事,定要为阿姊赎身!日后还要为阿姊寻个知心人,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

    李浈起身冲程伶儿咧嘴一笑,原本很正经的话却被这一咧嘴瞬间毁于无形。

    “那你还不得将李府尹的命根子偷光了?”月儿笑道。

    “你这婢子又口无遮拦!”程伶儿头也不抬地轻声叱道,手中只顾摆弄着一只青瓷茶盏。

    几案上的陶壶咕嘟嘟地冒着热气,二沸伊始,程伶儿玉指轻轻拈起茶匙,将碾好筛过的茶末放入陶壶,而后依次放入葱、姜、橘皮、薄荷叶等调料,再次注水少许。

    李浈眼巴巴地望着案上盛着白色粉末的瓷碟,忍不住说道:“少放些盐、少放些盐!”

    程伶儿闻言莞尔一笑,自顾捏了少许盐撒了进去。

    “这可是娘子花了两百文钱买来的上好官盐,平日里也舍不得放上一小丢丢,今日见你来了才拿出来,你还这般不识好歹!”月儿忍不住愤愤说道。

    李浈闻言不由故作惊讶道:“既然如此,不放也罢,不放也罢!”

    “这吃茶本为风雅之事,怎么到了你身上便好似是什么要命的事,既然不喜,那便不饮也罢!”

    程伶儿端起茶盏正欲泼掉,却只见李浈赶忙抢过茶盏,而后也顾不得烫便放到嘴边轻啜一口,顿时一股腥咸之气入喉而下。

    李浈强忍着满嘴的葱花味儿昧着良心咂舌赞叹:“阿姊烹得一手好茶,估摸着6鸿渐再世也难有阿姊这本事,一饮润喉肠、二饮神自爽、三饮降血糖、四饮.....”

    “好了,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要饮便饮,不饮便倒了,偏生这般油嘴滑舌的着实教人生厌!”程伶儿佯怒,但脸上却挂着笑。

    李浈讪讪一笑,埋头再度轻啜一口,而后便不再说话,眼眶竟然微微有些湿润。

    程伶儿年纪虽不大,但身在风月之地也算阅人无数,此时自然看得出李浈这嬉皮笑脸背后藏着心事,一边为李浈添茶一边有意无意地说道:“其实人生在世本就有许多事情是我们无能为力的,佛陀曾说要普渡众生,但众生却依旧还是逃不脱这生离死别,富贵的依旧富贵,清贫的依旧清贫,这天下也依旧还是分分合合、打打杀杀,如我们这般的寻常百姓家,有些事看得,却做不得,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便是了!”

    李浈闻言摇头苦笑,阿姊这番话显然意有所指,但他始终相信阿姊对于此事并不知情,而自己也不愿多说,说了也不过是让阿姊徒增烦恼而已,于事并无益处。

    “阿姊说得极是,有些事,我们的确无能为力.......”

    李浈点了点头说道,但随后又再度喃喃自语:“但总得试试才知道啊!”

    “你说什么?”程伶儿正要端起的茶盏停在空中,柳眉轻蹙。

    “嘿嘿,没什么......我在想今晚吃什么!”

    待李浈走后,程伶儿的脸色有些凝重,少有的凝重,虽然李浈没说什么,但那一副强作笑颜的样子怎么看也像是来道别的。

    “娘子,何故这般愁眉苦脸的?”月儿没心没肺地问道。

    程伶儿沉思良久后突然说道:“你去传话萧良!”

    月儿闻言一愣,讶异道:“出了什么事竟要惊动那根木头?”

    “我总感觉今日李浈不太对劲,还是找萧良问问再说,以免生了什么意外!”程伶儿面带担忧地说道。

    ......

    自那日李浈从自己屋里离开后,萧良的心便一直不得安宁,几案上的那把障刀依旧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李浈没有拿走,而萧良也没有再碰过。

    萧良清楚地记得十一年前的那个血光冲天的夜晚,那个人将这把刀亲手递到自己手中,而自己随后用这把刀杀了十八个人。

    那是萧良第一次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杀了如此多的人,自己已记不得他们的样子,只记得他们曾经都是自己最信赖的属下。

    那一晚,萧良仿若杀神,一切挡在他面前的人都要死,也必须要死!怀中是一名昏迷不醒的五岁孩童,手中是一柄名为“障目”的障刀。

    如今那个怀中的孩童已然长大成人,除了失去了一些记忆之外一如常人,而伴随着自己杀出一条血路的障刀也依然完好如初、锋利如初,只是经过那一晚鲜血的侵蚀,障刀已变得通体漆黑。

    萧良望着“障目”有些出神,不自觉地缓步走到跟前伸手轻轻抓起。

    锵——

    刀身出鞘的一瞬间,萧良的心也瞬间激荡。

    那是杀意,沉寂了整整十一年的杀伐之意。

    萧良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否正确,他只知道自己必须这么做,十一年,他对这个少年已倾注了太多的心血和情感。

    他不愿也不想看到自己怀中的少年失望,对自己失望、对大唐失望、对天下失望。

    杀人,有时也是救人,救别人,也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