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唐顽主 > 第三十五章 一场编排
    已近戌时,虽然距离夜幕降临还有一阵子,但街道上的行人们已经变得稀稀落落,因为日落前七刻城门、坊门便要关闭,他们必须要在此之前或回家、或出城,否则便要被巡夜的武侯拿走问罪。

    一名身着盘领缺胯袍,脚蹬皂靴,腰系蹀躞带,但却梳着双螺髻的少女显得行色匆匆,一袭男装在身,看上去倒也有些英气。

    片刻之后,少女来到一座诺大的府邸跟前后径直转向一侧绕道侧门。

    轻叩门环,不多时便只见一名男丁前来开门。

    少女也不说话,直接将一封信笺递了过去:“烦劳将这个交给王婆!”

    还不待男丁说话,少女便转而离去。

    男丁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看了看手中的信笺,竟有一股淡淡的兰花香气传来。

    ......

    太阳终于将最后的一抹霞光洒向大地,而后沉沉坠入西山,江陵府内除了一队队武侯有些杂乱的脚步声外便再无其他。

    萧良的面前放着一封信,封蜡完好,显然他并没有打开,也没有要打开的意思,而是专心致志地擦拭着手中的障刀,一把名为“障目”的障刀。

    房门开着,除了能进来些聊胜于无的凉风之外,更重要的是这能让他看到对面的那间屋子。

    那是李浈的房间,烛火正明,唯见那个孤单的身影一动不动地坐在几案之上。

    萧良轻轻摇了摇头,他不善言辞,更不懂得怎么去安慰别人,何况还是被自己拒绝过的人。

    隐约之间那房内似乎传来一声轻叹,萧良听得出那叹息中夹带着的是无奈和失望。

    手中的“障目”不知已被其擦拭了多少遍,但萧良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而此时房内的李浈并不知道对面有一道关切的目光正在注视着自己。

    刚刚和李漠喝了些酒,李漠早已酣然入睡,但他却睡不着,因为他不知道今晚是不是自己在这个大唐的最后一晚,如果是的话,自己还要多看看;如果不是,自己还要多想想。

    李浈记得今天阿姊说过:寻常百姓,有些事看得,却做不得!

    话虽简单,但却道出了无数的人情冷暖、无数的是非恩怨,还有无数的肝肠寸断。

    自己自后世而来,虽然无法选择投身的时代,但却自忖凭着自己的知识让自己这一生衣食无忧、自由自在。

    但事实就是这样,你越想平安无事,麻烦也便越是接连不断,李浈从未想过在这个大唐里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一来怕被命运这孙子折腾得体无完肤;二来在这个就连大唐天子都无能为力的时代,自己一介草民又能做什么呢?

    但此时此刻,李浈的想法却有了一些转变,只因自己无权,只因自己势微,所以很多事自己只能看,不能做,做了便是要命的危险。

    也许,自己应该改变些什么了,至少自己不能再由命运这孙子胡作非为。

    ......

    翌日。

    五更二点。

    江陵府城门楼上巨大的报晓铜钟出了震耳欲聋的响声,紧接着各坊间的钟声渐次而响,坊门也依次打开,忙碌的人们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都是如此。

    李浈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起身伸了个懒腰,推开窗子,凉风鱼贯而入,李浈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抬头看了看天色,几朵乌云一动不动地悬在天空,恰恰遮挡住了那一抹鲜红的朝霞。

    轻轻地往脸上泼了些凉水,和着习习凉风更添了几分舒爽,李浈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整理衣衫迈步出门而去。

    与此同时。

    严恒一脸兴奋地端坐在密宅之内,武大和几名壮汉哈着腰立在两侧。

    “人都齐了么?”严恒打着哈欠问道。

    “少郎君放心,昨日小的便将那些杀才聚了起来,整个江陵府的杀才都齐了,一个不小,足足一百五十八人!”武大应声答道。

    严恒扔出几贯钱,道:“去给兄弟们买些吃食,吃饱了才又力气干活!”

    武大闻言笑道:“少郎君想得周到,兄弟们敢不卖命!”

    “另外,让兄弟们都藏好了家伙,耐心地等着,没有俺的命令谁也不准四处走动!”

    “少郎君放心便是!”

    ......

    刘弘一夜没睡,平日里虽然跟着李浈做了不少缺德事,但这么刺激的可是头一次,要知道对方可是堂堂的五品长史,而且背后还有当朝宰辅做后台。

    从他手里救人光想想就已是够让人血脉喷张的了。

    天色刚明,刘弘便颠颠儿地跑到父亲的门外候着,一脸的谄媚,一脸的不怀好意。

    而与严恒和刘弘相比,李漠却依旧在埋头大睡,床边的地上放着一壶酒,闻着酒香不难辩出,这是上好的龙膏酒,要比寻常百姓家的醪糟和酒肆里最便宜的葡萄酿要好上太多。

    当然,其价格也是惊人的,寻常百姓家一月的收入也不够换上这一壶龙膏酒的。

    这壶酒是李浈从醉月招那里骗来的,一个算不上主意的主意,骗来了假母一壶上好的龙膏美酒,李浈对这个结果感到非常满意。

    原本打算将这壶酒孝敬老爹,但却不想先孝敬了李漠,不过也正因这壶酒才能让李漠乖乖地待在府里。

    当然,这其中还有少许合昏的作用。

    合昏便是后世的中药合欢,具有镇静催眠的功效,这壶龙膏酒便预先被李浈浸泡过合昏皮,所以其也便有了催眠的效用,因李漠结实体壮,所以李浈还特地买了质量上好的合昏皮来用,按照药坊伙计的预测,配着龙膏酒的酒力使用的话能让李漠睡到辰时是没问题的。

    而李漠因从未喝过龙膏酒,自然也便不晓得这酒到底是个什么滋味,甚至在喝完这壶药酒之后还说此酒如尿,连连誓再也不饮此酒,搞得李浈琢磨了半天李漠是不是真的尝过尿的滋味。

    对于李浈来说,李漠是家人,所以他不允许李漠参与进来。

    至于严恒和刘弘二人,他们是朋友,也是兄弟,所以李浈同样不允许他们参与。

    无论让严恒去召集泼皮无赖,还是让刘弘等着报官,这一切都不过只是李浈的编排。

    将他们编排在外,李浈才能专注地去做自己必须要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