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唐顽主 > 第三十六章 权力之箭
    ......

    北山。

    这是位于江陵府以北五十里处的一座孤山,?2o?是孤山,但却是江陵府方圆百里之内最为雄壮的一座山,高百丈,绵延近五里有余,虽不似北地之山那般的昂霄耸壑、风骨峭峻,也比不得南地之山的横峰侧岭、重岩叠嶂。但却也山长水阔、枕石漱流,自有一番别样神韵。

    且山林之内多生有珍奇药草,吸引了无数采药人前来探寻药材,但十几年前不知为何此山之中无端地竟出现了虎豹这类的猛兽,更有十几名采药人葬身兽口,自那以后这里便再没了这些采药人的踪迹。

    不过也正因如此,这里却成了官宦人家狩猎的好去处,运气好的话会打上一只斑斓大虫,再不济也有数不清的肥美山猪和鹿狍之类的野味。

    自五年前开始,刘睿每年的夏、秋两季都会前来此处狩猎,他喜欢那种追逐猎物的感觉,更痴迷于自己的箭矢由瞄准到刺入猎物身体的那一瞬间,所带来那种难以名状的身心上的愉悦。

    天色微沉,凉风习习,纵马在山林间的小路上一溜小跑,一袭胡衣装扮的刘睿脸上喜悦之情无以言表。

    胯下乃是一匹枣红马,如缎被般的皮毛在点点阳光的映照下显得更为顺滑,此马高两尺有余,且与身长相差无几,平鼻细颈,走路之时昂阔步,宛若一名得胜归来的将军,而此便是当日李承业口中所说的那匹西域胡马,正宗的大宛战马。

    这样的战马天生便有一种优越感,正如刘睿所认为的自己。

    在其身旁是同样肥硕的刘括,赵婉则一脸怯生生的模样与刘括同乘一马,身后则是数十名腰挎箭箙、弓囊的家丁。

    在此之前,早有家丁将这一片狩猎区域提前探路清理了出来,不远处鸟兽争鸣,猿啼声声,令人顿觉心旷神怡。

    赵婉的神情显得有些紧张,农家庄户出身的她虽然时常攀山越岭去采挖草药,但跟着这么一大群人外出游猎却是头一遭。

    这也是她第一次感受到骑在马背上的感觉,刘括肥硕的身子几乎占据了整个马背,这更使得赵婉在马背上摇摇欲坠、胆战心惊,但又不愿去碰刘括,只得双手紧紧抓着马背两侧的鞧带丝毫不敢放松。

    相较于刘睿随时跃跃欲试的兴奋,刘括显得兴致并不高,虽然答应了父亲的要求,但于内心来说却始终不愿赵婉就这么轻易地死去,毕竟自己连这小娘子的手都还没有碰过。

    前方不时有几只麋鹿自林间穿行而过,而刘睿对此似乎视若无睹,腰间弓囊中的角弓也始终没有取出过。

    从始至终,刘睿都没有与刘括说上一句话,而刘括也很默契地保持着沉默,完全不似以往那般的欢声笑语,气氛变得有些沉闷,闷得让赵婉喘不过气。

    已近巳时,一行数十人依旧两手空空,山林中本就蜿蜒崎岖的小路也变得愈艰难,到最后众人不得不徒步而行,因为此地事先已被家丁探过路,所以也不必担心有什么危险,况且即便是有虎豹等猛兽出没,面对这数十名手持弓弩的人类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隐约之间,前方传来阵阵水流之声,潺潺入耳,伴随着时而响起的猿啼声,让人忍不住想前去探寻一番。

    刘睿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淡淡的笑,意味深长的笑。

    赵婉紧跟在一名家丁的身后,虽然早已习惯了山林中的环境,但一路之上这种怪异而又压抑的气氛使她感到有些心神不宁,但尽管如此,性格倔强的她却始终不曾喊过一声害怕,只是静静地跟着众人艰难前行。

    小路愈行愈窄,这本就是十几年前的山路,此时与其说是路,不如称其为缝隙,林木荆棘之间的缝隙。

    待得穿过这条缝隙之后,前方竟是豁然开朗,一条宽达数丈的大河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在大河的一端山势陡然中断,河水奔流而下形成了一条数丈高的瀑布,水流击打在大小不一的石块上溅起道道水雾,使人仿若置身于云雾之间。

    “便在此歇息片刻吧!”刘睿将手中的缰绳交给一名侍从,自顾寻了块干净的石块坐了下来。

    刘括看了一眼正蹲在河水旁洗手的赵婉,而后走到刘睿跟前低声说道:“不知阿耶打算何时动手?”

    刘睿随手将腰间的弓囊、箭箙摘下,而后取出角弓,又自箭箙中抽出一支羽箭。

    弯弓搭箭,箭头直指不远处的赵婉,刘括见状轻轻地叹了口气,但却也并没有将目光移开,而是始终注视着赵婉的背影。

    因为他从未见过一支箭穿透人的身体会是怎样的景象,是不是与那山猪、麋鹿一样呢?想到这里,刘括的脸上已然没了刚刚的纠结,反倒是充满了兴奋和好奇。

    然而就在此时,刘睿却突然将手中的角弓垂了下来,而后看了一眼刘括,道:“你来!”

    望着父亲递过来的弓箭,刘括的神情有些恍惚,一时不知到底该不该接。

    “人和那些山林中的畜生是一样的,一样的呼吸,一样的吃食,甚至就连血的颜色都是一样的,你杀得了一头山猪,难道就杀不得一个人?”

    刘睿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挂着浓浓的笑意,像是鼓励,又像是催促。

    终于,经过一番挣扎之后,刘括小心翼翼地接过弓箭,但他的手依旧有些颤抖,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杀人。

    射箭对于刘括并不陌生,早在自己十岁的时候便时常跟着父亲狩猎,杀过山猪、杀过麋鹿,甚至有一次还将一只花豹射伤,但刘括却从未感到害怕过。

    而此时此刻,刘括却是真的害怕了,不仅仅是因为杀人,更多的还是过不了心中的那道障碍。

    “杀人不仅仅是为了杀人,更多到时候是为了救自己,不杀人,自己便会死,你杀不杀?”

    “唯有铁石心肠的人才能成就一番大业,才能将别人的生死掌控在自己的手中,而不是由别人来掌控自己的生死!”

    刘睿望着远方缓缓说着,是说给刘括,也是说给自己。

    在追逐权力的道路上,刘睿不在乎杀人,也不在乎死人,甚至在必要的时候牺牲自己身边的人也无所谓。

    权力,是刘睿一生的梦想,这条路他决不允许任何人阻挡,如果有,那对方面对的将会是自己最残酷的报复。

    而就在此时,刘括赫然现赵婉正在不远处冷冷地看着自己,汗水自刘括的额头上瞬间淌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