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唐顽主 > 第三十七章 离弦之箭
    废物!”刘睿低喝一声,一把将其手中的弓箭夺了过来。

    但就在2o刘睿正欲瞄准的瞬间,一名青衣少年却突然出现在了不远处。

    “哎呀,不知刘长史在此,晚辈唐突打扰了您的雅致,还望莫要见怪才是!”

    少年生怕刘睿看不到自己,故意扯着嗓子喊道。

    “李浈?!”刘括眉头一皱,咬牙切齿地说道。

    而此时众家丁见状也顿时没了主意,毕竟对方乃是江陵府尹的儿子,纷纷望向刘睿不知如何是好。

    只见刘睿微微眯起眼睛,虽然手中的弓箭暂时垂下,但那一抹森寒的目光中却透出无尽的杀机。

    “少......少郎君?”赵婉蓦然回头,正看见李浈嬉皮笑脸地冲自己一咧嘴,而后一路小跑奔了过来。

    “快走!”赵婉冲李浈大喊,泪水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怕是你们谁也走不掉了!”

    刘睿冷笑着说道,而后冲众家丁使了个眼色。

    众家丁见状顿时一愣,虽是刘府家丁,但说到底大部分都还是庄户家出身,那可是现任江陵府尹李承业的儿子啊!在他们的心中李浈虽然身无功名,但却也是高高在上的官宦人家,此时若教他们真的动手杀人,只怕是谁都没这个胆子。

    “怎么?我的话也敢违抗么?有杀此子者,得钱三十贯,绢帛十匹,良田十亩!”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心动。

    人便是如此,在利益面前从来没有过什么懦夫,人人都是强者!

    众家丁相互对视了一眼,纷纷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火热和贪婪,只一瞬间,数十名家丁便已蜂拥而上将李浈与赵婉围在了中央。

    “少郎君、小娘子,莫要怪小的们,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啊!”

    说话之人李浈认得,赵婉也认得。

    “是他......是他......”赵婉伸手指向那名青年侍从,声嘶力竭,以至于听上去有些沙哑,也有些哽咽。

    李浈抬眼望去,正是当日在赵婉家逞凶作恶的那人,或许是因为被自己揍得怕了,又或许是此时此刻心中胆怯,他始终不敢与李浈对视,更不敢去看赵婉一眼。

    李浈抬手将赵婉伸出的手臂轻轻按下,而后跨立半步将赵婉挡在身后。

    李浈没有再去看那侍从,因为他根本不配让自己正视,而是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刘睿父子。

    “刘长史,这是何意?难不成你连我也敢杀?”李浈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在微微颤抖着,因为害怕,因为紧张,也因为心疼。

    “哼!竖子无理,居然敢行刺朝廷五品命官!依大唐律例按罪当诛!”

    刘睿冷笑着说道,不屑一顾的笑。

    事情虽有些突然,但听闻老爹三言两语之间竟将罪名全数扣到了李浈头上,刘括不由得心中大定,放声大笑道:“呵呵,李大郎,从未想过你竟也有今天,平日里风光太甚,居然不自量力到要刺杀阿耶,不过能有美人相伴,想来你死也能瞑目了!”

    “哦,对了,事后我会亲自到你府上吊唁一番的!”

    话音刚落,只见李浈一把抓起赵婉的手,竟迈步向刘睿的方向走去。

    刘括一愣,当即心中有些毛,竟一闪身躲在刘睿身后,“阿耶......阿耶拦住他,拦住他!”

    而众家丁见状竟也再度没了主意,方才刚刚生出的勇气瞬间被李浈一步一步踏得粉碎。

    李浈的步子很小,但每迈出一步似乎都蕴含着一种力量,悍不畏死的力量,藐视一切的力量。

    一名家丁正挡在李浈面前,尴尬地看了看那青年侍从,又回头看了看刘睿。

    “滚!”

    李浈暴喝一声,堂堂七尺大汉竟被这少年的一道喊声惊得立刻闪到一旁,甚至从始至终都没再敢去看那少年一眼。

    赵婉感觉得到李浈抓着自己的手心中满是汗水,潮湿,但却异常的温暖。

    不知为何,虽然赵婉自知已是身陷绝境,但心中却没来由地感到无比幸福。

    她的脸上竟泛起一抹红晕,如同清晨的朝霞,红的艳丽,也红得通透。

    赵婉亦步亦趋地紧紧跟着李浈,而李浈则昂阔步缓缓而行,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像是在挑衅,更像是在嘲弄。

    刘睿微微皱了下眉头,他没想到一名十六岁的少年在这种情形下还会有如此大勇气来面对自己、面对死亡。

    由此联想到自己身后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刘睿的心头顿时变得更恨,也更狠。

    “竖子,原本不想杀你,你却偏生往这刀口上撞,今日既被你看见,那么定然留你不得!九泉之下莫要怪我,要怪只能怪你这一世投错了胎、做错了事!”

    刘睿说罢,缓缓举起手中的弓箭,箭矢所向,正是李浈的咽喉要害。

    “狗奴!”李浈轻声笑道,面对刘睿的箭矢浑然不惧。

    刘睿闻言后面颊轻轻抽动了一下,“黄口小儿,死到临头竟还敢出言不逊!?”

    趁此机会,李浈左手紧抓着赵婉,右手缓缓伸直变掌,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正前方的箭矢,甚至似乎周身毛孔都在这一瞬间张开,感受着周围的风向和力量。

    他在计算,计算箭矢刺来的方向、计算自己将以何种角度来避开这一箭。

    此时此刻李浈方才真正领会到了萧良那一式剑法的奥妙,因为那不仅仅是一式剑法,更重要的是蕴含在这一式剑法中的隐义。

    不错,正是精准无误的计算,萧良的那一式剑法需要以一个特定而刁钻的角度刺向敌人,而在出剑之前先要做的便是计算,计算自己,也计算敌人。

    李浈的呼吸渐趋平稳,同时也停住了脚步,而此时的李浈距离刘睿不过数十丈。

    当李浈停住脚步的一刻,赵婉惊讶地现在自己两侧的远处正处于两处石壁之间,形成了左右两条贯通相连的缝隙,山风自一侧石壁缝隙袭来,而后又自另一侧石壁缝隙之间穿过,原本的习习凉风在这里竟骤然增大。

    山风夹杂着低沉的呜咽声穿过李浈与赵婉身旁,望着自己的梢在山风的吹动下在李浈的后背轻舞,赵婉有些不忍,心中也愈自责。

    “少郎君,你......你本不必来此的!”赵婉流着泪柔声说道。

    “别说话!”李浈轻轻说道,攥着赵婉的手又骤然紧了许多,而就当赵婉抬眼前望之时,刘睿的箭也猛地离弦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