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大唐顽主 > 第四十一章 各有心机

第四十一章 各有心机

        就在李府上下为了此事焦头烂额时,谁都不会注意到那个看似柔弱实则?21??强而又身世悲惨的女娃子。

        其实不论是李浈还是刘睿、亦或是萧良,其中悲惨和最值得同情的还是这个已将自己关在房中一整天的赵婉。

        这便是小人物的悲哀,面对命运她是那么地弱小,反抗不得,也逃不得,只能选择接受或是以死来结束这一切。

        赵婉想到了死,以死来向李浈谢罪,向李家谢罪,但她却又不敢死,因为若自己死了,那么之前李浈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也便全部没了意义。

        世事就是如此,当一个人想死却又不敢死的时候,这才是真正的悲哀,是她的悲哀,是所有人的悲哀,更是这个天下的悲哀。

        赵婉的眼泪早已流尽,虽父仇得报,但牺牲的却是两个人和整整一个李家。

        这不是赵婉想要的结果,李浈与自己只是一双毫无瓜葛的陌生人,而至于萧良,自己甚至从未与其说过一句话,从未对其露过一个笑容。

        而就是这两个人现在却因为自己锒铛入狱,而且犯的还是杀人渎尸的重罪,这让赵婉感觉是从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跳入另一个同样深不见底的深渊。

        同样的悲痛,但却又增加了更多的愧疚和不安。

        赵婉没有勇气也没有颜面去面对李承业和李漠,甚至是李家的所有人,她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逃避着这一切。

        原本那床红绸缎被已被王婆换成了白色的丝绸,洁白如雪,光滑如脂。

        ......

        刘睿的灵柩停放在正堂已整整一天了,与刘睿生前的“节俭”形成鲜明的对比,整个灵堂被布置得异常宏大,甚至已出了一名五品官员的应有的规格。

        刘睿的死,对于江陵府的大多数官员来说或许并不算一件坏事,更多的是一个机会,一个表忠心的机会,当然,这个忠心是向站在刘家身后那个人来表的。

        甚至即便在刘睿生前,刘府都不曾如现在这般热闹过,江陵府大大小小官员共几百号人,再加上许多无品级的不入流的吏员和远近亲戚,每日刘府的人员流动怕是仅次于城门楼了。

        前往长安白府的报丧贴已经差人快马加鞭送了出去,有白敏中的面子在,沿途的各级驿站怕是也要忙碌一番,近两千里的路程即便是换马不换人,日夜兼程的话最快也至少需要七日,若算上吃饭睡觉的时间,怕是来回也得需要近一个月的时间。

        刘括的表情很悲伤,但心中却很得意,父亲的死对他来说同样是个机会,天大的机会,明年自己便已到了加冠的年纪,也意味着可以靠着门荫入仕,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自己至多得到一个九品的闲差。

        但如今,一切都有了可能,因为孤儿寡母的自己势必会得到舅父更多的眷顾,甚至当今陛下看在舅父的面子上赏个五品职官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此时刘括与母亲身披麻衣跪地谢礼,但脸上神色却各不相同,与母亲张氏的悲伤比较起来,刘括的目光中更多的则是热切,远胜以往的热切,而这种热切与其父生前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

        李德裕到江陵府就任已有整整四个月了,没有了在长安城时呼风唤雨的阵势,反倒让他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

        思考自己这一生,也思考自己的未来。

        已是花甲之年的他两度拜相,又两度被贬,体会过位极人臣的荣耀,也感受过世态炎凉的困惑。当四个月前离开长安时,他知道这一次自己或许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他清楚当今陛下贬谪自己的原因,他也理解当今陛下的苦衷,这种苦衷无法言说,只能自己默默承受。

        何况如今自己这荆南节度使做得轻松,也自在,兵权完全交与了严朔,而政权则由李承业来打理,自己所要做的也不过是钓鱼礼佛,日子过得倒也算舒坦。

        但偏不想刘睿竟意外遇刺身亡,而且这凶手还是李承业府上的侍卫,如果仅仅如此也好办,杀了那个侍卫,然后编个由头撇清李承业的关系,对其稍加斥责一下也便过去了,但好死不死的偏偏李承业的儿子又掺和了进来。

        这让李承业顿时感觉有些棘手,李承业是自己在江陵府的得力助手,若杀其子势必会引起李承业的不满,但另一边死的又是白敏中的妹婿,无论自己向着哪头都是个错。

        “唉!”

        李德裕将写到一半的奏疏抓起撕得粉碎,此事必须得在长安的旨意下来之前解决,否则那娃子必死无疑,而且李承业也逃不了干系。

        所以此事必须尽快解决,就本心而论,李德裕还是偏向李承业要更多些,毕竟刘睿是白敏中的人。

        李德裕低头轻轻啜了一口已经半凉了的茶汤,有些咸,也有些腥,他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宁恩寺的山溪水,不过这茶却煮得老了些!”

        李德裕端起茶盏缓缓起身正准备将茶汤泼掉,但刚打开房门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又退了回来重新将茶盏放回原处,而后冲门口侍从说道:“来人更衣,随老夫去趟州狱!”

        ......

        这是李浈第一次身处囚牢之内,大唐的囚牢行分居分房制度,按囚犯身份的尊卑贵贱分而关押。

        李浈的身份虽说不上是什么富甲贵胄,但也算是官宦子弟,另则因此事顺应民心,所以与萧良得到的牢房还算是不错。

        至少没有蚊蝇鼠虫的困扰,每日两餐也算丰盛,甚至萧良每顿还有一壶醪糟。

        李浈的心从未像现在这般放松过,在这里他不需要费尽心思去想什么,更不需要去编排什么,每天要做的也不过吃饭、睡觉而已,至于前来探视的人也一概不见,因为他怕自己放松的心再度变得变得紧张起来,也怕自己会落泪,更怕看见别人落泪。

        但他唯一担心的便是父亲李承业,虽然自己对李承业不过只有十一年的感情,但这十一年来却让自己真正感受到了家人的温暖,这温暖来得不易,而自己还未曾珍惜便已身陷牢狱。

        “唉......”李浈躺在松软的麻席上长叹一声。

        “哼!老夫倒要看看这混账东西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正在此时,牢房外传来一道冷哼之声。

  http://www.qingkanshu.cc/0_684/3660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