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唐顽主 > 第四十五章 伤心之处
    “李使君,看在我陪你聊了这么久的份上难道就不能放了我么?”李浈翘着脚坐在胡床上嬉皮笑脸地说道,身旁则是四名女侍温香软玉般的身体,令人不禁心神荡漾。

    在其对面则是在低案上正襟危坐的李德裕,闻言之后李德裕轻轻摇了摇头,但却没有说话。

    “你看,人是萧叔杀的,我只是一不小心拿了一把刀,然后又一不小心绊倒了,不成想竟将那刀扎在了刘长史身上,你说凑巧不凑巧?!”李浈一本正经地说道,一副受了莫大冤屈的模样。

    “好了,每次见了老夫便是这两句话,难不成你真当老夫是傻子么?”李德裕有些不耐烦。

    “堂堂五品长史,被你们说杀便杀了,这还嫌不够竟又被渎尸!此案已不是本使能决断的了,唯有上表天听,请三法司会审!”

    见李浈始终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全然没有死期将至的那种狂躁和悲伤,李德裕不禁有些纳闷,忍不住问道:“你知不知道你马上就要被杀头了?!”

    李浈眨了眨眼睛,“马上?斩监侯不是要等到秋后才行刑的么?而且李使君一开始不是说杖毙的么?为什么要改斩监侯?现在又说要请三法司会审,你这样出尔反尔觉得好么?”

    李德裕:“......”

    强忍着心头的郁愤,李德裕的脸色有些铁青,面对这么一个思维大幅度跳跃的人,怕是任谁都有些跟不上节奏。

    有时候李德裕真的想敲开李浈的脑袋看看里面究竟装的是些什么东西,为什么这么一个十六岁的娃子想的、做的完全不跟别人一样,就连自己这锤炼了数十年的九窍玲珑心都无法看出些许端倪。

    李德裕怔怔地望着李浈,忽然有种错觉,自己面前这位货真价实的皇长子远远不似表面看来这么简单,嬉皮笑脸的背后似乎隐藏着一种坚定,玩世不恭的深处又夹杂着一种不甘。

    别的不敢说,但装傻充愣这一招可是有出处的!

    李德裕忽然有些迷茫,不知自己的选择究竟是对还是错,他想要为自己再搏一个未来,也想要为这个大唐再做些什么,所以他必须要制造一个机会,一个能让自己三登相位的机会。

    但同时他又明白当今陛下的苦衷,所以他必须寄希望于下一位天子,这便是李德裕打算,他要帮助李浈登上皇位,如此一来自己便得了这拥立的功,再加上自己多年来在朝中的威望,相位也势必唾手可得。

    但现在看来,李德裕又有些犹豫,因为他根本不确定自己日后是否真的能控制得了眼前这个少年人,一个自己根本摸不透的人又岂是那么容易被自己左右呢?

    想到这里,李德裕轻轻叹了口气,仿佛在这一瞬间又苍老了许多。

    “咦?李使君何故叹气?难不成真的内疚了么?那便赶快将小子放了吧!”李浈腆着脸故作讶异道。

    现在,李德裕的脸上已没了方才的郁愤,反倒是迅恢复了正常,摇了摇头苦笑道:“时也,运也,老夫这一生......”

    话没有说完,李德裕缓缓起身转而离去。

    “使君且慢!”

    身后传来李浈的声音,李德裕回身而望,却只见李浈的脸上已然没了方才的戏谑。

    李浈挥手示意四名女侍退下,而后起身冲李德裕稽一拜,紧接着弯下身子用衣袖重新擦拭一遍低案。

    “使君请坐,请听小子一言!”此时的李浈态度恭敬,与方才那嬉皮笑脸的模样判若两人。

    李德裕顿感诧异,重又坐回到低案之上。

    此时只见李浈冲李德裕神秘一笑:“其实小子是想告诉使君一个秘密,天大的秘密!”

    “哦?什么秘密,说来听听!”李德裕虽然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有些好奇。

    只见李浈走到牢门旁四下张望,一副故作神秘的样子。

    “你看什么,这牢里就只有你我两人,休得装神弄鬼,要说便说,不说老夫这便回去!”李德裕现在一看到李浈这副模样就忍不住想动手。

    李浈这才回转身子,冲其嘿嘿一笑,紧接着附耳说道:“使君,其实我来自一千多年以后!你说这是不是一个天大的秘密呢?这个秘密可只有你知道哦!”

    李德裕闻言一愣,而后只见其脸色活生生地由青变红,再由红便白,然后再由白变青,直到彩虹七色全部来了一遍后方才猛然起身,而后扬起巴掌便向李浈的脸上扇去。

    李浈见状只轻轻一闪身便躲了过去,连刘睿的箭矢都能算计的人,李德裕这一巴掌又怎能近得了他的身。

    “使君莫要动怒,跟小孩子一般见识有失礼数,也有**份!”李浈赶忙说道。

    李德裕气得吹胡子瞪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李浈却是嘴岔子咧到耳根捧腹大笑,但笑着笑着,却只见李德裕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后重又坐回低案之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李浈一言不。

    直到李浈笑够,这才也坐回到胡床之上,而此时李德裕分明看见了李浈脸上的泪。

    李浈将头埋在胸前,任由泪水肆意落下,直将自己的衣衫打湿。

    李浈哭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哭,只知道此时此刻自己的心是如此地疼,撕心裂肺的疼,肆无忌惮的疼。

    李德裕嘴角微微抽动,却终究还是一言不。

    “方才使君问小子怕不怕杀头!”李浈没有抬头,也没有去擦拭脸上的泪水,泪水也依然一直在流。

    “小子怕,很怕,但小子以为人总要有些骨气,记得阿耶曾说过,做人要明辨是非,小子懂得是非,也辨了是非,但......”

    此时李浈缓缓抬起头,依旧是泪流满面,甚至连身子都在微微颤抖着。

    李德裕静静地听着,不言不语。

    “小子没想过做什么惊天动地大事,甚至连想都没想过,小子只想这辈子安安稳稳、踏踏实实地娶妻生子,然后侍奉着阿耶就这么活到老,活到死!”

    “说句大逆不道的话,这大唐不是小子的大唐,这天下也不是小子的天下,这里面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与小子一点关系也没有,小子是这么想的,相信那赵婉也是这么想的,她做错了什么?她凭什么去承受这样的苦难?!就因为她是贱民?就因为她无权无势?”

    李浈摇了摇头,伸手擦去脸上的泪,想了许久,方才再又开口说道:“不,这不是小子认识的大唐,也不是小子认识的天下,若当日小子不出现的话,那么赵婉必死无疑,若萧叔不出现的话,那小子也同样必死无疑!”

    说到这里,李浈露出一抹苦涩的笑,问道:“敢问李使君,若是如此,谁来救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