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唐顽主 > 第四十九章 难受想哭
    众人见状赶忙上前,早有几人将那狱卒一脚踹到角落,狱卒吓得也不敢妄动,只得老老实实蹲在原地。

    “大郎!大郎,俺在,俺们都在!”

    “阿兄,你这是怎么了?”

    “定是刘括那狗奴使人虐待大郎,看俺们一会不砸了他的府院!”

    众人见李浈气若游丝、奄奄一息的模样,当即怒不可遏,李漠、刘弘二人更是忍不住伏在床旁哭得一塌糊涂,甚至就连严恒的眼眶都有些湿润。

    “莫,莫要为难狱卒,只是我自知死期将至,身子却先垮了下来,想在临死前见各位兄弟们一面!”

    李浈如此一说,众人更觉心中难过,一时间牢房内哭声连天,倒好似真的死了人一般。

    尤其严恒,突然间哇地一嗓子,直将李浈耳膜震得嗡嗡作响,众人见状很默契地向周遭后退几步与严恒隔开了一段距离。

    “唉,诸位兄弟不必难过,咳咳咳.....人总归要死的,为兄的只是先走一步而已,说不得你们哪天就能与为兄九泉之下相见了呢......”

    众人闻言后吓得连连摇头,刘弘更是吓得险些坐在地上,赶忙摆手说道:“大郎啊,若这样的话,咱们兄弟还是越晚见面越好啊!”

    李浈无力地摇了摇头,“为兄将死,但却有一桩未了心愿......”

    “大郎,有何遗言便说吧,兄弟们定然不会推辞!”严恒抹着眼泪说道。

    李浈闻言长叹一声,这才缓缓说道:“想来诸位兄弟也知道,为兄此生最爱之物不过钱帛而已,但这几日却也想得明白了,钱财不过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不过......”

    说到这里,李浈环视众人,而后话锋一转,“不过古人云,身在钱上死,做鬼也风流,若能如此,为兄也死而无憾了!”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心中涌出的第一个念头便是逃,但看李浈这副模样又的确是将死之人,不禁又为之潸然。

    “刘弘,我怎么没听过这么一句古话!你听过没?”严恒附耳到刘弘耳畔低声问道。

    刘弘顿时感觉有些懵,木讷地摇了摇头,“我也没听过啊!不过这话却是有些耳熟,想来是真的了!”

    严恒闻言顿时放下心来,一拍胸脯道:“大郎放心便是,此事交与我了!”

    说罢之后,只见严恒面露凶相转而冲众人说道:“都听见没有?大郎马上就要死了,这么一个小小要求想来你们不会拒绝吧!”

    见众人犹豫,严恒又低声说道:“只待大郎咽气之后这钱还是你们的!”

    “唉,我死不瞑目啊,若我死后做了鬼定会去逐个探望诸位兄弟的!”

    听得此言,众人顿时吓得一激灵,严恒更是吓得面色如土,赶忙说道:“今日定然遂了大郎遗愿,只是大郎做了鬼之后好好在地府待着便是了,听说那牛头马面厉害得很,大郎千万莫要乱跑!”

    众人也是连连称是,而后忙不迭地逃了出去。

    是夜。

    李浈望着床榻上铺满的铜钱心里乐开了花,却只见狱卒鼻青脸肿地蹲在牢房门外,口中嘟囔道:“真看不出少郎君小小年纪竟会如此算计,只是可怜了小的平白无故地遭了一顿毒打......”

    话音未落,只听啪地一声,整整一贯钱砸在了狱卒面前。

    “拿去拿去,莫要客气!”李浈只顾低头数着铜钱,头也不抬地说道。

    狱卒一愣,而后顿时欣喜若狂,忙不迭地将钱抓起,口中连连说道:“嘿嘿,就知道少郎君仁义,定看不得小的白白受罪!”

    话刚一说完,狱卒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而后径直打开牢门小心翼翼地走到李浈跟前,也不说话,只是直勾勾地盯着李浈。

    李浈见状大惊,赶忙用身子护住那一堆铜钱,“你,你想做什么?我警告你,要命可以,要钱不行!”

    狱卒嘿嘿一笑,伸手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少郎君莫怕,小的便是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打您的主意!”

    “那你做什么?远点,离我的钱远点!”李浈不敢有丝毫放松,警惕地说道。

    狱卒闻言向后退了几步,咧嘴一笑,道:“小的只是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少郎君能否答应!”

    李浈顿时放下心来,一摆手催促道:“快说快说,莫耽误了我数钱!”

    狱卒想了想,而后讪笑道:“若是少郎君以后还装死的话,能不能让他们再揍小的一顿?”

    李浈:“......”

    翌日。

    严恒等一干人等望着嘴里塞满了酒肉的李浈,顿时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大,大郎,你,你不是要死了么?”严恒怔怔地问道。

    李浈见众人齐至,一招手笑道:“呃,哈哈,本来的确是要死了,不成想昨晚梦到一位修仙的道长,结果只吹了一口仙气便将我的病治好了,你说气人不气人!哈哈哈......来来,诸位兄弟同饮同饮!”

    严恒:“......”

    “钱,钱呢?”刘弘四下张望,却不见那一床铜钱的影子。

    “对啊,既然大郎不死,那,钱总该还我们吧!”

    众人七嘴八舌地说道,唯独一旁的李漠摇头轻叹,心中暗道:太天真了,到了阿兄手里的东西何时曾吐出来过!何况还是几十贯钱。

    李浈闻言讪讪一笑,道:“呃,这个嘛,你们想,道长救了我的命,自然要讨些报酬的,所以那些钱都被道长拿了去!”

    一旁的狱卒见众人面色不善,当即凑了过去笑道:“诸位少郎君勿要生气,此事千真万确,昨晚只见那道长腾云而来,驾雾而去,端地一身好手段!若少郎君们气不过的话,便揍小的一顿吧!”

    说罢之后,只见狱卒往角落一蹲,俨然做好了挨揍的准备。

    李浈见状不禁摇头,连连咋舌道:“好贱,好贱!”

    “你刚说了那道长不是在梦中救你么?怎么反倒出来了?”严恒不忿道。

    “愚蠢!既是仙长,自然能从梦中出现了,而且你们想,用这些钱财换为兄的性命,这是多么划算的一件事!你们应该高兴才对啊!”

    众人闻言顿时心如刀绞一般地难受,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