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唐顽主 > 第五十章 劳其筋骨(求推荐票、求收藏)

第五十章 劳其筋骨(求推荐票、求收藏)

    众人眼见自己的钱打了水漂,哪里还有喝酒吃肉的心思,纷纷告辞而去,唯有严恒、刘弘和李漠三人留了下来。

    李漠留下来是因为李浈是自己兄长,而严恒和刘弘留下来是因为还对自己的钱抱有一丝幻想。

    只见二人眼巴巴地望着李浈,一句话也不说,满脸的痛彻心扉,满脸的伤心欲绝。

    被这么两位看着,李浈也顿时没了食欲,索性便招呼二人坐下,一左一右揽着二人肩头语重心长地说道:“你看,这钱你们铁定是要不回去了,但是呢,有个忙还得需要你们两个来帮!”

    二人闻言直将头摇成了拨浪鼓,“不帮不帮,这次任你说得天花乱坠俺们也不帮!”

    “你看你们,还有没有一点男子汉的气魄?如此小肚鸡肠的岂是做大事之人?!孟子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明白么?”

    “收你们的钱这是苦你们的心志,要你们帮忙便是劳你们的筋骨,日后你二人因此成就一番伟业的时候便会念及今日为兄对你们的好了!快快醒悟吧!”

    严恒一撇嘴说道:“苦不苦心志,劳不劳筋骨的俺不管,反正现在俺的钱没了!”

    李浈眉毛一竖,怒声叱道:“严恒,要钱也行,把你欠我的东西拿来!”

    严恒一愣,“啥?啥东西?”

    “马啊,西域大宛马!”李浈一伸手不耐烦地说道。

    严恒闻言冷汗顿出,而后咧嘴一笑道:“那钱本就是俺送给大郎的,方才和你说笑而已,莫要当真,莫要当真!”

    “可我没欠......”

    刘弘话没说完,只见严恒一瞪眼说道:“刘弘,你再多说一个字看俺不揍死你!”

    就这样,在严恒的yin威之下,刘弘乖乖地闭上了嘴,吃个哑巴亏总比挨顿揍强吧。

    “那,这个忙......”

    “帮,必须帮,方才不是说了么?要劳俺们心志,苦俺们筋骨,以后俺们是要成就一番伟业的!”严恒拍着胸脯说道。

    刘弘正要开口,却又见严恒一瞪眼:“你不准说话,说一次揍一次!”

    刘弘赶忙闭嘴不言。

    李浈见状对此很满意,严恒也很满意,至于刘弘,那就不好说了。

    “说吧大郎,需要俺做什么?”严恒迫不及待地说道。

    “那个莫三可还在?”李浈问。

    “在,现在他可是阿耶的牙兵队正,风光得紧,不过这小子也确实不含糊,当日阿耶让一名牙兵与他比试,这小子竟然嫌少,最后直接把五名牙兵给干趴下!”严恒说到这里满脸的艳羡。

    李浈点了点头,道:“那便好,能否跟你阿耶借他一用?”

    严恒讶异道:“为何?你在这牢里比在外面安全,用不着他保护吧!”

    “不是我用,而是你用!”李浈笑道。

    “我?我不用!”严恒想起那日莫三的身手便觉得心里毛。

    “不是让他跟着你,而是让他去刘府找几个朋友,喝喝酒,聊聊天!”李浈神秘地笑道。

    “大郎莫不是想要让莫三去刘府找人证?”刘弘想了想说道。

    李浈闻言后面带讶异地望着刘弘,却对严恒说道:“严恒啊,你看看,这便是区别,当日刘弘交了一贯钱的学费,现在果真变得灵醒了!所以你那贯学费什么时候......”

    “呃,你们先聊,俺这便去办此事!”不待李浈说完,严恒慌不择路地逃了出去。

    而刘弘也是一听话头不对,连招呼也不打直接撒腿便跑。

    “啧啧,看来这货这辈子也就只能这般痴痴傻傻的了!”李浈咋舌叹道。

    “二郎,赵婉还好吧!”李浈问道。

    “嗯,原本今日要来的,但得知这帮杀才要同往后,便吓得不敢来了,她说明日单独来看你!”李漠答道。

    李浈点了点头,又说道:“其实来不来看我倒是不打紧,最重要的是她得从自己的心里走出来!”

    “嗯,其实这阵子最不好过的人是她,自你入狱后她便睡不好吃不安的,若非前几日阿耶跟她说保你无事,她怕是已经准备为你烧纸了!”

    李浈闻言白了一眼李漠:“说的什么混账话,你阿兄岂是那么容易死的!”

    李漠点了点头道:“嗯,只是会装死!”

    闻言之后李浈倒没什么,引得一旁的刘弘又想起自己凭白损失的钱财,不由得潸然泪下。

    ......

    翌日。

    一大早,只见狱卒一脸阴笑地跑到李浈跟前,满脸不怀好意的笑,“少郎君快醒醒,门外有位小娘子来看你,长得那叫一个水灵,若非身子骨瘦弱了些,怕是连小的我都要动心了呢!”

    李浈猛地睁开双眼,而后将半截身子伸到床下,看到自己那一袋子钱完好无损地躺在那里后不禁长舒了一口气,没好气地对狱卒说道:“你以后能先敲个门再进来么?素质,素质呢?”

    狱卒一愣,怔怔说道:“素,素什么?”

    李浈也懒得解释,摆了摆手道:“带她进来吧!”

    少倾,只见赵婉款款而来,只一袭淡绿色襦裙,一张俏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只是脸色有些难看。

    “奴家见过少郎君!”赵婉走到李浈跟前,微微屈膝行礼,虽是农家女,但在这礼数上却毫不逊色于养在深闺中的大家闺秀,只这一点就让李浈刮目相看。

    “呵呵,瘦了,瘦多了!”李浈一闪身,示意赵婉坐在自己身旁。

    赵婉见状稍一犹豫,而后脸一红坐了过去。

    “少郎君也瘦了,想来在这里受了不少苦头吧!”赵婉垂着脸不敢看李浈。

    “嘿嘿,这你便说错了!”说着,只见李浈弯腰一伸手从床下拽出了那一袋钱,“看!”

    “这是何物?”赵婉讶异道。

    “钱啊,整整三十多贯钱啊!”李浈颇为得意地说道。

    赵婉闻言一愣,而后疑惑地问道:“这钱从何而来,难不成坐牢还给俸禄?”

    李浈一撇嘴道:“自然是严恒那帮杀才给本郎君送的大礼!”

    “那,少郎君要这么多钱做什么?”赵婉又问。

    李浈讪讪一笑,道:“日后给你准备的嫁妆!”

    赵婉的脸瞬间一红,而后面带不愠地说道:“奴家的事不敢劳少郎君费心!”

    说罢之后赵婉竟起身便向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