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大唐顽主 > 第五十一章 权臣之心

第五十一章 权臣之心

        李浈见状赶忙拦住,不解地问道:“怎么说走便走了呢,我完全是一片好意啊!”

        不说则罢,此言一出赵婉更没了好脸色,当即一把将李浈推开,愤而说道:“奴家的命是少郎君给的,但并不等于少郎君便能做了奴家的主!赵婉日后嫁猪也好,嫁狗也罢,都是奴家自己的事,与少郎君无关!”

        李浈顿时语塞,一脸懵逼地望着赵婉的背影不知如何是好。

        狱卒一脸同情地走到李浈身旁,轻轻拍了拍李浈肩头说道:“原以为少郎君是个灵醒人,可没想到少郎君除了对钱灵醒之外,其他的就是个痴傻货!”

        李浈闻言抬手便打,却只见狱卒一闪身逃开,而后一脸坏笑地说道:“少郎君莫要生气,小的只是看不过眼,好心提点一下罢了!”

        “提点?你倒是说说看,若说得本郎君不满意,你那一贯钱得再乖乖地送回来!”李浈始终念念不忘那一贯钱。

        狱卒闻言后心中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一时嘴贱,但此时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少郎君难道就真的不明白这位小娘子因何动怒?”

        李浈木讷地摇了摇头,一脸的懵懂无知。

        狱卒见状笑道:“依小的以往的经验来看,那小娘子八成是对少郎君有意思!”

        李浈闻言一撇嘴,道:“你很有经验么?”

        “至少要比少郎君有些经验!”

        李浈笑了笑不置可否,转脸一伸手对狱卒说道:“你的回答我很不满意,昨日给你的那一贯钱交出来吧!”

        狱卒:“......”

        ......

        程伶儿始终没有来见李浈,不是不想,而是她的这种身份着实不便在这种地方与李浈见面。

        同样,赵婉也始终没有再来,不过在李浈看来这或许是件好事,听了狱卒的话以后,李浈便不知以后该怎么面对赵婉了。

        对于感情方面,李浈毫无经验可言,即便前世的他也不过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根本没有资格来谈情说爱,也没有谁家的女孩子会与他交往。

        李浈不知道狱卒所言到底是真是假,单就自己而言,赵婉知书达理,模样虽说不上倾国倾城,但也绝对是属于那种让人怦然心动的一类,若真如狱卒所言的话,李浈的心底倒是也有一丝小小的兴奋和期许。

        ......

        朝廷对于此案的批复也很快下达到了江陵府,或者说是白敏中的批复,三司使不日即将抵达,李德裕也早早地做好了迎接的准备,论职位这三司使要比自己低上许多,但此时此刻三司使代表的是尚书省刑部、大理寺和御史台,代表的是朝廷,更代表的是当今天子。

        这是李德裕计划的一部分,从得知李浈的身份之后,李德裕的这个计划也便应运而生,在李德裕眼里,白敏中在暗地里所做的一切不过只是不堪入眼的微末之道,他根本没有资格与自己斗,更没有资格替代自己坐上那个位子。

        当几个月前被调至荆南的那一刻起,李德裕的心便再没了斗志,只求安安稳稳地度过晚年而已,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然而李浈的身份却让李德裕心中的斗志再度熊熊燃烧起来,一而不可收拾。

        在旁人的眼中,自己是权臣,是排除异己、跋扈专权的李党魁,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自己并非贪恋手中的权利,如果非要说是贪恋什么的话,那么自己贪恋的不过两样,一个盛世,大唐的盛世,天下的盛世;一个盛名,史书上的盛名,后世里的盛名。

        此时此刻,在李德裕的面前放着一封刚刚拟好的奏疏,与前些日子内容一模一样的奏疏,唯一不同的是,那一封奏疏是给白敏中看的,而这一封是给当今陛下看的。

        李德裕放下手中的竹笔站起身子,揉了揉有些酸胀的太阳穴,缓缓走到窗前驻足而望,窗外正是那片幽深翠绿的园子,阳光透过稠密的枝叶自窗外打进,隐隐绰绰间翠枝曼舞,身处其中,于身于心都是一种难得的放松。

        “郎君,这奏疏何时送出去?我好安排人手!”一旁的总管低声问道。

        李德裕闻言微微一笑,而后摆了摆手,问:“三司使何时能到?”

        “据朝廷的信使说,约莫再有两日便到了!”

        “呵呵,好快啊,看来白敏中是迫不及待了!”李德裕笑道。

        “待三司使到了以后再送不迟,我且要看看这三司使到底准备如何处置这个案子!”

        “郎君于义敬公有提携之恩,至少刑部不会太过刁难,只是不知这次是哪位侍郎前来!朝廷来的信使也是闪烁其词不肯多言!”总管想了想说道。

        李德裕闻言大笑:“哈哈哈,义敬虽为尚书右仆射,但如今这朝廷却是白用晦的朝廷,义敬虽有心助我,却也无能为力,何况这次来的根本就不是刑部侍郎!”

        总管面色一变,又问:“怎么?郎君何出此言?三司使会审按照常理不是由刑部侍郎亲审么?”

        “你都已说了是常理,白用晦对老夫又岂会用常理?”李德裕摇了摇头笑道。

        “那......那又会是谁?!”

        李德裕想了想后,答道:“若老夫猜的不错,此次来使刑部官不过员外郎,大理寺不过评事,御史台么,监察御史吧!”

        “这......这白敏中也太过......”总管没有说下去,因为他看到李德裕的脸上多了些酸楚。

        “唉......”总管见状轻叹一声,道:“记得会昌二年时,先帝欲启用白乐天,但当时白乐天已年迈多病,正是郎君向陛下进荐其从弟白敏中为知制诰,而后又升翰林学士、中书舍人,不成想这白敏中竟是一头山中狼!”

        李德裕摆了摆手示意其不必再说下去,“世事难料,人心难测,老夫不怪他,要怪只能怪这世道,让人蒙昧了心智!”

        总管连连摇头,跟了李德裕数十年,又怎能不了解此时此刻其心中的苦楚呢。

        世人皆谓其权臣,但自己却知道,为了朝中国事他熬了多少个不眠之夜,写坏了多少支竹笔,又操碎了多少心。

  http://www.qingkanshu.cc/0_684/3661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