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大唐顽主 > 第五十五章 尽在掌握

第五十五章 尽在掌握

        以白敏中和当今陛下的套路来说,但凡与李德裕稍稍有点关系的人都逃不过一个贬官的命运,而方才李景庄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却也不难想到,必定是什么二人惺惺相惜之类的话。

        有时候一个小小的细节便决定了一个人的前途命运,而刚刚这个细节便足以让李景让贬官削爵,若非李德裕及时打断的话,李景庄势必酿下大错。

        而此时李景庄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险些失言,转而看了看裴田与郑林二人,却只见二人正自顾吃酒,俨然一副充耳不闻身旁事的模样。

        李景庄又看了看李德裕,而李德裕只淡淡地笑了笑,紧接着又冲裴田、郑林说道:“河东裴氏与荥阳郑氏具是上古望族,历朝历代名臣贤相辈出,素闻二使贤德,今日一见果不其然,只是老夫身处荆南,无缘与二使同朝为官了,实乃憾事!”

        裴田闻言颔应道:“文绕公谬赞了,倒是下官素来敬重文饶公才德,若非此行得以一见的话,怕是定要抱憾终身了!”

        此言一出,李承业与严朔的脸色瞬间拉了下来,什么叫抱憾终身?岂不是在咒李德裕永无还朝之日了么?

        李承业还好说,严朔却不管这些,当即拍案而起,指着裴田的鼻子破口大骂:“说得什么混账话,一张吐不出象牙的狗嘴,若非看在使君的面子上,看俺不撕烂你的狗嘴!”

        “放肆!”李德裕拍案怒斥:“刚刚说你是田舍汉你还真真不给老夫长脸,莫要以为你的官品大便能在此胡言乱语,二位使君代表的是朝廷,是陛下,岂容你这般无礼冲撞!自今日起罚俸一年,如若再敢无礼,老夫定当上奏朝廷拿了你的兵权!”

        说罢之后,李德裕转而又对二人笑道:“呵呵,让二位使君受惊了,严武正一介武夫,老夫原本就不应让他坐在这里!如今冲撞了使君,老夫在这里代其赔礼了!”

        李德裕说完,起身冲二人躬身行礼,二人见状顿时也没了脾气,堂堂荆南节度使,而且还挂着同平章事的宰相衔,向区区从七品、从八品的微末小官行礼,即便二人有白敏中撑着也不敢再纠缠下去,当即口中连道不敢,躬身回礼。

        而且严朔本就是从二品的武将,若放在平日里如裴田、郑林这种小官他连正眼看都不会看一眼,方才若没有李德裕在场的话,怕是他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不过幸好,严朔骂的是裴田、郑林,若放在了李景庄的身上,即便是严朔把刀横在脖子上他也会梗着脖子回骂几句。

        而有了严朔这一出戏,裴田与郑林二人倒是老实了许多,不过也使得这顿饭局从始至终都充满了尴尬的气氛,严朔只顾闷声吃酒,李承业虽不言不语但却在仔细观察着三人的一言一行,李景庄则是问一句答一句,不问也不主动说话,唯有李德裕与裴田、郑林二人相谈甚欢,至少看上去是这样。

        待得夜宴结束,李承业与严朔二人没有立刻离去,李德裕则在亭内架起炭炉煮了一壶茶汤。

        “使君,明日开审,要不要将实情告诉李御使,否则的话此案怕是凶险了!”李承业惴惴不安地说道。

        裴、郑二人是白敏中的人已确定无疑,而李景庄又是个耿直不屈的倔驴,对李浈身份毫不知情的他势必谁的面子也不会给。

        李德裕闻言后摇了摇头说道:“即便他一个人知道了,还另外两个呢?只怕是说了以后李浈会更凶险啊!”

        “怎么?”李承业面色一紧。

        “子允糊涂,你觉得若是白敏中知道此事后他会怎么做?”李德裕问。

        “知道又能怎样?难不成他还敢谋害皇子?”李承业惊讶道。

        此言一出,一旁的严朔险些将手中的茶盏摔落,口中一口茶汤噗地一声喷了出来。

        “什,什么?皇,皇子?谁?谁是皇子?”

        说罢之后,严朔看了看李德裕与李承业,只见二人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李,李浈,皇子?!他,他不是你的种?!”严朔满脸的不可思议。

        “唉......”李承业长叹一声,随即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大致说了一遍。

        严朔听罢后连连咋舌,咧开大嘴放声大笑道:“哈哈哈,俺就说嘛,你李子允这般呆呆傻傻的怎会生出那般灵醒的儿子,如此一来俺就平衡了,原来这是陛下的种!哈哈哈!”

        李承业闻言顿时哭笑不得,只得转而对李德裕说道:“使君的意思是白敏中真的会谋害皇子?”

        李德裕再度摇头笑道:“这不是老夫的意思,没有人知道白敏中会怎么做,老夫也不知道,此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如今唯有保护李浈的周全才是最重要的!”

        “而且不论这三司使判了个什么结果,你别忘了这是在荆南,这是江陵府,难不成还真能从了他们的命不成?”

        “嗯,使君此言不错,明日俺派些人手进驻衙门大堂,看谁敢拦!”严朔点了点头说道。

        李德裕闻言微微一笑,道:“在江陵府他们什么都做不了,若是到了长安他们更不敢做什么,一旦陛下的旨意下来,唯一的机会便是在这途中,但到了那时,难道你我还能让李浈随他们上路么?”

        “对,到时俺派三队精骑跟着,谅谁也没那个胆子动手!”严朔一拍胸脯说道。

        “是啊,子允如今只需要把心放在肚子里,老夫为官数十年,难不成连这点都看不透么?”

        说罢之后,李德裕稍稍一顿,才又缓缓说道:“实不相瞒,李浈此事也是老夫唯一还朝的希望了!”

        说着李德裕自怀中取出一封奏疏递到李承业面前。

        李承业只看了一眼便笑了,而后又递给严朔,严朔同样只看了一眼,但口中只“哦”了一声便再无其他。

        李承业看了看严朔,只见严朔的脸涨得通红,终于忍不住问道:“好吧,是个啥意思,俺没看懂!”

  http://www.qingkanshu.cc/0_684/3661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