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唐顽主 > 第五十八章 戏弄公堂
    裴田顿时吓得一激灵。

    莫三则狠狠剜了一眼裴田,而后依然手握横刀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李浈见状转身白了一眼莫三,道:“大堂之上莫要胡闹!”

    说完之后又冲裴田躬身行礼,笑道:“裴使君莫要见怪,这莫三有个毛病,别人学的是个剑舞,他却学了个刀舞,而且一言不合拔刀就舞,拉都拉不住啊!”

    裴田见状气得七窍生烟,明知李浈满口的胡言乱语,但却就是不敢动怒,只得耐着性子心平气和地重又问道:“李浈,本官方才问你可否认罪?”

    李浈闻言一愣,而后反问道:“认罪?什么罪?使君明鉴,草民冤枉啊!”

    裴田见状刚要火,一瞥眼看到莫三手中明晃晃的横刀,随即便又软了下来,冲郑林与李景庄说道:“二位,嫌犯明明已经认罪画押,此时却又反口,此事又当如何?”

    “此子油嘴滑舌,若不用刑的话怕是......”

    郑林话还未说完,便只见裴田那两道目光如刀子般盯着自己,当下生生将后面的话又吞了回去。

    若非此时在公堂之上的话,只怕是裴田早就冲郑林一巴掌扇过去了,有那么个煞星杵在那里,谁敢用刑?

    “李御使,你以为如何?”裴田又问李景庄。

    李景庄似神游太虚,听裴田一问方才缓过神来,想了想道:“郑评事说得有理!”

    裴田闻言当即起身冲李景庄笑道:“既然如此,那不妨李御使来做这主审吧!”

    “如此,使不得吧!”李景庄犹豫道。

    “使得,使得,李御使之才素来为我等之楷模,今日若能亲眼得见,我等必是受用不尽啊!”裴田满脸堆笑地说道。

    “是啊,李御使莫要再推辞了!”郑林也随即附和道。

    李景庄闻言后面露难色,思虑片刻之后只得应承道:“既然如此,那本官便来试试吧,不过有些事必须有言在先,本官既为主审,那二位......”

    李景庄没有说完,但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既然我是主审,那你们两个就老实坐着别瞎哔哔。

    “我二人一切以李御使马是瞻!”裴田笑道,但心中却不禁暗暗冷笑。

    “既然如此,那本官便勉为其难吧!”李景庄说着,自顾走至主审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落座之后,李景庄看了一眼李德裕,却见李德裕依旧坐在那里打着瞌睡,显然他老人家已然将自己当做了空气。

    李景庄挺了挺身子,目光陡然变得如鹰隼一般凌厉起来,与方才那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竟是判若两人。

    “李浈!”李景庄神情肃穆,口中轻喝一声。

    “草民在!”李浈虽未接触过李景庄,但对其人还是大致了解一些的,这李氏三兄弟的脾性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其兄李景让什么性格,李景温、李景庄便也是什么性格。

    “既不认罪,为何又在这罪状之上画押?莫非你敢戏弄公堂不成?!”李景庄的语气顿时变得严厉起来。

    “哼!”李浈还未答话,便只见莫三冷哼一声,显然对于李景庄的态度很不满意。

    莫三只哼了一声,但此时李景庄却不干了,当即拍案而起,冲两班衙役怒道:“何人擅闯公堂,还不与我拿下!”

    衙役闻言一愣,相互对视一眼但却谁也不敢动手。

    “你敢!”莫三此时横跨一步立在大堂中央,对李景庄怒目而视。

    李景庄冷笑一声,道:“好!本使乃受朝廷之命来此审案,你不过一介武夫谁给你的胆子在此撒泼?难不成严兵马使想造反不成?!若你真有胆子尽可上前杀了本官,若没胆子便给本官滚出大堂!”

    此言一出,不仅裴田、郑林二人面色大变,就连莫三都不禁为之一怔,以往他碰到的斗不过是欺软怕硬的角色,只要自己将手中横刀亮出来,便是朝廷命官也不敢多说半个字,但此时站在自己面前这位显然不吃这一套啊!

    原以为自己能吓得住三人,却不成只吓住了两个,剩下这个竟比自己还硬。

    李景庄这番话对于莫三来说无疑是最有力的反击,造反这个罪名不是他能够承受得起的,更不是严朔承受得起的,所以莫三只有一条路可走,离开这里。

    虽然如此,但此刻的他竟现自己心中竟对这个强硬瘦弱的官员生不出半点仇恨,甚至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年龄算不上多大的官员更值得让自己尊敬。

    莫三犹豫片刻后将横刀入鞘,而后冲李景庄按刀行礼,紧接着向李浈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见莫三离去,裴田此时顿时来了精神,还不待李景庄说话,便冲其笑道:“李御使,方才本官想了想,此案颇为严重,朝廷既然命本官主审那便是对本官的信任,所以......”

    李景庄闻言冷笑一声,却也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地起身又坐回到自己原来的位子上。

    对此,裴田很满意,郑林也很满意,李浈同样很满意,如果让自己面对李景庄的话还真不太好说话,但若是面对裴田这种货色的话倒是好办了。

    正事自己说不来,但若论起扯皮的话,李浈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

    李浈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李浈,再问你一句,你可认罪?”没了莫三的威胁,裴田整个人瞬间变得精神焕。

    “裴使君明鉴,草民真的是冤枉啊!”李浈努力地眨着眼睛想要挤出几滴眼泪,但挤了半天却就是不见半滴。

    两侧衙役见状强忍着笑意纷纷将脸转向一旁,裴田与郑林二人眼巴巴地望着堂下的李浈全神贯注地做着眨眼运动,脸上的肌肉不自觉地抽搐了几下。

    裴田看了看李景庄,却只见李景庄目不转睛地盯着李浈,任凭裴田如何使眼色就是视而不见。

    “唉,这娃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贱了啊!”一旁的李德裕抬眼看了一眼李浈险些笑出声来,心中不禁暗自骂了一声,而后便再度闭着眼睛打起盹来。

    “好,好,你且说说有什么冤屈!”裴田强忍怒意说道。

    “使君再容我片刻!”李浈边说边眨眼。

    “你,你若再眨眼的话本官定大刑伺候!”裴田拍案怒斥。

    李浈闻言后揉了揉酸痛的眼睛,咧嘴笑道:“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