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唐顽主 > 第六十一章 上抵天听
    醉月招。

    自李浈入狱之后,程伶儿的心便没有一刻安静过,虽然她和萧良一样不过是受人之命,但萧良与李浈更多的是责任,而自己与李浈除此之外还多了一样东西,亲情。

    虽然与李浈相处的日子不过才区区五年,两人见面的时间却还要短一些,但女人的感情天生就比男人更复杂,也更容易付出。

    程伶儿与李浈之间的感情并非男女之情,而只是纯粹的姐弟情谊,这也注定了她势必会付出得更多。

    “娘子,前阵子李府尹交代娘子送出的密信想来也该到长安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月儿自幼便跟着程伶儿,两人之间早已养成了一种特殊的默契。

    正如现在,程伶儿只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月儿便立刻知道其心中所想,心中所忧。

    程伶儿闻言轻轻点了点头,道:“无奈江陵距离长安路途遥远,即便到了长安也只怕远水难解近渴!”

    “娘子这便多虑了,李府尹既然说一切都已安排妥当,那么就定然万无一失,何况还有萧良那根木头,再不成还有王婆,娘子不过是一介女流,手无缚鸡之力,再怎么操心也只于事无补的!”月儿开口劝道,这几日来月儿的这番话不知重复了多少遍,但程伶儿却依旧整日愁眉不展,短短几日的功夫,整个人看上去似乎消瘦了许多。

    “唉,总之我该做的都做了,若还不能救他一命的话,我......”

    “娘子切莫胡言乱语,少郎君定会相安无事的!”月儿直接打断了程伶儿的话,言语之间焦急之色尽显。

    ......

    与此同时,长安城外。

    自武宗废佛之后,天下寺庙毁损大半,如眼前这样的小庙更是当其冲,虽然宣宗继位后正在着力于恢复部分寺庙,但如这种只有区区一间正堂的庙宇也只能沦落于彻底废弃的下场。

    透过门额上那张满布灰尘的牌匾可以依稀辨认出“观音阁”三个字,堂内那座观音法像已经残破不堪,除了一张三条腿的供案之外便再无其他。

    一名眉清目秀的少年缓步而入,这是他这个月来第二次来这里了,事实上他每个月都会来这里两次,而这个习惯他整整保持了五年。

    少年径直绕道观音像后侧,而后吃力地将石像挪开寸许,但就在此时少年眼前一亮,一封蜡封完好的信笺赫然入目。

    这是少年五年来第一次没有空手而归,他的脸上略带兴奋,但更多的却是不安。

    现信笺后少年并没有立刻去拿,而是快步跑到堂外警惕地四下张望了一番后方才重新进入正堂。

    少年小心翼翼地将信笺揣入怀中,而后将观音像挪回原位,这才狂奔着顺着原路返回。

    ......

    大明宫,含凉殿。

    七月的长安虽与江陵府那般的潮热闷湿截然不同,但燥热的暑气却更让人心中烦躁不安。

    但这只是相对于寻常百姓家而言,若说整座长安城最凉爽的地方,那便要数这座含凉殿了。

    含凉殿依水而建,并引水环绕殿周四壁,最后以水力推动一台巨大的竹扇,水激扇车,人处其中风猎衣襟,四隅积水帘飞洒,凉风习习,将外面的暑气尽数消去。

    此时在含凉殿内,一名身形略显瘦削的中年男子安坐于胡床之上,其身着黄袍衫,头戴翼善冠,腰系九环带,足蹬**靴,正手捧一册“贞观政要”仔细翻阅,颌下一缕青须随着竹扇吹出的清风微微摆动。

    而此人便是当今天子,李忱。

    大器晚成这四个字用在其身毫不为过,是褒奖,也是一种难以言说的责任。

    李忱看得仔细,以至于连门外进来的一名宦官都毫无察觉,而那宦官虽一脸的焦急之色,却也不敢唐突惊扰,只静静地立在一侧垂不语。

    宦官姓王,名归长,字翰青,官居内侍监,为内廷宦官之,时年不过四十岁的他能坐到这个位子凭的不仅仅是运气,更多的还是凭着三样东西:一双解意眼、一颗玲珑心和一张莲花口。

    而王归长能在占拥立之功的仇公武和马(元)贽二人中脱颖而出,又深得宣宗器重,则足以想见其确实拥有过人之处。

    或许是低头的时间过久,李忱觉得脖颈有些酸痛,一抬眼却正看见王归长站在身侧。

    “翰青到此何为?”李忱将手中的《贞观政要》缓缓合上,伸手揉了揉脖颈随口问道。

    王归长闻言示意一旁的几名侍女退下,而后又将门窗关好之后,这才重新回到李忱身侧,而后自怀中取出一封信笺,道:“大家,这是江陵府送来的!”

    一听此言,李忱当即面色一紧,伸手接过信笺迅除掉封蜡,不知为何,李忱在打开信笺的过程中,双手竟是有些微微颤抖。

    而其只看了一眼,脸色便瞬间变得有些难看,待其看完之后,更是怒声喝道:“私扣奏疏,白敏中难道想造反不成?!”

    说着,李忱将手中的密信递给王归长,王归长略有犹豫之色。

    “朕要你看,看看白敏中是如何谋害朕的儿子!如何擅弄专权为害朕的天下的!”李忱豁然起身,同时将密信重重地甩在了王归长的手中。

    王归长闻言赶忙拿起细细端详,看完一遍后将密信重新折好轻轻放在几案之上,但却依旧不一言。

    身为内廷总管,他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尽管陛下主动让自己看,但并不代表自己就可以说。

    有时候聪明人和愚蠢的人也仅仅只有这一句话的阻隔,王归长是聪明人,所以他知道自己不能说。

    “看完了?”李忱怒意未消。

    “嗯!”王归长点了点头应道。

    “如何?”李忱又问。

    “大家自有决断,老奴为內侍,于法于理都不该涉及朝政!”王归长的语气不卑不亢、不紧不慢,但却恭敬有加。

    李忱闻言后轻轻点了点头,脸上现出一丝赞许之意,而这也正是他如此信任王归长的理由,方才那一问既是试探,也是褒奖,试探这个人是否还值得自己信任;褒奖这个人一直以来的忠心。

    “宣白敏中,朕要问问他到底是何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