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大唐顽主 > 第六十二章 圣心难测

第六十二章 圣心难测

        少倾。

        白敏中一脸惶恐地出现在了李忱面前,当其看到李忱阴沉的脸色之后心中顿时泛起一阵寒意。

        “臣白敏中见过陛下!”白敏中顿而拜,但却始终不敢抬头看李忱一眼。

        “白相可知朕传你来此所为何事?”李忱面带冷意地问道。

        “恕臣愚钝,还请陛下明示!”白敏中再度顿。

        “哼!白用晦!你好大的胆子!”

        李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很平缓,甚至听上去完全不似是在怒,但即便如此,白敏中闻言后还是顿时冷汗淋漓,同时心中倍感疑惑。

        “请陛下恕罪,臣罪该万死!”白敏中战战兢兢地应道。

        “你的确罪该万死,你擅弄专权败坏朕的江山,便是杀你一万次也难解朕心头之恨!”李忱依旧不紧不慢地说道,但目光中却陡然迸出一道凌厉的杀意。

        白敏中闻言顿时一愣,面上不解之色更甚,随即硬着头皮说道:“请陛下明鉴,臣自登相位以来无不铭记陛下恩德,若说臣才疏学浅无法胜任相位,那么臣无话可说,但若说臣擅弄专权,臣不敢苟同!”

        “哦?那么你的意思是朕冤枉你了?”李忱反问。

        白敏中垂不语,但看得出其心中的不甘。

        见状之后,李忱幽幽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朕来问你,这些日子各地送来的奏疏,朕看到的可是全部?”

        此言一出,白敏中顿时为之一惊,自己扣了李德裕的奏疏这是不争的事实,即便是三省六部也仅仅是中书侍郎韦琮、尚书右仆射郑肃以及刑部的几位侍郎看过这道奏疏,即便是出的批复也没有经过门下省的审核,所以照此来看几乎不太可能是以上这些人泄露的。

        想到这里,白敏中顿时感到胆战心惊,都说圣心难测,此刻自己方才真正体会到这四个字的恐怖之处,没有人知道这位从不显山露水的新君到底都知道些什么,到底拥有什么样的途经来洞察秋毫。

        白敏中只知道,或许自己从现在开始将彻底告别屁股底下这个还没焐热的位子。

        擅弄专权、私扣奏疏的帽子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得起的,至少自己是绝对无法承受的。

        “臣罪该万死,臣只是以为陛下日理万机,如此......”

        “如此小事便不劳朕费心了是不是?”李忱冷笑着说道:“哼!朕现在便告诉你,这天下是朕的天下,朕如何决断不用你来妄自揣测,朕不管前朝如何,在朕登上皇位的那一刻起,就没人能代替朕做出任何决定!”

        白敏中闻言当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当即俯拜道:“臣罪该万死,还请陛下责罚!”

        李忱的这番话无疑说得很重,重到足以给白敏中扣上一个“谋逆、大不敬”的罪名,即便白敏中再傻也听得出李忱的弦外之音。

        “听闻,那刘叔长乃是卿之妹婿?”李忱再度问道。

        饶是含凉殿内凉爽无比,但白敏中此时仍是大汗淋漓,只见其伸手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水,答道:“回禀陛下,确是臣的妹婿!”

        “既然如此,那你如此可算是以权谋私?”李忱收起了脸上的笑意。

        “回陛下,谋害朝廷五品官员本就是十恶之罪,臣着三司使前往江陵府会审也合乎我大唐律法,至于说以权谋私,臣无可辩驳!”白敏中轻声答道。

        “呵呵!”李忱笑了笑,而后一伸手说道:“起来吧,朕传你到此不是来看你辩解的,你将李德裕的奏疏拿来给朕!”

        白敏中闻言一怔,方才还风雨交加一转眼却突然变得风和日丽,这着实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但既然李忱给了个台阶,那么白敏中自然百般庆幸,当即起身答道:“臣这便去取!”

        李忱点了点头,一挥手示意其退下。

        而当白敏中离开之后,李忱原本缓和的脸上当即再度阴云密布,一旁的王归长也依旧从始至终一言不。

        “你是不是觉得朕糊涂?”李忱转而向王归长问道。

        王归长躬身答道:“老奴不敢!”

        闻言之后,李忱轻叹一声,道:“朕新继大统,一些事还需要有人去做,白敏中其人虽擅权专断,但其行事颇得朕心,所以现在朕还需要他!给了恩,也施了威,朕相信他没胆子来造朕的反!”

        “大家明察秋毫,实乃我大唐之万幸,百姓之万幸!”王归长垂答道。

        “好了,你跟了朕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改不了这副刻板的样子,朕信任你不仅仅是因为你懂得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更重要的是你比别人都明白朕的心!”

        王归长闻言想了想后说道:“老奴有一言,不知当说不当说,当问不当问!”

        李忱微微一笑,道:“朕说了,你跟了朕这么多年,你了解朕,朕同样也了解你,你是不是想问朕李德裕之事?”

        王归长闻言赶忙垂答道:“按理说老奴不该多嘴,但此事还望大家斟酌一二!”

        “好了,翰青啊,有些事你不懂,也永远不会懂,朕又何尝不欣赏李太尉呢?你以为朕将其贬到荆南心里就舒坦了?”李忱的脸上泛起一抹苦笑。

        王归长不解。

        “李德裕此人虽为治世之能臣,但同时其为相多年,早已笼络了一批心腹之党,朕不能用,用了便势必会造成一党独大的局面,朕有太多的事要做,不想将心思过多地放在平衡党争的事情上来,所以朕此举也实乃是弃卒保车,弃了一个李德裕,保朕朝廷的安宁!”李忱缓缓说道,但语气中颇带无奈之色。

        王归长闻言后陷入沉默,他不懂得什么帝王之术,也不懂什么弃卒保车,他只知道贬李德裕只是李忱的无奈之举,他也知道李德裕或许终其一生也没了复出的机会。

        “若朕猜的不错,这封奏疏是李太尉故意让白敏中看到的,不出三日,朕料定一定会有另一封奏疏,而那封奏疏才是给朕看的!”李忱淡淡地笑了笑,“若论才智,白敏中与太尉终究是差得太远了啊!”

  http://www.qingkanshu.cc/0_684/3661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