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唐顽主 > 第六十三章 此案难结
    话音方落,便只见白敏中匆匆而入,双手呈上一封奏疏,拜道:“启禀陛下,此乃李文饶所呈奏疏,请圣上御览!”

    王归长接过奏疏转而递到了李忱手中,李忱却看也不看一眼便直接放在了几案之上,转而对白敏中说道:“朕现在重新给你一次机会,立即着手准备三法司会审,朕会派人前往江陵府召回三司使,并命李德裕派精骑押送两人犯入京接受三法司会审,另江陵府尹李承业教子无方,罪责难逃,暂削去其江陵府尹之职,一并随行入京!”

    白敏中闻言后顿时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赶忙叩领旨谢恩。

    待白敏中走后,李忱竟是面露兴奋之色,迫不及待地对王归长说道:“十一年了,朕有十一年未见青鸾了,你说他会不会记得朕?不知他现在是个什么样子,若是长得瘦了朕定饶不了李承业!”

    王归长闻言后也是连连笑道:“是啊,十一年了,说起来大皇子也是老奴看着长大的呢!”

    而此时王归长注意到,正沉浸在无尽思念中的天子李忱,眼眶竟微微有些湿润。

    ......

    对于刚刚经过李忱一番“敲打”之后的白敏中也突然间意识到,自己所谓的恩宠终究还是李忱给的,恃宠而骄这种事情做一次便够了,这一次出人意料地只是言语上的“敲打”,若还有下一次,可能等待自己的便是身体上的“敲打”了。

    白敏中如此想着,同时对于李忱交代下来的事情不敢有一刻耽误,对他来说,不管陛下如何处置这个案子,也不管自己的妹妹、侄儿是否满意,自己如今所能做的便是完全无条件地去执行陛下的旨意,至于结果如何那便不是自己能左右的了。

    ......

    江陵府。

    这个案子已经审了足足有半个月,期间人犯也审过,人证也审过,甚至当日萧良用的那把障刀都已经查验过,至于供词罪状也都一一勘验无误并经两人犯过目画了押。

    裴田与郑林给出的判决为斩立决,按理说也早应该上报三司等候最终的审核批复,虽然拖的时间久了些,但终究是没负了白敏中的意思,不过让二人头疼不已的却是李景庄在这个节骨眼提出了异议。

    “李文己,你这是何意?既然证据确凿,那便应该上报三司等候批复!延误了日程你个小小的从八品监察御史吃罪不起!”裴田跳着脚大声呵斥道。

    “是啊,李御使,不管怎样,这是白相交代下来的案子,而且此案已是板上钉钉的铁案,任你查出大天来也不可能有第二种结果!”郑林也在一旁劝道。

    李景庄闻言后却是梗着脖子说道:“下官心中只知陛下,不知有白相。而且此案证据确凿不假,但依我大唐律例,凡属命案必须要请仵作验过尸身之后才能结案,所以此案若想结案,则必须验尸之后方可!”

    “你这不是胡闹么!一来这刘叔长刚刚入葬;二来在我等到来之前早已有仵作验过!你又何必多此一举!”裴田拍着几案暴跳如雷。

    “裴使君都说了是我等到来之前,那么既然朝廷派我等重审此案,那么就必须重新验过才行!否则下官不能署名!”李景庄面无表情,不紧不慢地说道。

    “你......”裴田顿时语塞,同时又一次地在心中默默地问候着李氏先祖,而且是只限于女性的那种。

    郑林也是彻底没了话,因为按照唐律的确应该重新验尸,只不过大部分证据确凿的命案都不会这么做,一来亡者家属必然意见很大,二来这一来一去的程序颇为繁琐,所以这个规定也便逐渐成了一句空言。

    但令裴、郑二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李景庄竟食古不化到如此境地,明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却偏生自找麻烦。

    但无奈,李景庄代表的是御史台,既然为三司使会审,那么上报三司的奏疏上就必须有李景庄的署名,否则这道奏疏就不能上报,即便报了上去,御史台看到没有自己人的签字也不会参与其中,如此一来三司变成了两司,这便成了朝廷的笑话,等于在天子的脸上扇了一个脆生生的耳光,而且还是响彻四方的那种。

    没人能担得起这个责任,裴、郑二人更吃罪不起,所以也只能在这里跟李景庄耗着,每日对其展开舆论攻势。

    但令二人崩溃的是,这李景庄偏偏是个软硬不吃的主儿,任凭二人如何劝诫就是坚持开棺验尸。

    不得已之下二人只得来刘家说明原委以期能够同意开棺验尸,但结果可想而知,刘睿的正室白氏坚决不同意,其为白敏中胞妹,二人自然也不敢以权相压,只得郁郁而归准备写信将此事报与白敏中。

    ......

    州狱。

    李浈百无聊赖地翘着脚坐在几案之上,身侧是严恒、刘弘和李漠三人,除李漠之外,严恒与刘弘一脸的谄媚之色。

    “嘿嘿,大郎,事情俺已经办得差不多了,那匹大宛马的事......”严恒咧着大嘴笑道。

    “罢了罢了,看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那匹马你便自己留着吧!”李浈颇为不耐烦地说道。

    “嘿嘿,大郎,这几日俺表现得也不错吧!”刘弘紧接着咧嘴笑道。

    “嗯,还行,还行!”

    “那前阵子俺给你的钱......”

    “嗯?这人是谁?严恒,给我把他赶出去!快,快!狱卒,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放陌生人进来,这样我的人身安全很没保障的!”

    刘弘:“......”

    少倾,“陌生人”终于被严恒和狱卒“请”了出去,李浈这才心满意足地笑了笑,同时口中喃喃自语道:“自己的钱被人惦记的滋味果然很不舒服啊!”

    “赵婉如何了?”李浈转而向李漠问道。

    李漠闻言眉头一皱,道:“这女人真怪,前阵子还央求要来,最近我去请她都不来,不过倒是看她经常去宁恩寺,难不成是要请宁恩寺的和尚为阿兄准备做法事?”

    李浈闻言白了一眼李漠,道:“不来也好,清静!”

    “哦,那好吧,待我回去便告诉她以后不用来了!”李漠很认真地点了点头答道。

    “你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