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唐顽主 > 第六十八章 字字珠玑
    “不错,正是李浈!”李德裕抬头望向窗外,目光显得深邃而复杂。

    “陛下至今未曾立后,在郓王李温、雍王李渼、雅王李泾、夔王李滋、庆王李沂中只有郓王与李浈年岁相近,其余诸王尚为年幼,所以在皇储问题上李浈与郓王之间势必会有一些较量!而郓王之母晁美人深得陛下宠幸,李浈若想争皇储的话不是没可能,但是势必要费上一番周折!”

    “这......”李承业有些不知所措,虽然养了李浈十一年,但是这个问题却从未想过,此时李德裕突然提出来,李承业的心顿时变得异常紧张。

    毕竟自己以前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令,即便现如今坐上了江陵府尹的位子,但皇储之争还是离自己太过遥远了。

    而现在随着李浈身份逐渐暴露,这个问题不可避免地呈现在了李承业面前。

    对于这些,李承业完全没有经验,更不知如何去做。

    “而且你别忘了,晁美人的女儿万寿公主也深得陛下宠溺,如此一来李浈所处的位置也便越堪忧!”

    “可,依李浈的性子怕是对这皇储之位并不感兴趣啊!”李承业深知李浈脾性,就目前而言,李浈那副见钱眼开好吃懒做的性子,漫说其对皇位不感兴趣,即便当上了皇帝怕也是大唐之祸,而且是遗臭万年那种。

    李德裕闻言笑了笑,道:“子允身处荆南远离朝堂,对于朝堂上的事知之甚少,换句话说吧,即便李浈没有这个心思,谁相信呢?对于郓王和晁美人来说,这种事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

    “所以,无论李浈有没有这个心思,晁美人和郓王势必都不会放过李浈,自古以来为了争夺储君,手足相残的事情还少么?”

    此言一出,李承业顿时冷汗淋漓,李德裕所言不错,无论李浈有没有这个心思,但其始终都是皇储有力竞争者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所以晁美人与郓王都不得不对其进行打压。

    “那还望使君不吝赐教!”李承业赶忙起身又冲李德裕躬身行礼。

    “呵呵,子允以为老夫此次前来就是找你麻烦的?”李德裕摆了摆手示意李承业坐下说话。

    “李浈此子看似顽虐,但骨子里却有着一种坚守,正如刘睿这件事,为了一个素昧平生的民女而去公然挑衅朝廷五品官员,试问此举谁做得出来?老夫平生嫉恶如仇,但自问也没李浈这样的勇气!”

    李承业闻言轻轻点了点头,一时间陷入沉思。

    “而且李浈心思之缜密远常人,就连老夫也曾一时疏忽上了他的当,虽说都是些见不得光的雕虫小技,但有时候这种小伎俩却能做出一番大事来,说句大不敬的话,当初陛下装疯卖傻十数年,这何尝又不是小伎俩呢?但谁也不曾想到笑到最后的却正是陛下!”

    说到这里,李德裕的脸上现出一丝无奈,当初武宗迫害光王一事,虽说自己并未参与其中,但或多或少自己都难逃干系。

    若是照此说来,自己落得如今这般田地也许正是咎由自取。

    李承业自然不知道此时李德裕心中所想,此刻的他正面临着一个艰难的抉择。

    争与不争的抉择,帮与不帮的抉择。但,争又如何去争?帮又如何去帮?李承业茫然无措。

    正在此时,却听李德裕又道:“李浈如今所面临的问题在于朝中尚无根基,这是好事,但也是坏事!”

    李承业闻言有些不解,这句话无论如何听起来也不像是好事。

    “呵呵,之所以说是好事,是因为就在这时候最容易得到陛下的信任,一来为补偿这十一年的亏欠,二来么,也最容易笼络一批人的心!”

    “笼络人心?当今陛下最恨党争,若是如此的话岂不是......”李承业欲言又止,要说起党争,自己面前这位不就是李党魁么?

    “岂不是等于结党营私,对么?”李德裕微微一笑。

    李承业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李德裕却是朗声大笑,道:“子允虽身在庙堂内,却还未看破庙堂事,纵观世事只要有利益便一定有争斗,党争是不可避免的,关键在于陛下如何去平衡!平衡得巧妙便是朝廷之福,天下之福,平衡得拙劣便是朝廷之祸,天下之祸!”

    “若没有李浈的存在,那么朝堂之上众臣势必会对郓王百般阿谀奉承,若郓王贤德还好,若是昏聩无能的话势必亲奸佞而远贤臣,那叫陛下如何能放心得下?但现在李浈出现了,一切就都有了无限可能!”

    “陛下也有了另一个选择,所以这在陛下看来算不得党争,充其量不过是个考量自己儿子的好机会!在这个巨大的利益面前,孰优孰劣一览无余!”

    说罢之后,李德裕又笑了笑,看了李承业一眼,又接着说道:“所以无论此次陛下留你在京城还是调你入藩镇,子允都必须趁此机会为李浈拉拢一些贤德之臣,以后势必会派上大用场!”

    李承业闻言之后点了点头,李德裕的一番话彻底点醒了自己,但同时也令自己的双肩更添了一副重担,原以为陛下认了李浈后自己会轻松一些,但现在看来自己终究是想得太过简单了。

    “我已命严朔挑选了五百精骑护送你们入京,想来这一路上也安全无虞了,你明日准备一下,后天一早便出吧!”李德裕起身拍了拍李承业的肩头轻声说道。

    “那使君......”李承业终究心怀歉意,若非自己那一封密奏,想必此时一切正按照李德裕所计划的那样走下去,甚至李德裕会因此重返朝堂。

    但现在,自己亲手断了李德裕的这条路,也断了李德裕心中仅存的那一线希望。

    似乎察觉到了李承业心中的不安,只见李德裕大笑道:“哈哈哈!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老夫的运数已尽,怪不得别人,而且若是李浈日后继承大统,那老夫还是有机会的!”

    李承业闻言心中更觉难受,但此时此刻也只得连连点头称是。

    “好了,原本老夫是来找你算账的,怎么到头来倒像是老夫做了错事!呵呵,不说了,老夫吃茶的时间到了,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