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唐顽主 > 第七十二章 太平将军
    “想说什么便直说好了,我若能办到一定帮你!”李浈笑道。

    赵婉想了想,道:“只求少郎君以后莫要说什么将奴家嫁了的话了!”

    李浈一愣,而后点了点头尴尬地笑道:“那好吧!”

    赵婉见状不禁失笑道:“以前奴家认识的少郎君可不似你这般老实!”

    “那你喜欢以前的还是现在的?”李浈紧接着问道。

    “还是以前的少郎君可爱些,虽说同样顽劣了些,但总是与别人不一样,您是个好人!”赵婉郑重地答道。

    “还有二郎,平日里地呆呆傻傻的,但似乎什么都不怕!严恒呢,说话太难听了些,但是很讲义气,刘弘倒像是个读书人,但是文静中又带着些粗犷,总之你们都是好人!能遇到你们,不知是奴家几辈子修来的福分!”赵婉将双臂拄在床榻上,一脸的幸福。

    李浈闻言点了点头,“都是好兄弟!”

    说罢之后与赵婉一同望着面前那道冰冷的墙壁,脸上洋溢着欣慰的笑。

    ......

    翌日,天色未明,当江陵府还沉浸在在睡梦中的时候,城门之外五百精骑已是列队待。

    夜幕中,在城头火把的映照下,两队铁灰色的明光甲闪烁着幽幽的光华,角弓箭箙,横刀铁枪,使得周遭气氛变得异常庄重肃穆。

    队骑兵肩扛一面红色“田”字战旗,战旗四周饰以虎纹,在微风中徐徐飘动,无形之中又为这两队骑兵增加了些肃杀之气。

    为一骑乃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大汉,生得宽额阔目,浓眉豹眼,手中提着一杆长达十余尺的马槊,两尺槊锋寒光毕现,只往那里一站便足以让人望而生畏。

    此人便是严朔亲卫骑兵的牙将田安,字公显,曾与严朔同在雄武军任职,当严朔还是雄武军一名校尉的时候,田安便已是一名偏将,当严朔做了左厢兵马使时,他还是一名偏将。

    并非其勇武与才能不足,恰恰相反,当时放眼整个雄武军能够与田安一较高下之人也不出一手之数,只是因其不善言辞又耿直暴虐,常常顶撞上峰,所以也便一直得不到升迁。

    但即便如此,每每上阵之时田安必身先士卒,一杆马槊不知挑落了多少敌军战将,因幽州平叛时为严朔挡下一箭,从此被严朔视为兄弟,严朔调任荆南都知兵马使时也一并将其向张仲武要了过来。

    自调任荆南之后,虽地处帝国腹地不似he北三镇那般动荡,但也时常有流寇悍匪出没,但只要那面“田”字战旗甫一出现,所到之处无不重归平静,由此当地百姓都唤其为“太平将军”

    不过尽管如此,严朔也极少派田安执行什么任务,每次例行外出巡视辖地,严朔都会让田安在大营坐镇,一则自己信得过田安;二则自那次为自己挡下一箭后,其胸口旧伤便迁延不愈,严朔意在免除其长途奔波之苦。

    但如今,李浈的身份让严朔不得不派出自己麾下这名猛将,唯有如此,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正在此时,沉重的城门缓缓开启,在一行人的陪同之下,李浈揉着惺忪的睡眼出现在了田安面前。

    “见过李使君、李府尹!”田安冲李德裕与李承业微微颔。

    “唉,在下已不是什么府尹了,将军切莫再如此称呼了!”李承业苦笑着说道。

    “哎!俺认你这个府尹你就是府尹,永远都是府尹!”严朔伸出一只大手用力地拍了拍李承业的肩头说道。

    “各位叔伯前辈,咱们非得这么早走么?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就不能让我多睡会?”李浈打着哈欠一脸的欠揍表情。

    “小个屁!这马上就到了加冠的年龄了,还是这么一副吃奶的样子,成何体统?!想当初俺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早便开始上战场了!”严朔抬手冲李浈的脑壳上拍了一巴掌。

    “啊?可我还有四年才加冠啊!”李浈揉着脑袋争辩道。

    “加个屁!大人说话小孩子还敢顶嘴?!”严朔劈手又是一巴掌。

    李浈瞬间感觉有点懵,冲李承业问道:“阿耶,那我到底是小,还是不小?”

    此时严恒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凑到李浈耳畔低声说道:“你看,体会到俺的痛苦了吧!”

    李浈闻言点了点头,而后很同情地冲严恒说道:“嗯,不得不说你能活到现在就是个奇迹啊!”

    “好了,别再磨蹭了,眼看这天就要亮了,趁着人少快些上路吧!”李德裕在一旁催促道。

    李承业点了点头冲严朔说道:“武正兄,我家二郎就交给你照顾了!”

    “哎,子允尽说些见外的话,有俺在你尽管放心!”严朔拍着胸脯说道。

    说到这里,李浈与严恒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而后不约而同地看了看李漠,露出深深的同情之色。

    一直没有说话的李漠闻言顿时打了个激灵,瞬间体会到与萧良学剑是件多么美好的事啊。

    “公显,一路小心!”严朔冲田安拱手说道。

    “不敢辱命!”田安扬了扬手中的马槊。

    “少郎君等等!”

    正在此时,只听远处传来一道呼声。

    “赵婉?”李浈讶异道。

    只见赵婉身着一袭男装,气喘吁吁地一路跑到李浈跟前,冲李承业等人逐一行礼后,说道:“李府尹,求你让我同去吧,一路之上你们也好有个人照应!”

    李承业正要拒绝,却只听李德裕说道:“这女娃子去了也好,一来正如她所说的有个照应,二来你们别忘了她可是此案的重要人证,有用得着的时候!”

    “不错,使君所言有理,另外刘府那个总管俺明日也派人送到京城,这个人证更重要些!”严朔点了点头说道。

    “刘府总管?他愿意作证?”李承业讶异道。

    “愿个屁!俺直接将他绑了,不愿意也得愿意!”严朔瞪着眼睛说道。

    “唉,你这又是何苦?”李浈冲赵婉摇了摇头叹道。

    “少郎君莫怪,既说了生死相随,赵婉便一定会做到!”赵婉低着头嘴里小声嘟囔着。

    “好了!快些上路吧!”李德裕再度催促道。

    李浈闻言正想迈上牛车,刚上去一条腿便被严朔一把拽了下来,“你个男人坐什么车!给俺骑马去!”

    李浈苦哈哈地望着赵婉被严朔扶上牛车,而后一脸懵逼地独自跨上了马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