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大唐顽主 > 第一百六十九章 郑畋的计谋

第一百六十九章 郑畋的计谋

        尽管刘贯已经猜到段崇简一定会做出这个决定,但闻言之后仍是不无担忧地说道:“可若是他死在了我们的地界,若是朝廷追查下来如何交代?”

        段崇简白了一眼刘贯,道:“死在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死?因何而死!”

        刘贯闻言想了想,随即脸上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下官明白了!”

        “真的明白了?”段崇简问。

        “真的明白了!”

        ......

        自义丰至安平不过数百里的路程,只半日的时间,三千铁骑便已横渡沱水抵达深州境内。

        而当李浈到达深州之后,望着眼前一处处荒芜的土地,脸上神情显得愈阴冷。

        虽然义丰与安平仅仅一条沱水相隔,但看上去却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义丰之地虽不及安平肥沃,又经历的是同样的一场旱灾,义丰却是鲜见有荒芜之地,而安平虽说不上是饿殍遍野,但却也好不了多少。

        “还有多久到安平县城?”李浈冷声问道。

        “回将军,还有两个时辰的路程!”身侧一名卢龙旅帅答道。

        闻言之后,李浈只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此时只见高骈轻声问道:“泽远,到了安平之后,你有何打算?”

        不待李浈答话,便只听骨朵达撇嘴说道:“这还用问,将那县令的脑袋砍了再说!”

        闻言之后,李浈转而看了看骨朵达和高骈二人,而后脸上再度泛起那抹森寒的笑,逐字逐句地说道:“凡当晚参与之人,一个不留!”

        说罢之后,李浈率先策马向前狂奔而去,而高骈与骨朵达二人相对无言,随即紧随其后而去。

        三千铁骑滚滚而去,在身后只留下了一道遮天蔽日的尘幕,如同一条横贯东西的黑色云彩,死亡之云。

        与此同时,义丰县。

        县衙后庭的一处屋内,被反绑了双手的郑畋已是破口大骂了整整半日,而且似乎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严恒捂着双耳一脸苦楚地守在屋外,口中却不断央求道:“台文兄,求你你莫要再骂了,你若是实在想出气的话,等大郎回来骂他个痛快,如今你在这里便是骂破了大天他也听不到半个字!”

        “呸!你这憨货,若是此番李浈出了什么岔子,看你那狗头如何保得住......”

        正在此时,只见张直方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一脸同情地望着严恒低声问道:“我这饭都吃了三顿了,怎么他还在骂?”

        严恒闻言后一把将张直方拉到自己身旁,说道:“要不你来守一会?”

        张直方一听此言正要逃跑,却只听屋内传来郑畋的声音:“张方进!你若不想死的话便进来说话!你若是想死的话我劝你赶紧回幽州准备几口棺材!”

        闻言之后,张直方顿时来了脾气,一脚将门踹开,指着郑畋怒声道:“你这书呆子凭白咒我作甚?是泽远下的命令,严恒亲手绑了你,与我何干?”

        严恒闻言顿时有种想在张直方背后狠狠踹上一脚的冲动。

        不料郑畋却是冷哼一声道:“但兵是你给的,不是么?”

        张直方闻言一愣,仔细想了想后似乎觉得郑畋说得也有道理,但口中却是不肯服软,道:“那又怎样?一个小小的安平县令,杀了便杀了,况且他们动手在先!”

        郑畋闻言却是冷笑一声,道“那我问你,泽远走后你都做了什么?”

        “自然是在这里等他回来!”张直方立刻答道。

        “哼!憨货!那我再问你,这深州的郡兵有多少?”郑畋又问。

        “五千!”张直方说完之后,紧接着又说道:“不过这五千郡兵分守在各处,想要短时间内征调起来也绝无可能,泽远只是前去安平,所以有我那三千铁骑足矣!”

        “蠢货!你就不想想,只凭这小小的安平县令,若没有深州刺史的授意,他怎么就胆敢拘禁朝廷任命的幽州刺史?另外,深州刺史要较幽州刺史低上整整一个品阶,段崇简怎么又敢做出如此授意?”郑畋接连几个问题,却让张直方瞬间如堕冰窟。

        郑畋这番话的意思很明显,这一切只怕都是一个人的授意,那便是成德节度使王元逵,即便并非其授意,至少也是王元逵放纵下属而为。

        既然如此,那么李浈此去便凭白多了几分危险,即便深州郡兵在短时间内无法迅调集,但在段崇简,甚至王元逵的默许下,安平周边各县的郡兵必然前往支援,到时只需要将李浈拖住一日,那么深州郡兵主力甚至成德军必然亲至,如此一来,最终鹿死谁手倒是真的不好说了,说不得连李浈带自己这三千兵马都要折进去。

        想到这里,张直方不由得冷汗淋漓,严恒也是面如死灰,若非郑畋想到了这一层厉害关系的话,事情恐怕只会越来越糟。

        “那......那现在该如何是好?”张直方赶忙上前亲手为郑畋松绑,同时口中焦急地问道。

        却不料郑畋一闪身骂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这憨货还顾我作甚,赶紧前去调集定州兵马!”

        张直方闻言后顿时一脸的无奈,道:“可调集定州兵马需要阿耶的兵符啊!”

        “此去幽州需要多久?”郑畋马上又问。

        “来回至少需要六七日!”

        “不行!太晚了!总之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必须在两日之内调集定州兵马,否则一切晚矣!”郑畋气急败坏地吼道。

        张直方闻言也是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见状之后,郑畋略一思索,紧接着问道:“定州兵马使此人如何?”

        “此人曾是雄武军旧部,对阿耶自然忠心不二!”张直方马上答道。

        “如此甚好,若你出了事,想必他也不敢拖延时间!”

        闻言之后,张直方恍然大悟,面带喜色地说道:“你的意思是,假借我出兵深州被困,而后向定州求援?!”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只是日后你免不了要受军法处置,你可愿意?”郑畋紧紧盯着张直方,素来冷静的他却早已是将心提至喉咙,

        郑畋最害怕的是张直方会断然拒绝,毕竟此番其不仅没有完成张仲武交代的任务,而且私自兵犯深州,又设计诓骗定州兵马,这其中的每一条都足以让张直方的脑袋掉上几次的了,便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张仲武也绝不可能视若无睹。

        但却不料张直方几乎想也没想地便立刻答道:“好!便依你所言!”(未完待续。)

  http://www.qingkanshu.cc/0_684/4228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