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三章 晋升比试(求收藏!)
    山脚下,一处竹林间,一间微小的茅屋,就是余星海平时的住所,经过一段时间的行走,他终于回到了此处。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坐在床榻前,余星海并没有打坐修炼,而是低头沉思,整理起他的思绪。

    他自仙界堕落凡尘,成为一名毫无修为的凡人,面对另一个陌生世界,若想成为世间的至强者,追求长生之道,必要有远虑。

    以目前情况,他急需一批大量的修炼资源,用来提升修为,但此刻手中除了从若倾城那儿借来的三百下品灵石之外,算是一无所有。

    作为仙界曾经的大罗金仙,脑子里自然拥有着百般法子,可以快拥有大量的修炼资源,比如炼丹、炼器、制符、布阵、贩卖功法等。

    可惜,只有三百下品灵石,炼丹炼器都不切实际,单单两者所需的材料他就购买不起,更别提炼丹炼器所需的炉鼎了。

    不过,制符倒可以考虑,只因制符所需的材料并不算什么珍稀材料,三百下品灵石应该足以。

    至于贩卖功法,如此的事情,如非逼不得已,他是不想干这种有违功德之事。

    “看来,目前只能购买一些妖兽皮和妖兽血,制作几张符咒拿去卖,以此换取急需的修炼资源了!”余星海喃喃自语了一句。

    心中想好解决修炼资源之法后,他从怀中拿出那瓶装着蕴灵丹的玉瓶,轻轻的揭开瓶塞。

    瓶塞揭开的刹那,一股蕴含着浓郁药香味的灵气扑鼻而来,四溢在空气中,一时间,整个茅屋充盈着浓郁的药香味。

    余星海往瓶嘴内瞄了一眼,现其内装有五粒指头大小,淡青色的蕴灵丹。

    蕴灵丹属一阶灵丹,功效乃是给炼气期修士温养经脉,提升修为所用。

    眼前这五粒蕴灵丹,为一阶下品丹药,品次当属最低的那种。

    虽然低了点,但这好歹也是若倾城的一番心意,再说,此刻的他,正需要这样的丹药提升自身的修为,也没什么可选的。

    低头略一沉吟,随即倒出瓶内的五粒蕴灵丹,张嘴一把吞了进去。请看Ω∮书WwΩWΩ.QingKanShu.cC

    此举,若是被其他修士目睹,定会大骂其暴殄天物,哪有人服用丹药如此服法的。

    这简直就是浪费,对于寻常人来说,一粒丹药的药力都足够他人吸纳大半天,何况一连五粒,药力在体内一旦不能及时吸纳,就会消散流失掉。

    再说,五粒蕴灵丹所蕴含的药力异常庞大,寻常之人被药力中携带的灵力冲击,定会导致经脉凌乱,甚至爆裂都有可能。

    可惜,余星海并不是寻常人,有着逆天功法以及仙人的体质,能够短时间内吸纳所有药力且不被强大的灵力破坏经脉。

    修炼无岁月,三天眨眼而过,有着五粒蕴灵丹的辅助,这天,余星海终于将修为提升到炼气一层圆满之境,距离突破炼气二层仅隔一线。

    他有信心,只要再有灵丹妙药的辅助,凭借吞天诀的逆天威能,定能一举突破。

    吐出一口浊气,缓缓的散掉体内运转的灵力,余星海睁开紧闭了三天的眼睛。

    观屋外日光,时值正午,于是伸了一个懒腰,缓缓的从床榻上站了起来。

    “修为又精进了一些,比我想象中还快了一些,且元神也恢复了一丝,虽与如今的修为境界稍有差异,不过这是一个好兆头!”余星海微笑着,自语了一句。

    “是时候去外宗制符峰的制符殿看看,购买一些制符使用的材料回来了!”

    制符殿在八座山峰的制符峰半山处,当属宗门内最大的符咒资源交易之所。

    其实,古道宗的八座山峰都有不同的名字以及管辖不同的修炼资源。

    就好比余星海如今所处的山峰,叫灵药峰,其半山处有座灵药殿供宗内弟子交易。

    除此之外,还有炼器峰、灵阵峰、功法峰、灵兽峰、灵石峰、御剑峰,中间最大的那座山峰叫古道峰。

    不同的山峰掌管着宗内不同的资源,同时所属的弟子也掌握着不同的技能。

    比如灵药峰的弟子擅长种植灵药、炼制丹药,炼器峰的弟子擅长炼器、修复受损法宝,制符峰的弟子擅长制作符咒等等。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制符峰坐落于正北方向,与西北方向的灵药峰比邻,余星海沿着山脚下的青石古道缓步而行。

    时值正午,青石古道间时不时走过三三两两的古道宗外宗弟子,他们与余星海擦身而过。

    这些外宗弟子观其一副杂役打扮,连多看一眼都不曾。

    想想也是,古道宗在修仙界虽为末流宗门,但好歹也是一个修仙宗门,与凡人相比他们是上仙而后者是蝼蚁。

    修士有他的傲气,至少在凡人面前,他们就是高高在上的上仙。

    走了半个时辰左右,终于行至制符峰的山脚下,看着蜿蜒而上的山道,余星海没有作任何停留,直奔山上而去。

    正行走间,迎面走来两名长相一般的外宗弟子,只见他们边走边交谈,在余星海与他们错身而过的瞬间,忍不住关注了一下两人所交谈的内容。

    “方师兄,据说我们古道宗,内宗天之骄女若倾城最近几日出关了,不知你听说了没?”

    “此事,我早已听说,而且我还听说若师姐此次出关,亲自给我们外宗主持十年一度的晋升比试。”

    “噢!此次晋升比试竟由若师姐亲自主持啊!真是难得啊...”

    “是啊!若师姐平时都不爱管这些繁琐之事,此次亲自主持晋升比试,实在难得!”

    “可我听说最近若师姐已经临近突破筑基四层,在这紧要关头,宗门为何会安排她主持此次的晋升比试?”

    “此事,李师弟你就有所不知了吧!若师姐乃是我们古道宗的天之骄女,自然容不得出现任何岔子。她如此年轻就已经筑基三层圆满,宗门高层自然怕其根基不稳,责令她不可急于求成,应稳固心境方可再作突破。”

    “原来如此...”

    听两人所交谈内容,余星海心中一动,转身叫住了两人。

    “两位师兄请等等,师弟有个问题问问你们!”

    两人本来只顾着交谈,根本就没在意有个杂役自身边走过,当听到他的声音后,双双疑惑的回头。

    “你叫我们?”

    两人看了一眼一身布衣的打扮的余星海,皱了皱眉头,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余星海朝他们抱拳一稽,开口道:“在下外宗弟子余星海见过两位师兄,方才正是师弟我在叫你们!”

    “你也是我们宗门的弟子?”观其一身布衣的杂役打扮,方师兄一阵惊奇。

    “师弟不才,于几天前有幸成为外宗弟子!”余星海一脸谦虚的对其回道。

    不过,说出此言之时,心中却闪过一道念头,心想若倾城也不知道有没给他弄一个外宗弟子的身份。

    两人闻言,不约而同的露出一丝恍然,难怪还穿着杂役穿的布衣,敢情是刚刚成为外宗弟子的杂役。

    “那你叫我们有什么事?”方师兄神色有些倨傲的问道,在其心中,有些高高在上之感。

    余星海并未在意他露出的神色,依然微笑着,谦卑的对他,说道:“师弟我想问问你们,晋升比试是怎么回事!”

    “连这个都不知道,以前你这个杂役是怎么当的,难道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不成?”听其之语,站在方师兄身旁,尚未开过口的李师弟,突然开口对他讽刺了一句,眼中尽是轻蔑。

    闻言,余星海皱了皱眉头,但随即又舒展开来,假装憨厚的挠了挠头,露出一脸的不好意思。

    观其憨厚的模样,方师兄抬手对他的师弟摆了摆,示意他别插嘴,然后才开口对余星海,说道:“晋升比试乃是为古道宗,外宗弟子专门设立的,每十年举行一次。比试主要是斗法,无论修为高低,只要拿下前五名,就可破例成为内宗弟子。”

    “破例?”余星海闻言,疑惑了一下,开口问道:“师兄,这破例是何意,我刚成为外宗弟子尚不知此事,还请解说一二。”

    “此事你都不知,好吧!看在你一句师兄师兄叫的份上,我就给你解说一二!”

    “所谓的破例,就是修为尚未达到晋入内宗资格的炼气七层以下外宗弟子,晋升比试取得前五名,将破例晋入内宗,成为内宗弟子的一员。”

    “众所周知,内宗弟子...”

    听对方所言,余星海算是初步的了解到晋升比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古道宗的外宗弟子只有将修为修炼到炼气七层时,方能晋入内宗,成为内宗弟子。

    而内宗弟子的修炼资源远远要比外宗弟子的修炼资源,要多好几倍,且还会有长老执事之类的宗门元老亲自指导其修炼。

    对于一名寻常外宗修士来说,从一开始修炼至炼气七层,需要经历十多年的光景,甚至更长。

    十多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此次晋升比试,却给那些尚未达到炼气七层,或早已达到炼气六层遇到瓶颈无法突破的外宗弟子提供了一丝机会,若是能够成功晋级,他们将会拚弃外宗弟子的名头,晋入内宗享受内宗弟子的优厚待遇。

    别小看外宗与内宗区别,此中却有天壤之别,一旦晋级成功,受到内宗弟子的优厚待遇,便可一举飞跃,越原本与他们修为相当的外宗弟子,往后无论身份与地位都会与其拉开一道无法预料的差距。

    因此,这十年一度的晋升比试受到无数外宗弟子的热捧,报名参加的外宗弟子更是数不胜数,无数人挤破脑袋都想成功拿下前五名,晋升成为内宗弟子。

    “这位师兄,多谢你的解说,师弟我感激不尽!”

    “呵呵,不用谢,这是师兄应该做的!”

    “那...师兄你忙,师弟我就不再打扰你了。”

    “嗯,你去吧!”

    余星海对其点了点头,缓缓的转身,朝山上走去。

    目睹着渐渐走远的余星海,方师兄的师弟从其身旁缓缓的前走了几步,眼中尽是轻蔑之色。

    嘴里喃喃自语,道:“真是土包子一个,事事都不明还妄图修仙,真是异想天开!”

    “李师弟,一个碰巧修炼出灵力的杂役而已,何必与其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