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仙域凡尘 > 第五章 制符之道(求推荐!)

第五章 制符之道(求推荐!)

        “小友,请坐!”

        封尘指了指红木桌前的木椅,对其说道。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对了,还未请教你叫什么名字。”

        “多谢封殿主赐座,晚辈余星海,乃是外宗灵药峰弟子!”

        “噢,原来是余小友。”封尘轻描淡写的点了点头,走至檀香木架前,拿起笔墨纸砚给其递了过来。

        “余小友,劳烦你将古籍上的内容临摹于此黄纸上。”

        闻言,余星海点了点头,拿起毛笔沾上墨水,故作思索片刻,便在黄纸上写画起来。

        封尘站其身后,默默地观其在纸上写画,只观他先画了一幅太虚符的草图,随后才开始临摹太虚符的简述。

        太虚符乃八阶符咒,当属极难刻画的符咒之一,在修真界乃至仙界都异常稀有,只因它与其他同阶符咒有所不同,此符制作之时需融入符灵方可使用。

        所谓符灵,实质上乃是抓取妖兽之元神,在刻画符缘的某个关键环节中适时融入,使其成为符咒的符灵。

        对于拥有符灵的符咒来说,有两个好处,其一,使用起来较为灵动,符灵可以根据修士的所需,自主控制符咒;其二,可以重复使用,不似其他没有符灵的符咒那般,只能一次性消耗。

        其外,制作太虚符还需刻画很多种繁杂的阵法符文,例如最重要的一个空间阵法、隐匿阵法、封灵阵法等等。

        提到封灵阵法,又不得不提太虚符的另外一个致命缺陷,就是使用此符咒之时,无法动用体内灵力。

        作为如此高阶且逆天的符咒,有利亦有弊,在进入太虚状态之时,只能像凡人一般行走移动,却无法运转灵力以及飞行。

        不过就算如此,此符亦算是逆天符咒,毕竟纵观整个修仙世界,无处不存在着凶险,修士一旦遇到难以应付的危险,即可激此符进入太虚状态,使自身化为虚无之体,看不着亦打不着。

        临摹完太虚符的简述后,余星海紧接着又临摹刻画制作之法,以及刻画制作过程中的心得。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时间一晃,转眼就几个时辰。

        在此期间,他又临摹了十来种符咒的制作方法,都是一些他所知如何刻画制作的高阶符咒。

        诸如七阶的传送符、八阶的临摹符、九阶的界域符,还有阶的仙魔符等等。

        当他将所有临摹好的符咒制作之法交由封尘手中时,后者已经激动得双手在颤抖。

        仅凭他一个小小的宗门长老,何时见过如此高阶且种类繁多的符咒制作之法,就连听说或接触都从未有过。

        如若能将手中的这些高阶符咒制作之法,参悟一丝,哪怕一小部分,他的制符天赋都将会提升一大截。

        一段时间内,封尘处于激动状态,拿着手中的黄纸,甚至忘了余星海的存在。

        随着时间的推移,封尘看着手中的高阶制符之法,激动的心绪渐渐平复,紧接着,一道不好的念头在其脑海衍生,使其浑身一震。

        苍老的面容间,露出一丝后怕之色。

        如此高阶的符咒制作之法,若是被其他宗门或外界的修士得知,定会引起他人的觊觎之心。

        仅凭古道宗如此的末流宗门,如何能保住这份高阶符咒制作之法,恐怕不单会被人生生夺去,甚至会因此给宗门带来灾难。

        “余小友,这些高阶符咒制作之法,除了给我临摹,你还曾有给他人临摹过,或提起过吗?”封尘对他开口,语气中略带沉重之感。

        闻言,余星海,急忙对其,回道:“封殿主,除您之外,晚辈没给任何人临摹或提起过!”

        听其所言,封尘脸上的神色顿时一松,心中舒缓了一口气。

        “余小友,往后你一定要记住,无论如何都不可将你今日所临摹的这些内容透露给任何人,否则你不但会给自个儿招来杀身之祸,而且会给宗门带来不可预料的麻烦!”

        “封长老,这是为何?”余星海故作不明的问道。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余小友啊...你是不明你今日临摹的这些东西对我们修士来说是多么贵重,一旦这些东西泄露出去,定会引起太古仙域的各个势力的觊觎。”

        “届时,凭你炼气一层的修为如何能够躲过那些势力种种手段,还有我们宗门在修仙界的地位,只不过处于末流之列,无论如何都是抵挡不住那些强大势力对这些东西觊觎的!”

        “原来如此!”

        余星海故作恍然大悟,随即对他郑重的点头,对他说道:“封殿主,晚辈一定谨记您今日所说的,不会跟任何人提起这些东西。”

        “好!孺子可教也...”封尘终于放心的点头。

        将所有临摹了高阶符咒制作之法的黄纸折叠好,然后谨慎的将其收入指尖的储物戒。

        观其谨慎模样,余星海心中暗道:“此人果然如我猜测那般,绝非心狠手辣之辈,如此贵重的制符术到其手中,除了激动外,竟未露出丝毫贪婪之色,且还不忘提醒我不可随意透露他人。”

        自编造谎言开始,他就已经开始试探封尘的为人,冒着风险透漏了如此之多,所幸他算是赌中了,此人是值得他结交之辈。

        若说与其结交,凭他目前的修为与地位,是谈不上的,但有一点却是可行,眼前的这位封尘殿主,可是古道宗的元老,他今日若能傍上此人,亦算是给自个儿找了一座稳当当的靠山。

        “余小友,请问你此次来我制符殿所为何事吗?”将所有高阶符咒制作方法收好后,封尘终于将心绪平静了下来,这才想起问他来此地的用意。

        “晚辈此次来此是想购买几张制符所用的妖兽皮与妖兽血,好回去练习制符之道。”

        “你想涉及制符之道?”封尘闻言,眉头不禁皱了皱。

        “是的!”余星海对他点了点头。

        “余小友啊!制符之道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学会的,你如今修为尚浅,作为前辈我奉劝你还是将心思放在修炼上为好,这制符之道,若是你实在有兴趣,可待修为提升上去后再涉及都不迟。”

        封尘所言,余星海心中也异常明朗,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好,制符之道确实如其所说的那般,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学会的。

        但是,此事对于他来说,却不是问题,其中根本的原因在于他本来就会制符之道,只不过如今修为跌落,对于制符之道,无法似以往那般随心所欲。

        沉思了片刻,脑海中快的思索了一下,必须先想好要如何回答对方的话,毕竟对方都将他说得如此明朗,如若让其觉得他是在一意孤行的话,说不准刚刚才在对方心中建立的美好形象就化为乌有,那之前所做的一切就都前功尽弃了。

        思虑了良久,他终于开口对封尘,说道:“封殿主,晚辈只是想粗略的研究一下制符之道,以此试试自个儿在这方面有无天赋,绝对不会耽误修炼的!”

        听其所言,封尘暗自点头,作为一名年轻人有自个儿的志向是可以理解的,很多事情你不去尝试又怎么知道自己到底行还是不行,想当年他封尘也是这么过来的。

        “年轻人有冲劲是好事,既然这样,作为前辈,我就不多无益的话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封尘也不好再说什么,如果说多了,反而会伤了他的自尊心。

        “购买制符材料的事情,你就不用去制符殿购买了,我这儿有不少制符材料,给你一些就是了。”

        说着,封尘抬手从储物戒中,拿出一沓一尺来长,三寸来宽暗黄色的妖兽皮,紧接着又拿出一瓶一尺来高,拳头大小半透明玉瓶,其内装满了暗红色的妖兽血。

        将这些东西放在圆桌上后,封尘想了想,又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支一尺长,有着铜黄色笔杆,专门刻画符咒的符笔。

        “此三样制符所需的材料,你拿去练习制符之道吧!”封尘指了指面前的材料,对其说了一句,随即将所有材料给他推了过去。

        “封殿主,晚辈怎能要您的东西...”余星海露出犹豫之色,有些为难的说道。

        封尘观其表现,暗自点头,心想此子的心性不错,没有贪婪的心性。

        “余小友,拿去吧,你之前给我临摹的那些东西,换作灵石,都可以买下整座制符殿了,我给你的这点东西又算得了什么!”

        闻言,余星海也不再做作,伸手拿起圆桌上的东西,然后从怀中拿出那个装着三百灵石的储物袋,准备将所有东西放入其内。

        此举实属无奈,只因他除了这个储物袋外,没有任何储物之类的法宝。

        观其手中动作,封尘心中一动,开口对他说道:“余师侄,等等,我这里还有一枚储物戒,里面空间比你手中的储物袋要大得多,我留着也没什么用处,倒不如给你使用。”

        余星海听其所言,双目一亮,急忙高兴的对他感激道:“那就感谢封殿主了。”

        “呵呵,不用谢,一枚储物戒而已,值不了多少灵石!”

        封尘自储物戒中拿出一枚古朴储物戒递到他手中,同时想起另外一件事,于是随口对他,问道:“你既然想学习制符之道,那你有没准备好低阶符缘的制作之法?”

        “这个...”余星海接过他手中的储物戒,听其所言,迟疑了片刻。

        封尘看其迟疑的表情,心中顿时有了答案。

        在他看来,余星海是没有准备,又不好意思说出来,才会露出如此迟疑之色。

        只不过,他误会余星海了,方才之所以迟疑,却是犹豫如何回答。

        封尘苍老的面容间闪过一丝微笑,再次抬手一抹储物戒,从中拿出两块三寸长的玉简。

        此玉简为淡黄色,乃是一种叫作黄玉的玉石制成,余星海识得这种东西,它是修士用来记载储存各种秘**诀之类的玉简。

        在修仙界中,玉简被广泛使用,修士只要用神识就能将信息烙印上去,同样只要用神识便可查看里面的讯息,使用起来异常方便。

        “这两块玉简中记载着一些低阶符咒的制作之法,你一并拿去研究一下,若是想学习制符,那就按上面的方法,开始勤加练习!”封尘将玉简递到他手里,并对他提醒道。

        “多谢封殿主!”

        余星海接过玉简,再次对其感谢了一声。

  http://www.qingkanshu.cc/0_70/274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