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六章 购买灵药(求点击!)
    前往制符殿之时,余星海怎么也未曾料到,去一趟制符殿竟能够结识制符殿的殿主封尘,同时更没料到原本打算用灵石购买制符材料的事情,到最后却一块灵石都没花,就得到了他想要的制符材料,还因此寻得一座稳当当的靠山。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想起最后要离开时,封尘对他说的话,脸上不禁浮起一丝微笑。

    “余小友啊!修炼之余,若是有闲暇的时间,可来制符殿转转,如若在修炼上或制符上遇到不明之处,你亦可随时来此找我。还有,这块传讯符你拿着,若遇到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可以通过传讯符告知我,我一定第一时间出现!”

    “不错,几张高阶符咒的制作之法就换取一座稳妥的靠山,此行值也!”

    将封尘给他的传讯符收好后,余星海走出制符殿之门,抬头看了一眼快要落山的夕阳,不知不觉中,一个下午竟然过去了。

    “制符材料既然没有花一块灵石,那...”余星海沉思了片刻,喃喃细语,道:“那就去灵药殿购买一些灵药,回去炼制些许浓缩灵液,给自个儿提升一下修为!”

    如今,他的修为才恢复到炼气一层圆满,距离恢复往日修为,还差了一个天和一个地,可谓遥之千里。

    若想尽快将修为提升上去,必须有提升修为的灵丹妙药的辅助,方能做到最佳度。

    炼制丹药有些不切实际,修为终究还是太低,孰知炼丹可很讲究火候,没有深厚的修为与控火功底,很难将丹药炼制而成。

    但,除了炼丹之外,尚有一种方法次于炼丹,效果相当,只是药力稍差,那就是提炼浓缩药液。

    提起这浓缩药液,其实是炼丹前提的一步,众所周知,炼丹需要经过诸多程序,诸如提炼药液、融合药液、凝固丹药等。

    如今,余星海就是想购买一些提升修为的灵药,提炼一些可提升修为的浓缩药液。

    灵药殿在灵药峰,此地余星海异常熟悉,只因失忆期间,他在此地呆了近十年光景。

    经过半个多时辰,他从制符峰下到山脚,又从制符峰山脚行至灵药峰山脚,最终在日落前一刻来到了灵药峰的半山。

    灵药峰的半山,也有一处空旷平坦的道场,与制符峰的青石道场相比起来,甚至还大几分,足有四十多丈。

    与青石道场有所不同的,是灵药殿门前的道场由白玉石铺设而成,入目一片白玉之色。请看书Ww∮WΩ.∮QingKanShu.ΩcC

    此外,灵药殿也并非坐落在白玉道场的正中间,而是紧挨着山峰依山而建。

    因此,站在白玉道场的边沿,观整个道场会觉得眼前的灵药道场异常宽敞。

    此刻,在道场之间尚有一些宗门修士在那里,有的坐在白玉道场边沿打坐静修,有的则进出灵药殿。

    缓缓朝灵药殿走去,入目的灵药殿与白玉道场的颜色相差无几,都是由白玉石砌成。

    整座灵药殿有七丈大小,分别由一座主殿两座侧殿,五座座后殿组成。

    如此可见,灵药殿要比制符殿要大得多,原因主要是灵药殿掌管着宗门的灵药资源。

    众所周知,灵药乃是修士提升修为的必要之物,其重要性远远要过符咒的重要性,因此灵药殿受到所有宗门弟子的青睐,在整个古道宗内,灵药殿属于比较富裕的一个殿。

    古道宗有八座山峰,同时亦有八座掌管资源的大殿,其间的资源也由各个峰主掌管,互不相干。

    宗门内,不同山峰的弟子若想得到其他七座山峰的资源,只有付出灵石或通过完成宗门布的任务取得。

    纵观整个古道宗,据余星海的记忆中所知,除古道峰内宗外,就数灵石峰最富裕。

    只灵石峰掌管着宗门的灵石矿,拥有灵石资源自然最富裕不过。

    除此之外,其他大殿也各有差异。

    缓缓的朝灵药殿走去,走近一看,灵药殿的构造与制符殿的构造大同小异,主要还是盖砌的材质不同而已。

    观其灵药殿门墙上的那些灵药浮雕,余星海没作任何关注和停留,因为记忆中,此地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以前身为灵药园的杂役,经常前往灵药殿,给其送来成熟的灵药。

    因此,他对于灵药殿算是轻车路熟。

    就在他迈入灵药殿的刹那,从里面却走出了两名杂役,与他擦肩而过。

    余星海一心惦记着灵草的事情,因此并未注意对方的长相,何况,以他现如今的眼界,自然不会对两名杂役有过多的关注。

    不过,他不关注别人,不代表别人不关注他。

    “吁,我刚才没看错吧!刚刚从我们身边走过的人,不是余星海那小子吗?”

    两名杂役中的其中一名,突然停下了身形,惊奇的对身边的另外一名杂役,说道。Ω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嗯?在那里...”闻言,另一名杂役,一阵疑惑。

    两人转过身形,朝灵药殿内望去,只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映入他们眼帘,此人正是朝灵药殿内的白玉柜台走去余星海。

    “是他,真的是他...”两人随即异口同声的叫道,末了,互相对视了一眼,眼中闪了一丝诧异。

    这两人,其实余星海都认得,只不过他如今记忆恢复,忽略掉一些不重要的细节,加之他没怎么注意对方的长相。

    几日前,他就是拜两人所赐,被打得手骨断裂,头破血流,最终导致记忆意外觉醒。

    此两人正是其失忆十年间与其共同为申屠剑打理药园的杂役,只不过,他们平时比较会讨好申屠剑,因此得到对方的赏识,有什么好差事都让两人得之。

    反之,余星海由于失忆,性格大变,变得有些胆怯且懦弱,因此不会做一些奉承之事,被申屠剑所厌烦。

    “这小子前几日不是被我们揍得骨头断裂,头破血流,还因此昏迷过去了的吗?为何如今却一副生龙活虎的模样,竟然还有心情来比灵药殿!”

    “这有何奇怪的,他每次被我们揍了之后,不都是很快就恢复如初的么!之时前几日那次,比以往重了一些而已。”

    “也是...说起,这小子就是天生命贱,不会讨好主子,只有挨打的份儿。不过,说起来也怪,他每次挨打后,没几天就能恢复如初,真不知他这副身体是怎么长的。”

    “这小子已经被申屠上仙赶出灵药园了,此时他还来此作甚?”

    “这个,我哪里晓得。”

    “不会是平时私藏了灵药,现如今想取出来换取灵石吧!”

    “嗯?这...还真有可能。”

    “走,我们偷偷上去看看,若真是私藏灵药的话,回头有他好苦头吃。”

    两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将余星海看做是私藏灵药的那种贪图之辈。

    实质,他们内心却是想一观他来此作甚。

    走在前面的余星海略有所觉,皱了皱眉头,用眼角扫了一眼,跟在身后鬼鬼祟祟的两人。

    “是他们!”当看到他们的长相的瞬间,脑海深处的记忆顿时翻腾了一下,一段断刻骨铭心的记忆涌出。

    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作为凡人期间的他,怎么可能忘掉对方每次露出狰狞的面容,毫不留情的踢打他的场景。

    “哼!还以为我是从前任你们揉捏的软柿子吗?等着,一会儿我再收拾你们...”

    余星海心里暗自想道,运转体内的灵力,在周身运行了一圈,平复了内心有些愤怒的心情,使脸上的阴沉之色恢复如常。

    不再理会两人,换作若无其事的模样,走向灵药殿的白玉柜台。

    此时柜台前站立着几名穿着古道宗外宗弟子服装的女弟子,她们是灵药殿的伙计,专门负责灵药资源的放以及买卖。

    古道宗,无论外宗亦是内宗弟子,都可以接取了宗门布的任务,给宗门管理一些内务。

    眼前的几名女弟子亦是接了宗门的任务,才来到此地负责管理灵药资源的。

    就算几天前下令杂役对他进行踢打的申屠剑也是因为接取了灵药园的管理任务,这才当上了那处药园的负责人。

    记忆中,眼前这几名女弟子他都识得,只因之前作为杂役经常来此地送灵药的缘故。

    “余星海,你又来送灵草了?”其中一名平时与他较为熟络的女子,观其朝柜台走来,微笑着对他开口。

    余星海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记忆中,对方姓唐名玺,是一名炼气一层的女修士。

    “唐上仙,今日我不是来送灵药的,而是来购买灵药的!”余星海以杂役的身份对她说道,为的就是不引起身后两人的警惕。

    “噢,原来是购买灵药的啊!我就说嘛,刚刚申屠剑的另外两名杂役才过来送过灵草,你为何紧接着又来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唐玺顿时恍然。

    “要购买什么灵药呢?”唐玺对他问道。

    “蕴灵草多少灵石一株?”余星海开口淡淡的问道,蕴灵草属于一阶灵草,是炼制蕴灵丹的一味主药,他之所以问其价格,正是想要购买此种灵药炼制浓缩药液。

    “蕴灵草属一阶灵药,需一块下品灵石一株!”唐玺对其回道。

    “噢...”闻言,余星海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低头沉吟了片刻,再抬头时,又对她问道:“那,固元草、七星草、朱果、仙茯苓、冰莲,这五种灵药分别多少灵石一株呢?”

    唐玺听了他的话,想都没想,便对他回道:“你说的这些都是一阶灵药,我们这里都是一块下品灵石一株!”

    闻其所言,他沉吟了起来,心中快计算着,只有三百下品灵石,自个儿能够购买多少。

    他想炼制的浓缩药液叫培灵液,共需六味一阶灵药混合提取。

    一阶灵药的价格比他想象的要低了一些,若是在仙界绝对不止这个价格,不过也好,价格低些,他就可以多购买一些。

    一份培灵液需六块下品灵石,三百块下品灵石就能购买五十份,于是余星海开口对唐玺,说道:“唐上仙,刚刚我与你所说的灵药,每种各来五十株!”

    “什么...五十株?”言毕,音尚未落,唐玺的瞳孔却顿时一凸,露出一脸的不敢置信,就连其身旁的另外几位女子,也为之动容。

    “怎么,没有那么多吗?”余星海眉头一挑,开口对她问道。

    “啊...不是,不是,有,有那么多!”唐玺随即反应了过来,但有些不确定的再次,问道:“你真的每种灵草都要五十株吗?”

    “是的!”余星海一脸正色的对她点头道。

    观其不似说笑,唐玺忍不住好奇的,问道:“怎么一次购买如此多,是不是帮申屠剑买的吗?”

    须知,余星海所要的那个灵药量,可是宗门一个月的交易量,原本以为他只会要一两株,哪曾想他一开口就要如此一大批,一开始还真有些不敢置信。

    闻其所言,余星海只是故作高深莫测的笑了笑,并没有回话,唐玺也醒悟了过来,没有继续追问。

    “那...余星海,你先稍等片刻,我这就就去给你抓取灵药打包给你!”

    唐玺对其说了一句后,就转身掀起身后隔墙的门帘,进入放置灵药的药库中,替他抓取灵药而去。

    而,此时站在不远处,偷听其交谈的两名杂役,完全已经完全呆立当场。

    对他们来说,余星海不过就是一个连他们都不如的一阶杂役,可曾想对方被赶出灵药园,不但未落魄,反倒似富足了起来,竟然可以一次性拿出如此多灵石,去购买一批大批量的灵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