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仙域凡尘 > 第七章 教训小人

第七章 教训小人

        两人相视了一眼,随即会意,缓缓的退出灵药殿,到了外面后,找了一个角落私语起来。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余星海这小子从哪儿得来的如此多灵石,竟然意图购买如此之多的一阶灵药?”

        “这个我哪里晓得,不过我敢肯定,这些灵石一定来路不正,就不知其做了什么亏心事,才得那么多灵石!”

        “没想到,这小子平时一副实诚的模样,背后却深藏不漏,能够拥有如此之多灵石,亏心事肯定没少干。”

        “是啊!如此多灵石,那得干多少亏心事呢!”

        两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竟然将余星海想象成为作恶多端,专做亏心事的那种小人。

        突然,两人眼中闪过强烈的贪婪之色,想起如此之多的灵石,反正都是来路不明的,不如来个黑吃黑。

        “我们不如...”

        “我们不如将这些灵石据为己有,这样一来,我俩往后就可过上逍遥快活的日子了。”

        “哈哈,注意不错!”

        两人相视一笑,随即隐藏在灵药殿外,等候了起来。

        灵药殿内,余星海一边等候唐玺抓取灵草,一边关注着那两人的举动。

        一刻钟后,唐玺从灵药库中走了出来,手中多了一个储物袋。

        “余星海,你要的灵药都在此储物袋中,需不需要我取出来给你一一清点一下?”

        唐玺将手中的灰色储物袋,给他递了过去,同时对其说道。

        “不用了。”余星海伸手接过她手中的储物袋,神识往里一扫,其内的灵药不多也不少。

        沉吟了片刻,即运转体内的灵力涌向指尖,朝储物袋一抹,灵力包裹着其内的所有灵药,将其尽数移出储物袋,紧接着,又快将移出的灵药转入指尖的古朴储物戒。

        这一切快得如电光火石般,眨眼之间整个过程已经完成。

        唐玺目睹着他所有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神色一愣,而余星海做完这一切后,对其神秘一笑,将手中的储物袋给她递了回去。

        “谢了!”

        “你...你何时修炼出灵力的?”唐玺下意识的接过他递回来的灵药储物袋,嘴里却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前段时间。”萧晨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

        “那恭喜啊!以后你也是修仙者了!”闻言,唐玺对其甜甜一笑,并开口对他祝贺道。

        “多谢!”

        “不客气。”

        从储物戒中取出若倾城给他的那个灵石储物袋,给唐玺递了过去,并说道:“给,这是灵石,你数数。”

        唐玺接过其手中灵石储物袋,用神识扫在其内扫了一遍,随即将里面的灵石转入那个之前装灵药的储物袋中。

        做完这一切后,她将空储物袋给他递了回来,“灵石数量正确,给...还你储物袋。”

        余星海接过她手中的储物袋,收进了储物戒,并对唐玺说了一句:“走了,下次再见!”

        随即在唐玺的目光相送之下,缓缓的朝灵药殿外走去。

        此时,夕阳已经完全落山,晚霞却爬上尚未昏暗的天空,染红了半边天。

        眼角扫视了一眼,躲在远处鬼鬼祟祟的两人,脸上闪过了一丝邪异。

        “这么多年皮肉之苦以及前几日的断骨之痛,是时候跟你们算算了!”余星海喃喃自语了一句,眼中同时闪过了一道厉芒。

        人不惹我,我不惹人,人若惹我,我必惹人,有仇不报非君子,之前被欺负而忍气吞声,那是因为他失忆,性格变得有些懦弱,但如今他却恢复记忆了。

        被人踩着而像条狗一样的活一辈子,绝对不是他余星海的性格,从来,他都是有仇必报的人。

        以前是,现在亦是。

        抬脚大步朝前,但并未往其住处,而是顺着山道,不紧不慢往山脚下的宗外行去。

        古道宗,有明文规定,宗门弟子不可随意打斗。

        虽说这条规矩有些名副其实,它仅限于没权没势,没靠山的人所用,对于那些稍微有点关系的宗门弟子,哪怕在宗内杀死一人就地埋了,也不会有人过问。

        这是一个不公平的世界,若想得到公平,拳头够硬,自己去争取。∫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余星海虽说前往制符殿寻得一座靠山,但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想欠别人人情的,只因人情易欠,想还却难,似封尘这样的靠山,他还是留作压箱底,能不用则不用。

        因此,若不想给宗门抓住什么把柄,处理此种私事,还是到宗外无人之地,偷偷的解决为好,就算往后宗门得知,也无从对证。

        走出古道宗山门,余星海加快了脚步,顿时与两人拉开了很长的距离。

        此时天色已经开始昏暗,能够目视的距离越来越近。

        “这小子还挺能走的,竟然能够走这么快,天色马上快要暗了,我们得赶紧追上去,将他拦截下来!”

        跟在身后的两人,其中一名对身旁的另一名说道。

        “那我们快点...”

        两人随即加快脚步,朝已经加快脚步的余星海追了上去。

        余星海之所以加快脚步,此举实属其故意为之,为的就是激起两人觊觎之心,好加大脚力,若不然对方慢吞吞的一路跟随,那得到何时才能好好教训对方。

        “余星海,你小子给老子站住!”

        正走着,背后突然响起一道厉喝,缓缓的转过身,余星海微眯着眼睛,盯着小跑追来的两人,眼中闪过一道玩味之色。

        但,随即又故意露出意外之色,甚至有些惊慌的叫道:“是你们,你们来干嘛?”

        说此话时,还不忘倒退了几步,这演技对付一介凡人来说,绰绰有余。

        “小子,我们跟你已经很久了。”两人来到他的跟前,其中一人露出狠厉之色,开口对他说道。

        “你们跟着我有何事,几日前你们踢打我,使我受了如此重的伤,难道还不罢休?”

        两人观其惊慌害怕的模样,脸上简直乐开了花。

        “小子,怕了吧!既然怕了,那就废话少说,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其实,你在灵药殿的一举一动我们都看见了,识相的你就将你身上的所有灵石以及灵药都尽数交出来,我们可饶你再受一次皮肉之苦。”

        余星海闻言,脸上闪过了一丝蔑视,真是可笑,竟然还敢威胁他。

        余星海脸上的惊慌之色,蓦然消失,并沉声缓缓的,问道:“假若我不交呢?”

        其实不难从语气中听出异样,但此刻两人早已被无数灵石和灵药蒙蔽,失去了判断能力。

        两人脸上同时浮现狠厉之色,邪笑道:“不交,不交的话,我们就揍到你交为止!”

        “是吗?那你可以试试...”

        两人一听此话,终于有所觉,待看清其已经不再惊慌时,同时露出一阵惊诧。

        心中顿时一阵迟疑,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闪过了犹豫不决的神色。

        不过,他们却突然想起前几日踢打对方的情景,脸上犹豫不决的神色即刻又消失,换成了一副狰狞的模样。

        “小子,你吓唬我们什么呢!看来你是想让我们兄弟俩再打断你几根骨头了。”

        “跟他废话什么,我们上...”

        两人想到马上成为囊中之物的灵石与灵草,贪婪之心的催促下快挽起袖口,一脸狰狞的握着硕大拳头,大步朝余星海冲了过去。

        “看来你们仗着主子横蛮习惯了,那我今日就也让你们尝尝被人断骨的痛苦!”

        观其两人举动,余星海脸色一沉,眼中煞气浮现。

        “小子,看拳!”

        “小子,看脚!”

        两人,一人一拳一人一脚的朝他攻击而来,余星海嘴角微浮,冷笑了一下,双手一抬,快抓住对方的手腕和脚腕,在两人的尖叫声之下,狠狠的朝外一扭。

        咔嚓...

        咔嚓...

        两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紧接着两人口中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未理会他们的惨叫,余星海松开他们的手脚,同时抬脚朝他们横扫了过去。

        砰砰!

        两人被扭断手脚,还未从疼痛中反应过来,就被他的脚扫中,倒飞了出去,跌落在远处的杂草丛中。

        从出手到将他们扫出去,整个过程在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甚至来不及反应。

        这还是他未动用灵力的缘故,若是动用灵力,恐怕此刻两人早已翘辫子了。

        两人被扫飞倒在一丈外的杂草丛中,分别捂着各自的手脚,嘴里哽咽的惨叫着,因疼痛此刻脸上开始苍白一片。

        余星海行至两人的身前,缓缓的蹲了下去,看着他们痛苦的模样,眼中闪现着一丝丝邪异。

        “怎么样,这痛苦的感觉还好吧,几日前拜你们所赐,我已经感受过了,今日我就让你们也感受感受,如此好事,不能我一个人包揽了,你们也应该好好的体会一下嘛!”他开口邪邪的对他们说道。

        两人正被骨头断裂所造成的疼痛折磨的死去活来,当听到他的话时,脸部肌肉不禁抽搐了几下,同时身子被气得颤抖不止。

        “你...你...是魔鬼!”

        “哼,我比魔鬼还可怕!”余星海对他们冷哼了一声,缓缓的站了起来,道“慢慢享受这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吧,如此之事,可是人生难遇啊!”

        说完不再看他们一眼,转身便朝远处走去。

        对于似他们如此只会仗着主子的威势欺凌弱者的人,只需教训一番便好了,至于取他们的性命,他丝毫兴趣也没有,若与他们如此计较,又与他们有何区别。

        天色已晚,山路已经模糊不清,所幸余星海有神识,施展御风术一路疾驰,很快便回到了他的茅屋。

        作为杂役的茅屋,一般情况下,很少有宗门弟子涉足,除非是特殊情况。

        因此余星海并不怕晚上有人打扰。

        将木门关好后,他从储物戒中取出封尘给他的制符材料,沉吟了片刻,又将它们收了回去。

        “如今,还是炼制一些浓缩药液提升修为要紧,制符换取修炼资源的事情可以暂且放一放。”

        他心里暗自想道,抬手一抹储物戒,从中取出从灵药殿那儿购买而来的一阶灵药,并动手快将它们分配成五十份。

        炼制丹药需要丹炉方可炼制,这样可以更有效的阻止炼制过程中药力的流失。

        但是,炼制浓缩药液却不一定要用丹炉炼制,当然用丹炉炼制更好,但是如今余星海他没有,所以只好求次,用他在仙界学来并没有运用到纯熟境界的隔空炼丹术,提取灵药的精华。

        炼制灵药,需要修士体内的三味真火,将所需炼制的灵药包裹,利用一定的火候慢慢的灼烧,将其内部的精华提取出来,与杂质分离,浓缩成液体,最后将不同灵草的浓缩药液融合在一起,目的就达成了。

  http://www.qingkanshu.cc/0_70/274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