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仙域凡尘 > 第九章 制作秘符

第九章 制作秘符

        余星海怎么也未曾想到,他还会遇到这样奇葩的事情,若是给外界的修士知其此事,还不被笑掉大牙才怪。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之前在灵药殿之时,他原本已经想好购买几个大一点的玉瓶,谁知给那两人一搅和,完全忘记了这事儿。

        所幸,若倾城给他的那个盛装蕴灵丹的玉瓶尚在,无奈之下只好将它取了出来,将培元液盛装了进去。

        “看来今夜想要多炼制一些培元液是不可能了!”余星海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今夜已过一大半,这点时间修炼也不切实际,那就趁天还没亮,刻画几张符缘吧!”

        制符之道,与炼丹之道无异,亦是修仙界一个费心费时的职业,相比较制符对于修士来说,自然前者重要一些,不过制符之道既然能够在修仙界经久不衰,也有它的原因。

        作为符咒,一般都是一次性消耗品,对于修士来说,似乎有些浪费或者不适用,但是其有一个所有修士都喜欢的共同点。

        符咒,它与丹药、法宝、阵法相比,都比后面几者要相对便宜实惠。

        不要看修仙者平时光鲜亮丽,其实这背后,却有无数人心中有苦说不出。

        作为一名修为低下没有什么背景的修士,无法一次性拿出大笔灵石购买趁手的法宝,因此他们只能选购一些比较实惠的符咒作为防身之物。

        符咒的种类很多,有防御使用的、也有具有攻击性的、还有就是逃遁使用的,总之符咒的种类繁多,千奇百怪。

        余星海在仙界,对于制符之道不算太精通,但对于区区凡界使用的低级符咒,他还是能够刻画得来的。

        低头沉吟了片刻,脑海中思索了一下,有哪些种类的符咒最受修士的青睐,价格相对较高。

        对于制符,他本来就是为了修炼资源而为的,因此他当然要刻画修士青睐价格较高的符咒。

        提到符咒,普通攻击性的符咒其实很普遍,一些修仙坊市一抓就一大把,因此刻画普通攻击性符咒并不是很好的选择,除非你能刻画出逆天的攻击性符咒。

        与普通攻击性符咒相比,普通的防御以及逃遁符咒更受修士青睐。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ΩcC

        为何?

        只因修仙界太过凶险,稍不留神就有可能神魂寂灭,如若有防御或逃遁符咒在身,自身安危就有了几分保障。

        在修仙界,尚有一种符咒也很受修仙者的青睐,其叫‘秘符’。

        秘符是一种蕴含某种秘法的符咒,使用此符咒需付出一定的自身代价,比如需要燃烧精血或者寿元。

        虽说付出的代价有些大,但是收到的效果却是普通符咒的几倍或十倍甚至几十倍。

        对于制作普通符咒,余星海没什么兴趣,沉吟了一会儿后,他还是决定制作几张秘符。

        ‘血影符’是他先想到要制作的一种秘符,此符属于遁符,使用时需要燃烧体内的少量精血。

        想好制作此符后,余星海从储物戒中取出封尘那里得来的制符材料。

        将暗黄色的妖兽皮平放至桌子上,用手抚平,然后打开盛放妖兽血的瓶子。

        深吸了口气,暗自运转体内的灵力,拿起放在一旁的制符笔,灵力涌向制符笔,随后粘上一点妖兽血液。

        提到制符,又不得不提制符的几个要素。

        先,制符需要有阵法的功底,只因符咒上的符文由各种不同的阵法组成。

        另外,制符需要妖兽血液,符咒上的符文就是由妖兽血液刻画而成,当然,也可以用朱砂代替,只是朱砂刻画出来的符咒没有妖兽血液刻画出来的好,威力大幅下降。

        最后,刻画阵法符文的时候,动作需要连贯,灵力需要稳定,否则将会造成灵力溃乱,一切前功尽弃。

        血影符的制作,需要刻画四种阵法符文,分别是:避风阵、疾风阵、燃血阵、血光阵。

        避风阵的作用在于避开风的的阻力,使血影符能够挥出极致的度,此阵在其他风遁符上普遍使用。

        疾风阵的作用在于临摹风的穿行之术,使血影符能够向风一样所向披靡,此阵在其他风遁符上也被普遍使用。

        其实,血影符主要的特点还是在于燃血阵之上,此阵是一个逆天阵法,刻画极难,其作用在于燃烧精血的威能,使血影符能够爆出一股强劲的灵力,进行极远遁。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最后一道阵法,血光阵符文,其作用主要给血影符提供精血,并将使用者包裹,使其远遁过程中,不会从空中跌落或甩落。

        制符的整个过程所耗费的时间远远要比炼制浓缩药液的时间要短的多,仅仅花费了半个时辰,余星海就将第一张血影符刻画完成。

        将巴掌大小的血影符放在掌心,余星海看着已经变成暗红色的符咒,满意的点了点。

        “不错,不错,竟然制作出一张一阶中品秘符,真出乎我的意料!”

        暗红色的血影符,符文之间隐隐流动着一道道纤细的血色流光,用神识仔细感应一下,就能从其中散的气息分辨出其品次的高低。

        余星海如今修为跌落,只有炼气一层圆满的修为,此次制符又是第一张,他是没有想到能够刻画出中品秘符的。

        孰知一阶中品秘符‘血影符’的威力在同阶普通符咒的十倍以上,相当于二阶下品普通符咒的威力。

        以炼气一层的修为能够刻画一阶中品秘符,真是一个意外之喜。

        接下来一切顺理成章,刻画秘符异常顺利,不过遗憾的是,没再能刻画出中品秘符,全都是下品秘符,余星海综合了一下,总结出终究还是修为太低了,之前的中品秘符纯属是个意外。

        直至东方泛白,迎来破晓,余星海一共炼制了七张下品血影符以及一张具有攻击性的普通下品金剑符,制符其间失败了两张,但有如此收获他已经心满意足。

        正所谓:物以稀为贵!

        因此,这种秘符无需炼制太多,多了其价值反倒会大打折扣。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今天余星海打算到宗外寻一处坊市,将手中的血影符出手,换取一些灵石,顺便购买一些盛装培元液的玉瓶回来。

        只是,他搜遍了失忆期间的记忆,竟然没有找到一点关于宗外坊市的讯息。

        心中颇为无奈,这么多年他失忆,过得可算窝囊的。

        “以后,我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次生了!”

        余星海心中暗自誓,他作为一名仙界的大罗金仙竟然窝囊的活了十年,这对他的尊严来说,是一种耻辱。

        “该上哪儿打听坊市去呢?”然而,头疼的事情又来了,他突然现,在古道宗不认识几个人真是一件难事,总不可能就为了这点事情去打扰若倾城或者封尘吧!

        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紧关着的木门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皱了皱眉头,心想大清早的,会有谁来找他呢!

        突然,他浑身一震,想起昨日傍晚教训的两名杂役。

        “难道是他们?”余星海顿时警惕了起来。

        那两名杂役是申屠剑的杂役,昨日傍晚他将两人的手脚折断,难道如此快就禀报主子,让其找上门来了吗?

        他虽然不惧怕那两名杂役,但是他们的主子申屠剑,他还是有几分忌惮的。

        申屠剑目前拥有炼气三层的修为,这是他自记忆中的少量讯息得知的,如今他才炼气一层,若是对上还真的有些麻烦。

        “余星海,你在不在屋里?”然而,这时屋外突然响起若倾城那动人的声音。

        原来,一切都是他多想了,屋外来的并不是申屠剑,而是若倾城,他估计对方一定是给他送宗门弟子身份玉牌来的,于是赶紧朝木门走去打开了紧闭的门。

        门口敲门的正是若倾城,今日她却是一身淡蓝色长裙的着装,头顶依然凤簪束。

        “若师姐,你怎么这么早就来我这里了?”余星海露出微笑,对她说道。

        “我今天正好要去灵药殿一趟,路过此地所以就来了,顺便将宗门弟子身份玉牌交于你。”若倾城朱唇轻启,露出一副迷人的笑容。

        纵使余星海见多识广,看过的美女无数,但是如此脱俗,如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也被其笑容深深的吸引,脸上的神色为之一呆。

        看着余星海的表情,若倾城再次笑了笑,脸上顿时浮起两个小酒窝。

        从储物戒取出一块,一面刻有古道宗三个篆体大字,另外一面则刻有四个外宗弟子篆体小字的白玉色身份玉牌。

        “给...这是我去宗门给你领取的身份玉牌,你将它收好了,往后你就是古道宗的外宗弟子了,不再是外宗的杂役!”若倾城拿着身份玉牌给他递了过去。

        闻言,余星海回过了神,急忙对她感激的说道:“多谢若师姐!”

        “不用!”若倾城对他轻轻一笑,将手中的玉牌放到其手心,然后再次从储物戒中取出两件灰色的衣衫,给他递了过去,并开口说道:“还有这是外宗弟子的道袍,你也收好,平时你可以穿也可以选择不穿,但是若是参加或出席宗门的一些重要场合,必须得穿上它!”

        “另外,有一点你要记住,宗门每个月初会给你们外宗弟子下两块下品灵石以及一粒蕴灵丹,届时你自己持着身份玉牌分别去灵石殿和灵药殿领取即可,至于其他修炼资源的获得,就需要你自己去完成任务了,相信你在古道宗呆了如此多年,也应该知道一些,我就不多说了。”

        “若师姐,我明白了!”余星海接过她手中的道袍,对其轻轻点头道。

        “嗯!”若倾城点了点头,往屋里望了一眼,对他问道:“方才我敲了大半天门,你都没开,你在屋里干嘛?”

        经她这么一说,余星海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站在门口,竟然没请若倾城进屋坐,于是急忙对她说道:“若师姐,方才我在修炼呢!”

        说完,又继续对她说道:“若师姐,要不进来坐坐?”

        “不了,我还需去一趟灵药殿,改天吧!”若倾城却摇了摇头,却是意外的拒绝了他。

        “这么急着就走啊!”余星海惊讶了一下。

        “嗯,这几天都挺忙的,要不你的身份玉牌早就给你送过来了。”若倾城点了点头,说道:“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修炼,等改天有空我再来看你。”

        说着就转身,而就是这时余星海,脑海中灵光一现,抬手不着痕迹的抹向指尖的储物戒,一张血影符随即出现在其掌心。

        “等等,若师姐!”余星海开口叫住已经转过身,准备离开的若倾城。

        “嗯?”若倾城疑惑一声,转身看了他一眼,问道:“星海,还有事?”

  http://www.qingkanshu.cc/0_70/274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