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十章 赠送秘符
    “若师姐,我有一样东西要给你。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噢!何物?”

    听其所言,若倾城惊讶了一下,而余星海手中拿着那张,他昨夜刻画的一阶中品血影秘符,给她递了过去。

    “若师姐,这是我此前在山脚下拾得的一张符咒,我观其不凡便带了回来,今日想起便送于你!”

    “噢!”观其手中的血影符,若倾城惊讶了一声,脚步轻抬,行至他的面前,接过其手中的血影符,神识扫了过去。

    “吁!秘符...”若倾城顿时抬起头,看着余星海,张了张嘴,半响才对他,问道:“这是一张不知名的中品秘符,你确定是拾得的吗?”

    余星海闻言,挠了挠头露出实诚的神色,对她回道:“我真的是在山脚下拾得的,就不知道这符咒有没用,于是我就把它拿了回来。”

    若倾城听其所言,不禁皱了皱眉头,心想谁会将一张一阶中品秘符丢弃在山脚下。

    “难道这秘符有问题?”若倾城心中一动,神识透体而出,再次扫向手中的血影符。

    不过,她仔细的扫视了血影符几遍,都没有从中现有什么不妥之处,反倒使她知道了此秘符是由精血激的。

    “此符非普通符咒,而是秘符,是一张极其珍贵的秘符,你能拾得算是你的机缘,为何要送于我吗?”

    “若师姐,这么多年你对我的关照有加,师弟我无以为报,此秘符既然是珍贵之物,那就送于师姐你,就当师弟的一点点心意!”

    虽说,他说了谎,秘符的来历是他编制的谎言,但是对她心意却是真实的,他编了这么多,就是为了送她血影符。

    他乃是仙界大罗金仙堕落凡尘的事情不容随意透露他人,因此他所持有的能力,也不便让若倾城知道,只因他修为尚低,在这尔虞我诈的修仙世界,时时刻刻得保持着谨慎的心态,如此方能活得更长久。

    若倾城听其所言,想拒绝,但观其那真诚的眼神,又于心不忍,于是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收下你的好意了。”

    “嗯!”余星海顿时露出了一丝笑容。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若倾城将手中的血影符收入储物戒中,然后看了他一眼,对他问道:“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就走了!”

    “呃...”看着她一副急着走的模样,余星海也不忍再拖延她的时间,于是快的开口对她,问道:“那个...若师姐,你知不知道宗外哪个地方有修仙坊市吗?”

    “你找修仙坊市干嘛?”若倾城顿时露出疑惑之色。

    “师弟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如今我亦是修仙者了,总该了解一下,说不准以后会去都说不准。”

    “原来如此!”若倾城不疑有他,此说法,尚说得过去,毕竟作为一名修仙者,有些东西是必要知道的。

    低头沉吟了片刻,若倾城一抹储物戒,从中取出一块玉简,给他递了过去。

    “此玉简里记载有十万大山的地形图,以及一些宗门、坊市的分布,你自己拿去观摩,我就不一一跟你解说了!”

    或许,若倾城真的急着去灵药殿,因此她才没有直接跟他细说,若是平时,她一定耐心的替他解说一番。

    看着她手中的玉简,余星海脸上闪过一丝欣喜,这样的一块玉简,正是他急需的。

    “多谢若师姐!”

    “嗯,那我走了。”若倾城点了点头,说道。

    “我送你吧!”余星海急忙跟在她的后面,送了她一段路程。

    送离若倾城后,余星海拿着手里的玉牌与玉简,回到茅屋。

    对于若倾城为他领取了宗门弟子身份玉牌这事,给他省了不少麻烦,只因宗门杂役若晋升成为宗门弟子,需经过一番考核以及诸多程序,但是由内宗天之骄女出面,这些程序都免了,他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古道宗的外宗弟子。

    将木门关好,随后回到床榻上盘坐了起来,手中握着若倾城给他的那块玉简,神识扫了进去,仔细的观摩起来。

    ……

    灵药峰山道上,两名杂役一瘸一拐的朝山间的一处药园走去,他们正是昨日傍晚被余星海扭断手脚的两人。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本来经过一夜的漫长时间,他们早就应该回到申屠剑的身边才对,谁知这两个奇葩,一人被扭断了手腕,一人被扭断了脚腕,只能忍着疼痛互相搀扶着,在昏暗的山道上摸黑慢行,试图早点回去向主子诉苦,奈何一个不小心栽倒在一道坎上,好不容易才上去那么一段山道,结果身子一滚重新回到了山脚。

    所幸滚落的地方距离山脚不算太高,捡回了一条性命,只是昏迷过去了而已,待他们从昏迷中醒来时,已经第二日清晨。

    有了之前的遭遇,这次他们显得小心翼翼,哪怕如今是白天,他们也不敢走得太快,生怕再次滚落山脚。

    不过,他们如此做,其实有些讽刺,就算他们想快,就凭断手断脚的情况,也快不到哪里去。

    此时,在山间的一处腹地中,一块两亩来地,长满奇花异草的药园内,平时有些桀骜不驯的申屠剑,此刻却一脸阴沉的背着双手站在那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这处药园,原本由余星海打理,自从余星海被他命令另外两名杂役丢出去后,这里就由他的另外两名杂役打理了。

    本来如此的安排没有丝毫不妥,可问题却出现在昨晚。

    昨晚,古道宗内宗的一名弟子,因炼制丹药,缺少一味灵药,于是来到他管理的这处药园,准备挖取一株,结果来到药园后,现这里空无一人,竟然没人在此看管药园。

    此事,被那名内宗弟子如实的禀报至灵药峰的长老那里,结果,今日一大清早,他尚在自己的洞府修炼,就被灵药峰的长老传话叫去,狠狠的喝恕了一番。

    这无端端的事情,令他心中顿时产生了一股无处可的怒气。

    他的两名杂役,此刻自然不知道他的境遇,当远远看到他站在药园内时,脸上顿时浮起如获救星一般的神色。

    “申屠上仙!申屠上仙!”

    人尚未行至药园,两人嘴里早已朝申屠剑喊开了口。

    其实,在他们还未开口之前,申屠剑已经现他们了,本来他们无故消失,没有在此打理药园,他已经很生气了,这会儿听他们还大喊大叫的,脸上的表情就更加阴沉了三分。

    待他们一瘸一拐,终于走近药园时,他终于将所有怒气撒了出来,对他们怒恕道:“你们昨晚去哪里了,竟然连药园都不看管,我是怎么吩咐你们的吗?”

    两人的表情顿时凝固,原本想好怎么诉苦的话,霎时间咽了回去,脸色憋的涨红。

    “申屠上仙,我...我...我们,昨...昨晚,去...去...”两人吞吞吐吐,含糊不清的开口道。

    申屠剑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厉芒,使两人浑身一震,原本口齿不清顿时清晰了起来。

    “昨天我们去给灵药殿送灵药了!”两人快对申屠剑说道,说完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脸上浮现着忌惮之色。

    “哼...”申屠剑听其所言,冷哼一声,盯着他们冷声,道:“这里到灵药殿来回需要走上一晚吗?你们是蜗牛不成...”

    “我们跌落山脚,昏迷了...”两人弱弱的回答道。

    “哼...”

    闻言,申屠剑再次冷哼了一声,开口对他们讽刺道:“你们别告诉我,是一起跌落山脚的!”

    “我...我们...”两人顿时哑口无言,还真给他说对了,就是一起跌落山脚的,只是他们没脸说出口而已。

    申屠剑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怒气,看着他们的模样,用比较平缓的口气对他们,问道:“昨晚,到底怎么回事,你们给我一一道来!”

    “申屠上仙,昨天我们确实是去灵药殿送灵草的,只不过我们在灵药殿遇到了余星海,然后出了点意外而已!”被扭断手腕的杂役,开口对他说道。

    “你遇到余星海那小子了?”申屠剑眉头一挑,瞪了他一眼,说道:“还出意外呢!!难道他一个蝼蚁能将你们两个身强力壮的人吃了不成?”

    话一出口,两人的脸立马绯红一片,露出了一丝窘迫之色。

    被扭断脚腕的杂役,开口对他回答道:“余星海那小子不知怎么的,突然变得很厉害,我们一个不留神,就被他打断了手脚,所以回来的时候,天色太黑,再加上手脚不方便,所以滚落山脚昏迷了过去,直到一个时辰前我们才清醒了过来!”

    “噢!”闻言,申屠剑惊讶了一下。

    两人一看他终于来了兴趣,于是趁热打铁,快开口将昨日傍晚在灵药殿以及宗外的遭遇加油添醋的说了出来。

    申屠剑听后,浑身一震。

    “你说什么,余星海身上突然多了很多灵石,还买了很多一阶灵药?”

    “嗯嗯...”

    两人郑重的点了点头,一点都不像说假话的样子。

    实质,两人对申屠剑所说的话,其成分多少有些渗水,他们两人只是偷听到余星海要购买大量一阶灵药,根本就没看到他拿出过一块灵石,就夸大其词的说看见他拿出很多灵石。

    申屠剑听完两人夸大其词的话后,顿时露出贪婪之色。

    “咳咳...”

    过了片刻,申屠剑干咳了两声,掩饰了一下眼中的贪婪之色,背着双手,故作宽容大方的对两人,说道:“嗯,看在你们不是故意犯错的份上,这次我就放过你们,不过,从现在起,你们必须寸步不离的给我打理好我管理的药园,如出现一丝岔子,我找你们算账!”

    “是,申屠上仙,我们明白了!”两人一听主子不追究过错,顿时浮起一丝欣喜。

    “好了,我这里有两粒疗伤圣药,你们拿去各服一粒,身上的伤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

    申屠剑一心惦记着余星海身上的大量灵石,因此快一抹指尖的储物戒,从中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两粒黑乎乎的丹药,给两人丢了过去。

    “你们给我看好药园了,若是有宗门的人过来,给我好生款待,今日,我有些事情要忙,就先走了!”说完,他不待两人回答,就转身而去。

    两人拿着手中的疗伤圣药,看着远去的背影,脸上同时浮现一丝阴谋得逞之色。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会意的笑了笑。

    他们内心都清楚,申屠剑如此急着要走,并不是真的有事,而是从他们口中听说余星海身上有大量的灵石,找他而去了。

    这才是他们夸大其词的真正原因,为的就是让主子去找余星海的麻烦,好给他们出一口恶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