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仙域凡尘 > 第十一章 玩弄心机

第十一章 玩弄心机

        万山坊市,地处万山妖脉外围的一个修仙小镇中,与古道宗和万象宗比邻,是十万大山内颇具名气的一处修仙坊市。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十万大山由连绵不绝的山脉组成,而自古道宗去万山坊市,修为低下的宗门弟子,只有沿着一条仅仅只有几尺宽的小道,走上五百里路,方能到达。

        对于凡人来说,五百里或许已经很远,但是对于修炼者来说,利用御风术足以一天来回。

        余星海从玉简上得知了这处最近的坊市后,记下了行走路线,便出了宗门,朝此处修仙坊市而去。

        走在蜿蜒崎岖的小道上,余星海时而从峡谷内的一线天穿过,时而又从悬崖峭壁之上越过,一路上惊险至极,颇为考验人的心脏承受能力,所幸他不是一般人,否则早已惧怕而返身回宗门了。

        这一路余星海走得并不是很急,此去出售秘符也不急于一时,倒不如静下心来,看看沿途的风景,借此机会提升一下心境修为。

        他自认心境修为并不低,但是好歹也来凡界一朝,总得好好看看这个陌生的世界。

        “哼,这小子倒是闲情逸致啊!”距离余星海不远处,一条淡淡的人影紧跟着他的身后,没有出丝毫声息。

        淡淡的人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若不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有这么一道人影。

        只是细看的话,会现此人影正是申屠剑本人,他从两名杂役那里得知余星海有大量的灵石后,心起贪念,于是朝山脚下的茅屋寻去。

        谁知余星海观摩完若倾城给他的玉简后,就出了门,此行申屠剑扑了个空。

        不过,经过多方打听,却从值守山门的古道宗弟子那儿得知,余星海已经下山,朝西方万象宗方向远去了。。

        这不,他紧接着就追了出来,大半天后,这才距离宗门在五十多里处追上余星海。

        “这匿影符还真不错,跟了这小子那么久,他竟然一点都没觉!”

        为了得到余星海身上的大量灵石,申屠剑竟然毫不吝啬的拿出珍藏了已久的一张一阶中品匿影符。

        “等你小子走累了,我再对付你!”申屠剑心里阴险的想道,不紧不慢的继续跟着余星海。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然而,就是此时,走在前面正欣赏着沿途风景的余星海,脚步突然一顿,眉头皱了皱,随即又舒展了开来,继续抬起脚步前行。

        “是谁在跟踪我?”

        余星海表面无异,心中却疑惑了一下,装作不经意间,眼角向身后瞥了一眼,当看到那道淡淡的人影时,瞳孔顿时一缩,心中顿时浮起一个念头:“是他!”

        “他跟着我,难道是他的两名杂役向他禀报灵药殿的事情了吗?”余星海眉头一皱,右手不着痕迹的抹向左手指尖的储物戒,从中取出唯一的一张一阶下品金剑符扣在手中。

        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心中冷哼一声,暗道:“申屠剑,你若是不来惹我,我们相安无事,你若来惹我,我会让你有来无回!”

        这十年间,失忆的他没少给对方**,懦弱的他敢怒却不敢言,此前记忆觉醒了,他亦没想过要找对方算账,毕竟,在弱肉强食的世界,弱者被人**这是规则使然,他心中对对方无恨。

        虽说,他是一个有仇必报的人,但亦不是为了区区小事,而去找人理论找人算账,那是小人之举。

        但如今,他却有些明了,对方跟着他却已经不是为了**那么简单了,可能是因为他在灵药殿购买大量灵药的事情,被对方得知,而觊觎。

        在修仙世界中,因觊觎他人之宝物而杀人夺宝的事情屡见不鲜,解决此种事情的最后办法就是,将其杀之以绝后患。

        不是他残忍,而是天道无情,你若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沿途的风景绝对谈得上优美,算得上鸟语花香,人间仙境,只可惜如此良辰美景,却被申屠剑煞费了。

        但是,尽管他知道后面跟着申屠剑,却亦装作什么都没有一般,继续不紧不慢的前行。

        与他玩心机,一介凡界之人与他这种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比起来,还是嫩了点。

        通往万山坊市的小道,途经万山妖脉最外围,此地很少有妖兽出没,因此一路上,余星海并没有遇见一头妖兽,倒是没有妖元的野兽遇到了好几头,但也是被他突然出现给吓跑了。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这一走就是一上午,其间他似凡人一般跋山涉水,走了将近几十里的坎坷小道。

        申屠剑的变态心理还真强,一心想着将他活活累到后,才慢慢的出手,将其身上的灵石灵药尽数逼出。

        为此,竟然能够忍得住一个上午跟随时候,却是始终不出手。

        只不过,若是他能够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就能觉有些不对劲,之前他追来之时,短短的一个时辰,对方都走了五十里,可如今两个时辰过去了才走了那么二三十里路,不难从中现一丝不妥,可惜他贪婪之心过重,导致蒙蔽了双眼,眼中只剩下大量的灵石和灵草。

        看着前面越走越慢,挥汗如雨的余星海,申屠剑心中终于邪笑了一声,他最喜欢看着别人在他手中无力反抗的样子。

        其实,以他的实力,根本就没必要跟着走那么远的路,甚至不需要用匿影符,可惜他有虐人的倾向。

        这人长得桀骜不驯,一副公子哥玩世不恭的模样,但却令人指的是,有个变态的心理。

        “桀桀桀...”

        申屠剑怪叫一声,身形突然漂浮不定的朝余星海扑去。

        如此怪异的声音,突然在荒无人烟的山脉小道中响起,申屠剑心中料定会将令一个凡界蝼蚁吓得魂飞魄散。

        果不其然,走在前面的余星海听到怪声,突然浑身一震,露出惊慌之色,并四处张望起来。

        “谁...谁...”

        只见余星海一边惊慌的大叫着,一边原地转圈,向四周张望了起来。

        申屠剑则运起御风术,围着他身形激闪,本来就只能看到淡淡的人影,在高激闪下,身形就更淡了。

        怪叫声一时自身后响起,一时又自侧边响起,有时甚至自头顶传来,一时间,余星海惊得团团转,脸色早已吓得苍白。

        当然,这些都不过是申屠剑眼中的余星海,而真实的余星海,此时心中无比淡定,所表现出来的,只不过配合着对方玩儿的罢了。

        终于,申屠剑在他面前一丈处,停下了身形,余星海一看,不禁后退了几步。

        “你是人,还是鬼?”一边后退,一边大声问道,脸色苍白一片。

        “嘎嘎,我是鬼啊!识相的将你手中的储物戒给我取下来,我就不缠着你了!”被匿影符笼罩着的申屠剑,怪笑了一声,看着余星海指尖的储物戒,脸上顿时浮起强烈的贪婪之色。

        之前,看到余星海指尖的储物戒,他完全相信了他那两名杂役的话,余星海身上肯定有大量的灵石和灵药,若不然他一个凡人,带着一枚储物戒干什么。

        只是,他有些不明白,这储物戒是哪里来的,难道眼前这蝼蚁有这么好的运气,捡的吗?

        不过,这个念头仅仅他脑海浮起了一下,便被他抹去,管他怎么来的,反正一会儿就成他的囊中之物了。

        “你是鬼?”出人预料的是,听了他的话,余星海突然不再后退,而是停下脚步,瞪着大大的一双眼睛,看着身形淡淡的他,好奇的开口问了一句。

        本来一脸怪笑之色的申屠剑,观其好奇的脸色,为之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开口说道:“是啊!是啊!我是鬼啊!”

        “你真的是鬼吗?”余星海此时,脸上害怕的神色已经消失,反倒好奇的瞪着眼睛看着他。

        “真的,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快将你手中的储物戒交出来吧!本鬼可以饶你一条命。”申屠剑心中颇为得意。

        “做鬼好玩吗?”余星海并未因此交出储物戒,而是好奇的问了一句毫不相关的话。

        “没想到这小子对鬼竟然充满着好奇,反倒一点都不怕。”看着没有丝毫害怕之色的余星海,申屠剑心中想道,于是急忙开口对他,回道:“好玩,好玩极了!”

        “噢!好玩吗?”听了他的话,余星海脸上,玩味的神色一闪而过。

        “我从来没见过鬼,你可以给我好好瞧瞧吗?”余星海眨巴眨巴眼睛,对他问道,那样子简直天真至极。

        听他这么一说,申屠剑心中简直乐开了花,心想这么多年,还真没现他是一个活宝,于是开口对他,说道:“来啊,过来我让你好好瞧瞧鬼到底长啥模样的!”

        话一出口,余星海果然像是傻不隆冬的走了过去,仔细的瞧了起来。

        “吁,你这鬼长得怎么那么像我之前认识的申屠上仙呢?”余星海疑惑的喃喃自语道。

        “哈哈,是吗?长得像的人多的是了!”听其所言,申屠剑大笑一声,说道。

        谁知此话一出,余星海立马歪着脑袋,盯着他,弱弱的问道:“问题你是人吗?”

        “呃...”申屠剑顿时一愣,突然觉接话太快了,竟然说错了一句话,被这小子听出来了。

        然而,余星海却在他愣神的瞬间,眼中厉芒一闪,体内的灵力霎时间运转,涌向指尖,快掐了一个法诀,并按向手中一直扣着的金剑符。

        嘴里突然说了一句阴冷的话:“既然做鬼如此好玩,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扣在手中的一阶下品金剑符,被他快激,手一抬,便朝申屠剑一指,金剑符随即化作一道三尺长,两指宽的金色飞剑,以雷霆之势,激射了出去。

        本来,此时余星海就距离申屠剑非常近,再加之对方并没有提防他,待反应过来时已经有些晚了。

        申屠剑身为炼气三层的修仙者,余星海说得那句阴冷的话,瞬间惊醒了他得意忘形心绪。

        心头一震,但是却因距离太近,只能眼睁睁目睹着一道金色流光击向他的心口。

        死亡的气息瞬间萦绕他的心头,让其体内快爆出一股炼气三层的气势,一个淡金色的光罩自他体内扩张而出。

        这是他修炼的防御法术,金刚罩!

        然而,终究还是距离太近的缘故,还未等他将金刚罩完全施展出来,金剑符所幻化的金剑已经击中金刚罩,还未完全激出来的金刚罩顿时破碎,金剑紧接着击中他的胸口,使他整个人霎时间倒飞了出去。

        噗嗤!

        在空中,申屠剑感觉胸口一股逆血上涌,忍不住狂喷而出。

  http://www.qingkanshu.cc/0_70/274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