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仙域凡尘 > 第十二章 走为上计

第十二章 走为上计

        申屠剑倒飞的瞬间,余星海如影随形,攥紧拳头朝其面门击去,他深知一张一阶下品的符缘很难将炼气三层的对方杀死,为绝后患,斩草必须除根,否则后患无穷。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小子,你找死!”

        申屠剑怒喝了一声,被金箭符击中胸口,身体尚在空中倒飞,剧烈的疼痛使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心中对余星海突然成为修士的事情充满震惊的同时,快激之前没有完全激的防御法术,同时施展御风术在空中稳住了身形。

        果然不愧是炼气三层的修士,被一阶下品金剑符击中,不但没死,反应还竟然如此迅。

        当余星海的拳头击向他面门的瞬间,他也快抬起拳头迎了上去,随着嘭的一声,两人同时倒飞了出去。

        剧烈的碰撞使余星海直接倒飞了一丈远才稳住身形,而申屠剑修为较高,只倒飞了几步远就稳住了身形。

        余星海眉头皱了皱,转身就施展御风术朝远处激射而去,留下申屠剑一脸阴沉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

        “好你个小子,隐藏得如此之深,竟然在我眼皮底下成为修士了。”申屠剑眼中流露着凶光,自言自语的,说道:“想逃吗?让我受伤了,还想逃,就凭你炼气一层的修为简直做梦!”

        抬手一抹储物戒,从中取出一颗疗伤丹药放入嘴中吞了进去,随即脚下起御风术,快朝余星海逃走的方向追了出去。

        他的度非常快,至少比余星海的度要快将近三分之一,不久后便远远的追了上去。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竟然用金剑符来攻击我,今天我申屠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申屠剑一边紧追,一边咬牙切齿的说狠话。

        “你逃不掉的,炼气一层就想逃脱,别浪费灵力了...”

        余星海眼角看着距离自己身后几十丈外,并且越来越近的申屠剑,并没有理会对方口中说出的狠话,但是眉间却挤成了一道川字。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对于没能将对方斩草除根,心中多少有些遗憾,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无法逆转,只能硬着头皮面对。

        单凭他炼气一层的修为,被对方追上是迟早的事情,一旦被追上,他料定自己肯定打不过对方。

        以对方在古道宗管理了这么多年的药园,手中肯定积累了不少财富,因此对方拥有的手段肯定不少,而如今他身上唯一的金剑符都被迫使用了,那下一步该怎么办?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逃!

        逃!

        有时候逃并不是贬义词,有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还有一句话叫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趁申屠剑还在身后说狠话,尚未完全追上来之时,他从储物戒中拿出一张血影符放在手心,随即抬起指尖,放入嘴中,用牙齿咬破指头。

        运转体内的灵力,逼出骨髓内的一丝精血,一掐法诀点向血影符。

        嗡!

        血影符被滴入精血的瞬间,一道血光在其内流转,紧接着血光大放,一阵红色血雾向余星海周身包裹而去。

        人体的精血本来就不多,再加上如今的余星海修为尚低,因此尽管他只是逼出了一丝精血,面色却也顿时苍白了起来。

        但他已经无心理会这些,在血雾完全包裹住身体的瞬间,摧动着血影符,朝万山坊市方向远遁而去。

        在申屠剑的眼中,一道血光突然包裹着余星海如彗星一般,朝远处激射而去,转眼便消失在天边。

        “这是...”申屠剑顿时停在原地,眼中露出了震惊之色。

        “这是什么法宝,竟然能够飞遁如此之快?”申屠剑陷入了一阵沉吟,良久才咬牙切齿的喃喃自语,道:“余星海,你等着,除非你不回宗门,你若是回来,我会让你好看,竟敢用金剑符攻击我...咳咳...”

        话还没说完,顿感体内再次涌起一股逆血,咳嗽了起来,一团团暗红的血块从口中吐出。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看着暗红色的血块,申屠剑的脸色越阴沉,那一击虽然没能要了他的命,但是受伤也不浅。

        想想,他自从成为古道宗外宗弟子以来,还从来没有受过如此重的伤。

        这次受伤,简直就是对他的耻辱,因此他的内心,几乎将余星海当成了一个必除之人,这样才能平他心中的那口恶气。

        ……

        万山妖脉外围,低阶妖兽区,一座山谷内,一名看起来身体肥胖,整个人像一坨肉球一般的年轻男子,正在与一头身披铁甲,与一头野牛大小,此时却遍体鳞伤的铁甲兽激斗着。

        此人为一阶散修,名叫卜世仁,外号小胖子,拥有炼气二层的修为。

        此刻正与他激斗的铁甲兽为一阶一层的妖兽,相当于炼气一层的修为。

        虽然铁甲兽身披铁甲,奈何修为没有小胖子高,因此只有不断的受虐,想逃却又逃不掉。

        “嘿嘿,你个小妖兽,要你不肯当我胖爷的坐骑,我虐不死你!”卜世仁奸笑一声,手中一个接一个散着黄芒的法术,朝铁甲兽激射而去。

        “呜嗷...”

        铁甲兽痛苦的嗷叫着,身上披着的铁甲早已落到满地都是,殷红的兽血,早已将周围一丈之内的杂草染红。

        眼见铁甲兽体内的妖元越来越少,临近虚脱之时,山谷上空却突然划过一道红色流光。

        卜世仁正在法术的手,顿时停了下来,朝空中看了一眼,眼眸深处闪过一道疑惑。

        “吁,刚才胖爷我好像看到一道血光从头顶划过了,这会儿又什么都没有,难道是我人老眼花不成?”卜世仁自言自语的说着,随即又摇了摇头,再次说道:“呸呸呸,胖爷我时值壮年,又拥有炼气二层的修为,怎么可能出现幻觉这样扯淡的事情呢!”

        说着,他便朝空气中狠狠的吸了一口气,随即一道若有若无的血腥味涌入他的鼻孔。

        眼睛顿时大亮,露出满脸的惊喜,嘴里喃喃自语,道:“吁,宝物,宝物的味道啊!”

        卜世仁除了小胖子的外号之外,还有一个外号叫不是人,只因他的嗅觉太过灵敏,哪怕你在几里以外烤一直烤鸭,或者昨晚偷吃了烤鸭,他都能靠他灵敏的嗅觉闻出来。

        方才,他确确实实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虽然有大部分的血腥味的铁甲兽的,但空中却还残留着一种蕴含着一股恐怖能量的血腥味。

        什么血腥味能够拥有这么恐怖的能量,答案只有两种,其一,上古仙兽的血液中拥有恐怖的能量;其二,传说中仙人的血液中也拥有恐怖的能量。

        这两种血液,对于凡界之人来说,是确确实实的宝物因此小胖子才会有如此反应。

        “哼,胖爷今天暂且放过你,改日别再让我遇上你!”卜世仁一心惦记着宝物,早已没了心情对付眼前的铁甲兽,但是走之前还不忘说上一句狠话。

        作为妖兽,能够修炼到一阶一层,多少有些灵智,听了他的狠话,脖子一缩一个劲的点起了头,那样子颇为滑稽。

        卜世仁看着它点头的模样,就不再理会,脚下起御风术朝着空气中残留的血腥味,追寻而去。

        看着卜世仁这个煞神终于走了,铁甲兽嘴里呼噜吐出一口气,顿时趴倒在地,很人性化的作了一个累趴的表情。

        它心底暗自誓,往后再也不要遇到这个煞神了,就是遇到了,也要第一时间掉头就走,否则这种皮肉之苦,还得再感受一次。

        距离此处山谷十里之外,血色红光一闪,缓缓的落在一条较为平坦,树木杂草略为稀少的山脉上。

        血光散尽,从中露出面色苍白的余星海。

        他感受着体内的一阵阵虚弱感,心里暗自想,道:“以后还是尽量少使用这种有伤体质的秘符!”

        血影符的激需要脊髓内的精血,本来就属于损伤体质的秘符,如果之前不是逼不得已,他是不会使用这种秘符的。

        这种秘符,本来就是给那种毫无退路的人使用的,他之所以制作这种秘符拿去卖,也就是冲着血影符的这个特点而为的。

        余星海稍微运转了一下体内的灵力,使面色红韵了一些后,这才仔细的打量起周围的环境。

        他是按照万山妖脉的地形图,朝着万山坊市直线飞遁过来的,如果他没猜错,此地距离万山坊市已经相当近。

        本来,以血影符使用的时间,还可以再飞遁一段距离的,但是他怕因为血光引人注目,所以才在这荒无人烟的妖脉外围停了下来。

        打量了良久,确认了去万山坊市的方向,就准备用御风术前往。

        然而,正待他准备前往万山坊市的时候,身后不远突然传来强烈的破空声,一道黄色遁光以极快的度,朝他这个方向激射而来。

        刚刚才从申屠剑手中逃脱,稍稍放下的心顿时又警惕了起来,这道朝他激射而来的遁光,如果他没猜错的话,是一名修士。

        眉头不禁皱了皱,也就是转眼间,遁光已经到了眼前,黄芒散尽后,露出一名胖嘟嘟,小眼睛的年轻男子。

        在余星海眼中,此人身形肥胖,像坨肉球一般,身高又不是很高。也不知是太肥的缘故,还是原本就如此,总之眼睛显得特别小,给人一副贼眉鼠眼,却又有几分机灵的模样。

        还真别说,别看对方像个肉球,但小眼睛中透露出的灵光,给人一种这人特别狡猾的感觉。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方才在那座山谷内,与铁甲兽激斗的小胖子,卜世仁。

  http://www.qingkanshu.cc/0_70/274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