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十三章 意外收获
    卜世仁看到现在不远处余星海,不禁露出惊奇之色,鼻子耸动了一下,没错,空气中若有若无的那种蕴含着恐怖能量的血腥味,正是从对方身上传出的。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这人难道就是刚刚那道血色流光吗?为何他明明只有炼气一层的修为,血液中却拥有如此澎湃的能量?”卜世仁心里暗自想道,一丝好奇之色爬上他的脸庞。

    余星海微眯着眼睛,打量着突然出现的卜世仁。

    观对方的长相,心中也泛起一阵惊奇,心想能够长成这般模样,也算是世间的一朵奇葩。

    “这位道友,不知如何称呼?在下一介散修卜世仁见过道友,道友久仰久仰!”卜世仁突然上前几步,抱拳对余星海,颇具风范的说道。

    “不是人?”余星海听其所言,先是一愣,紧接着忍禁不住,失笑出声。

    “在下古道宗弟子余星海见过道友,道友之名真是有趣也!”随即,余星海也抱拳对其回礼,笑着说道。

    闻言,卜世仁脸上顿时浮起一丝尴尬,急忙开口对他解释,道:“余道友,在下之名不是‘不是人’,而是卜卦的‘卜’,世界的‘世’,仁慈的‘仁’!”

    余星海一听,心中恍然大悟,急忙不好意思的对其,说道:“卜道友,你之名实在容易令人听错,是在下误会了,实在是抱歉啊!”

    “哈哈,没事,没事,此事我已习以为常了,不在乎再多一次。”卜世仁大笑一声,声音中夹杂着几分豪爽的劲儿。

    余星海观此人如此豪爽,倒不像是阴险狡诈之辈,心中的警惕之心,稍微松懈了一点。

    “卜道友,不知你来此地是为了...”余星海试探性的问道。

    “在下来此万山妖脉还不是为了修炼资源,刚刚在一山谷内正与一头铁甲兽激斗,忽见空中闪过一道血色流光,出于好奇就一路追寻至此。”

    余星海眸子微缩,随即笑着若无其事的对其,问道:“呵呵,卜道友什么样的血色流光,在下怎么没看见呢?”

    “余道友,恕在下直言,如若在下没猜错的话,之前那道血色流光就是你吧!”

    余星海一听,脸色顿时变了变,随即又一笑,掩饰着对其,说道:“怎么可能,在下如今才炼气一层的修为,怎么可能会飞?”

    “呵呵!”

    卜世仁轻笑了一声,上前几步行至他的面前,将鼻尖凑近其衣物前微微耸动了一下,然后又围着他转了一圈,最终双目定格在他的右手指尖处。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卜世仁看着他指尖处的那道牙印,眼眸深处闪过一道精光,抬起头意味深重的看着他,良久才开口,说道:“余兄,在下别的本事没有,但却有一个嗅觉异常灵敏的鼻子,方才山谷上空血色流光闪过异常之快,但还是在空中留下了一丝血腥味,而如今你右手指尖处的那道牙印伤口,却残留着在下闻到的那种血腥味,因此在下断定,你就是那道血色流光!”

    “卜道友,你恐怕弄错了,血腥味不都是一样的吗,在下这手指,是之前不小心咬破的,残留一丝血腥味是正常的。”

    余星海虽然对于对方拥有一个嗅觉如此灵敏的鼻子感到震惊,但是他好歹也是修炼了一千多年的老怪物,怎可因为对方的几句话就乖乖的承认呢!

    因此,如今他内心非常淡定,反正他就是不承认。

    然而,卜世仁或许是性格的缘故,自认为是的东西,若得不到认可,就不死心。

    “余道友,你说的话不是没道理,所有血腥味都差不多,就是一个金属般的腥味,但是,你体内的血腥味,却与常人有些不同!”

    闻言,余星海皱了皱眉头,心想眼前这个小胖子就是杠上这事了,一时间还真令他有些头疼,但他还是硬着头皮的对他,说道:“那卜道友,你跟我好好说说,我的血腥味与常人有何不同?”

    “嗯,那在下就给你好好说说,你的血腥味与常人到底有何不同?”

    听其所言,卜世仁突然背起双手,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缓缓的开口,道:“余道友你的血中,蕴含着一股常人没有的澎湃能量,这种能量异常强大,仿若丹药之中所蕴含的那种灵力能量。虽然在下不知这到底是为何,但却深知,余道友你绝对不凡,至少你的血脉不凡!”

    余星海顿时陷入了一阵沉默,只因对方所说的话,确实命中点上,他身为仙界之人,又曾经是一名大罗金仙,血脉中自然而然的拥有一股强大的威能。

    只是,此刻他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他历经一千多年的岁月,见过世间无数奇异之人,但还从未见过嗅觉如此灵敏之人,在他的印象当中,这种天赋应该在妖兽身上才对,可如今却在一个人身上显现,果真是世间无奇不有。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观他沉默不语,卜世仁有些按耐不住,开口问道:“余道友,我说的对不对?”

    “卜道友,你说的没错,你之前看到的血色流光确实是在下使用秘符,所产生的异像,刚刚之所以否认,实在是有些难言之隐,实在抱歉!”

    “秘符?难怪会在空中飞遁如此之快!”卜世仁一听,露出了一丝恍然,随即对其,说道:“余道友,你有如此警惕之心也是难得的,说来此事还是在下有些唐突了,在下也是一时兴起,这才如此刨根揭底,还往余道友别见怪!”

    卜世仁说着说着,反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确实,在修仙界如此的对一名修士刨根揭底,是一个禁忌。

    能够成为一介修士,哪个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秘密,随意去揭开别人的底,那不是等于将别人的推向风口浪尖之上吗?

    那有谁能够忍受这样的事情生,估计话还没说完,就已经动起手来了,也就是余星海才会有如此淡定的心境。

    “卜道友,在下血脉的问题,希望你守口如瓶,在下可不想自己被人当成小白鼠一样被人捉去研究。”

    “这个你放心吧!在下卜世仁誓,绝对不会对第二个人提起此事!”

    “如此最好!”余星海点了点头,他凭直觉相信对方,是不会随意将此时说出去的那种人。

    因此,到目前为止,他才会仍然对对方露出如此善意的神色,换作对方一开始就对他有一丝不善,他哪会跟对方废话如此多,估计早就下狠手,以绝后患了。

    卜世仁对他笑了笑,小眼睛滴溜溜转动了一下,随即一抹储物戒,从中拿出两个酒葫芦。

    “余道友,咱们一见如故,在下特想与你结交,不如我俩在此坐下,喝上一壶怎么样?”

    看着他手中的酒葫芦,余星海眼睛一亮,貌似有很久没喝过酒了,还真有些嘴馋了。

    “哈哈,卜道友,你与在下果然是同道中人啊!”余星海大笑一声,接过其手中的酒葫芦,寻得一块平坦的石头,坐了下来,就打开酒葫芦狠狠的喝了一口酒。

    卜世仁也在其身旁坐了下来,同样打开酒葫芦,往嘴里灌了一大口酒。

    喝完后,低头沉吟了片刻,随即对他,问道:“余道友,在下观你血脉不凡,为何修为却如此之低吗?”

    “这个一言难尽啊!”余星海对他笑了笑,有些惆怅的回了一句。

    “在下虽然修为也低下,但是不但鼻子好使,眼睛也好使,看到余道友你的第一眼,就看出你绝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噢!何以见得...”

    “从你的眼神中,还有你面容之间,隐隐流露而出的那一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沧桑感!”

    “呵呵...”听了卜世仁的话,余星海轻笑了一声。

    “余道友,在下有一事相求,不知你能否应允!”卜世仁沉思了片刻,脸上闪过了一丝挣扎,随后牙根一咬,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

    “何事?”余星海顿时疑惑道。

    “余道友,你能否让我往后跟随你左右,做你一介手下,为你做任何事物?”卜世仁与他对视着,眼中尽是渴望之色。

    余星海听了他的话,顿时一愣。

    “卜道友,你这是...”

    “实不相瞒,在下之所以想跟随你,只是想得到你身上的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是精血?”

    “对,就是精血,我能感到,你的精血能够提升我的修为,因此在下想跟随你,为你办任何事,只求你每月给我三滴精血。”

    “什么?三滴,那是不可能的!”听其前面所言,余星海还颇为心动,可一听后面的话,脸色顿时一变,一个月要他三滴精血,开什么玩笑,精血又不是白开水,之前就是逼出一滴,他都脸色苍白浑身虚弱,何况三滴呢!

    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怎么,不行吗?那两滴怎么样?”

    余星海还是摇了摇头,他根本就没想过用他的精血,换取一个手下为他做事。

    “那一滴怎么样?实在不行,三个月一滴!”卜世仁心里有些急了。

    “你真的愿意真心真意的跟随我,为我做任何事情呢?”这一次,余星海没有再摇头,而是开口对他问道。

    “当然,我可以心魔誓!”卜世仁很认真的回道。

    “噢!”闻言,余星海顿时沉思了起来。

    在此之前,他还真的从未想过要收一名手下,为自己办事,但是如今却送上门一个,他就不得不好好考虑一下了。

    对于修炼来说,若想成仙,再想成为世间的至强者,所需的时间以及资源是很难想象的,因为那简直是一个太庞大的数字。

    自古以来,单单靠一人修炼成仙的实在太少,几乎每个能够修炼成仙之人,其背后都有一个庞大的势力支撑着。

    但是,这个势力绝对不是莫名出现的,而是自己建立起来的。

    因此,修仙界亦或仙界的所有宗门,其实都是为一人而存在的,那就是开宗祖师,只有他才能掌控整个宗门的资源,其他任何人都只不过是为其打理,经营的人罢了。

    “卜道友,在下只要一个不会背叛我的手下,你若能做到,三个月给你一滴精血!”想清楚后,余星海对卜世仁,郑重的说道。

    闻言,卜世仁脸上顿时浮起喜悦之色,突然从石头上站了起来。

    “我卜世仁在此以心魔起誓,今后愿意诚心诚意追随余星海,如有背叛,天诛地灭!”说完,抬手一拍胸口,从中逼出一道精血,利用指尖快在空中画了一个繁杂的符文。

    这是修仙界最狠毒的心魔誓,此誓言者,一旦违背就会受到心魔的吞噬,最终魂飞魄散!

    余星海暗自点头,眼前此人,值得他培养,假有时日,定能成为他的一大得力助手。

    “好!卜世仁,往后你就跟随在下,在下一定不会亏待你!”

    “是,余道友!”

    “好了,往后就别叫我余道友了,如果你愿意,就叫我余兄吧!而我往后就叫你小胖,怎么样?”

    “是,余兄!”

    “哈哈,好,非常好!”

    余星海异常高兴,未曾想到才下山一天不到,就收获一名拥有嗅觉天赋的手下。

    真的是意外之事,一件接着一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