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仙域凡尘 > 第十七章 酒楼事变

第十七章 酒楼事变

        嗜血蝙蝠对代理掌柜不断攻击,场面早已一片混乱,所有在此用膳的修士纷纷放下碗筷,躲得远远,生怕被波及而引火烧身。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被嗜血蝙蝠的一番攻击下来,面对防不胜防的音攻,代理掌柜此刻早已狼狈不堪,心中也浮起一股怒火。

        “孽畜,看剑...”

        一道金色剑光自代理掌柜的储物戒中一闪而出,并在空中迅变大,转眼间便化作一柄三尺长,三寸宽的金色飞剑。

        此飞剑散着凌厉剑气,嗜血蝙蝠的身形在空中顿了顿,指头大小的眼中,顿时浮现一丝忌惮。

        代理掌柜单手一掐御剑诀,朝金色飞剑一指,体内神识同时一动,控制着飞剑朝嗜血蝙蝠斩去。

        吱吱吱...

        嗜血蝙蝠身上的毛顿时倒竖而起,翅膀快震动,张嘴出一阵阵无形音攻。

        经过一番打斗,此时代理掌柜已经识破它的伎俩,忍着元神的恍惚,一咬舌尖使自个儿保持一丝清明。

        金色飞剑以雷霆之势斩向空中的嗜血蝙蝠。

        吱吱吱...

        嗜血蝙蝠又一阵怪叫,与此前不同的是,此次怪叫却夹杂着惊慌。

        远处,冷眼旁观的鹰钩鼻修士,脸上顿时浮起一丝杀气,身形激闪,朝嗜血蝙蝠激射而去,在途中,沉声厉喝,道:“岂子,尔敢...”

        言出音未落,金色飞剑早已划过一道金色流光,在其到达嗜血蝙蝠之前,将此孽畜斩成两半。

        一阵血雨在空中炸开,嗜血蝙蝠突然化成两半,向地面坠落而去,代理掌柜随即朝金色飞剑一招,飞剑在空中绕了一个弯儿,快回到其头顶悬浮着。

        双手一背,眯着眼睛,盯着身形停在嗜血蝙蝠尸旁的鹰钩鼻修士,冷冷的开口,道:“有何不敢?”

        “找死!”

        鹰钩鼻修士面露怒色,眼中闪现着强烈的杀气,单手一拍储物戒,一柄迷你火红飞剑出现在其掌心。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将其朝空中一抛,御剑诀一掐,朝其一指,红光顿时大作,剑身蓦然变大,一股烈火自剑身燃起,热浪倒卷。

        “去!”

        他大喝一声,火红飞剑化作一道红光,向代理掌柜激射而去。

        此剑,散着凌厉气势,丝毫也不下于悬浮在代理掌柜头顶的金色飞剑。

        从其散的气势来看,此红火飞剑乃是一柄中品法器。

        修仙界,修士使用的法宝共分为三种,法器、宝器、仙器,每种法宝又分为,下品、中品、上品。

        不同的法宝,不同的品阶都蕴含着不同的威力。

        自眼前两柄飞剑的气势看来,其品阶都相当,若分其高低,火红飞剑略胜一筹。

        但,两人斗法,绝非单靠法宝来决定胜负的,修为技巧都非常重要。

        代理掌柜目光死死锁定着火红飞剑,体内属于炼气九层的气势霎时间爆而出。

        嗡嗡嗡...

        头顶金色飞剑震颤,金光顿时大放,剑身仿若再次变大了三分,化作金色流光,向激射而来的火红飞剑旋斩了过去。

        酒楼大厅内,一红一金,两道剑光,以雷霆之势,在空中撞在一起。

        锵...

        蓦然,一道金属碰撞声,自两柄飞剑之间传出,震撼众人心神,更可观一红一金之光芒大作,瞬间向周遭倒卷。

        嘭...

        两柄飞剑相撞出的强劲气势,瞬间将酒楼大厅内的所有桌椅化为粉碎,幸亏此时酒楼的食客早已远避,才免得被波及。

        这股强劲的气势,不但将酒楼大厅内的所有桌椅粉碎,甚至将四周的门窗也震碎。

        一时间,整间偌大的酒楼剧震。

        奈何,酒楼墙体上的阵法,只有隔音之效,却无防御之效,因此,在酒楼雅间内正在用膳,尚不知外界生何事的其他修士,被这剧震所惊动,纷纷闯出门外,一观究竟生何事。∮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在酒楼二层,凤清鸣雅间内静坐等候余星海突破的卜世仁与卜天翔也被惊动。

        “翔叔,生何事了?”卜世仁一阵惊疑,传音对坐在对面的卜天翔,问道。

        卜天翔皱了皱眉头,随即对他,回道:“不清楚...”

        “你要不要出去看看吗?”

        “嗯...我出去瞧瞧,你在此替你这位朋友护法,没什么大事别离开!”

        “明白!”

        就在两人谈话间,酒楼墙体再次传来几次震荡,隐隐有种欲坠之感。

        卜天翔脸色变了变,阴沉着脸,快起身打开雅间门朝外走去,体内神识同时向整间酒楼横扫。

        剧烈的灵力波动,使凤清鸣雅间内原本浓郁的灵气开始混乱起来。

        而恰巧此刻却是余星海突破的关键,此种情况对其异常不利,坐在其身旁的卜世仁,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此刻,余星海的神识沉浸在他的奇经八脉以及丹田处,对于外界的生的事情丝毫也不清楚。

        在其体内一条条经脉纵横交错,遍布全身各处奇穴,在这些经脉内,流转着一股股宛如小溪一般的灵力。

        在其腹部三寸处,一个隐藏颇深,异常神秘却为所有修士所知的丹田内,经脉中流转的灵力最终尽数汇聚于此,形成一个如湖泊一般的灵湖。

        此刻,灵湖内布满了浓稠的灵气,它们几乎实质化,但距离实质话却有一些差距。

        眼见浓稠的灵气越来越浓郁,可就在这关键之时,奇经八脉中的灵力却开始混乱起来,时而急促时而平缓。

        生此种情况,只有一种,外界的灵力混乱,本来突破修为的关键是需要大量浓郁灵气的,但此时外界的灵力却时而浓郁,时而稀薄,无法给奇经八脉正常提供足够的灵力。

        受经脉中的灵力燥动,丹田内的浓稠灵气,也跟随着燥动,开始翻滚激荡。

        沉浸在奇经八脉与丹田间的神识,立刻运转,试图控制灵力波动,但燥动实在太大,一时间竟然有些镇压不住。

        外界,余星海的身体开始剧震,一股时强时弱的灵力波动自其体内爆,惊动了一旁的卜世仁。

        “不好,雅间内的灵气混乱,无法正常给余兄突破修为,糟糕了...”

        卜世仁心中暗道不好,但其却无能为力,他不是阵法师,若是阵法师的话尚可在其周围布下一座聚灵阵。

        情况蓦然变得不妙,而此刻,酒楼大厅内,代理掌柜与鹰钩鼻修士的打斗却已经白热化。

        此时此刻,两人完全将酒楼当成了战场,两色剑光快碰撞,出凌厉的气势,不断将酒楼破坏,眼看已经摇摇欲坠。

        “哼!”

        忽然,一声冷哼自楼上传来,一道更加强大,属于筑基期的气势,压向打斗中的两人。

        打斗中的两人,不约而同的颤抖了一下,尤其是鹰钩鼻修士的身子颤抖得更厉害,面色一片苍白。

        酒楼的木质楼梯此刻早已化为飞灰,在原来楼梯口的位置,一脸阴沉之色的卜天翔,凭空悬浮在那。

        卜天翔看着眼前残破不堪的酒楼大厅,盯着立在代理掌柜对面的鹰钩鼻修士,眼中闪现着厉芒。

        “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我这凤翔酒楼中闹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此言一出,鹰钩鼻修士只顿感他的元神剧震了一下,恍惚间,一口逆血自口中喷出。

        一句话,就令一名炼气九层的修士口喷逆血,此举,令在场的所有修士为之震惊。

        在这之中,不泛有凤翔酒楼的常客,他们看着眼前散着强烈气势的金牌厨师,心中的震惊更是无以复加。

        在他们印象中,对方也就是凤翔酒楼的一个厨子罢了,哪怕能够做出凤舞九天如此的人间美味,在修士眼里也上不了台面,今日一观,却颠覆了此前的所有想象。

        用卧虎藏龙来表达心中之意,最恰当不过,只因他们如何都未曾想到,一名修为高深之辈,竟会屈身于如此一间酒楼中,当一名厨子。

        卜天翔一脚踏出,身形顿时跨越数丈,出现在鹰钩鼻修士身前,抬手朝其拍去。

        “道友,欺负低阶修士算什么,你的对手应该是我!”

        突然,一道温文尔雅的声音在卜天翔的耳中响起,原本立于远处始终微笑着旁观的青年,身形一闪,陡然出现在鹰钩鼻修士身旁,袖袍朝其一甩。

        卜天翔顿感一阵罡风传来,隐隐刺痛其拍出去的手掌,他眼睛一眯,快收回手掌。

        “你是何人?”卜天翔对其沉声道。

        “在下乃是他的人!”温文尔雅的青年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鹰钩鼻修士,对其回道。

        “如此说来,你们是一伙的了!”

        卜天翔脸上顿时浮起不善之色,抬手一拍指尖的储物戒,寒光一闪,一件法宝随即出现其手中。

        此法宝寒光闪闪,隐隐透露着寒气,赫然是一把切菜使用的菜刀。

        “菜刀?”

        温文尔雅的青年,观其手中的菜刀,脸上浮起一丝诧异,随即笑着自语,道:“一把菜刀竟然是上品法器,有意思,有意思...”

        卜天翔却并未理会对方嘀咕些啥,抓起手中的菜刀,就朝对方甩了过去。

        只见菜刀在空中迅变大,散出一阵阵寒气,使周遭的气温下降了三分。

        眼前这把菜刀,赫然是一件上品刀形法器,且属于冰系法器。

        目睹旋斩而来的菜刀,青年不紧不慢的朝空中一按,随即一道透明风刃在其掌心浮起,在空中迅变大。

        手掌轻轻的朝前推出,风刃随之而动,向尚在空中旋斩而来的菜刀迎击而去。

        霎时间,菜刀法器与风刃法术在空中撞在一起,出一声巨响,气势倒卷,酒楼震颤,门庭掉落,似乎下一刻,酒楼就会倒塌一般。

        远处静观热闹的一众修士,脸色顿时一变,快退出酒楼,远远的观望起来。

  http://www.qingkanshu.cc/0_70/275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