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十八章 域外天魔
    苍宇之上,不知何时开始乌云翻滚,银烁的闪电在云层之间如老树根盘须一般,闪烁不止。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一股沉闷的气息笼罩着整个修仙小镇,似乎要有什么大事生一般。

    轰...

    突然,一声炸雷在凤翔酒楼上空响起,伴随着一道银烁的闪电,击向酒楼顶端。

    酒楼二层,凤清鸣雅间内,此刻其内的灵气已经混乱到一个可怕的程度,而余星海的脸色早已一片苍白,身子不断剧震。

    蓦然,一道闪电向其头部击去,一闪即逝,他随即倒地,抽搐不止。

    卜世仁一惊,急忙上前查看,却被一道强劲的雷灵力,电得双手麻。

    “糟糕,大事不妙,得赶紧去找翔叔,看他有没什么办法!”卜世仁脸色一变,挪开麻的双手,快起身,朝雅间外冲去。

    余星海本来就因为突破遭遇外界灵气混乱,造成体内的灵力一片溃乱,如今更是不幸,竟然被一道炸雷给劈了。

    如此事情,卜世仁何时遇过,束手无策的他,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去找其叔,卜天翔。

    众所周知,修士体内有三大丹田,此三大丹田颇为神秘,分为上丹田识海、中丹田紫府、下丹田气海。

    上丹田识海,乃是修士元神所在。

    此刻,在余星海的头部某个神秘的部位,有着这么一处空间,此处空间无天无地,一片混沌与灰朦,此处却是他的识海,亦称神海。

    一道淡青色,有些模糊不清的人影,此刻正盘坐于灰朦之间,其双目紧闭,双手放于膝盖之间,一副打坐的模样。

    此淡青色人影不是别人,正是余星海的元神。

    此时此刻,在淡青色元神的周身,一道道如蜘蛛网一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淡青色丝线,以其为中心,向周遭灰朦混沌空间蔓延而去。

    此淡青色丝线,却是其元神散出来的神识丝线,其运用在于控制本体,以及诸多威能。

    其实,外界本体的变化,身陷识海的元神早已知晓,无奈他的本体此刻却处于空明状态,深陷识海的元神除了压制体内的灵力溃乱外,已无余力唤醒本体,毕竟他如今的元神处于受创状态。∫请Ω看书Ww∫WΩ.∫QingKanShu.cC

    淡青色的元神,眉头紧锁,内心闪过一道道疑惑的念头。

    “外界到底生何事,为何我的本体会生如此变化?”

    “可惜我元神受创,如今实在太过微弱,除了仅能压制本体灵力溃乱外,已再无余力探清外界究竟生何事!”

    余星海的元神叹了口气,本体的变化,对他来说异常危险,若处理不好修为会再次跌落,或体内经脉溃乱,造成走火入魔。

    然而,此刻的他并不知,本体已经被一道炸雷给击中了,若是知晓,不知他会有何感想。

    就在他陷入一筹莫展的境地之时,其识海有了惊天之变。

    只见,识海内的灰朦混沌景象突然一变,竟然变成一幅仙气缭绕的景象。

    元神紧闭的双眼蓦然睁开,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象,眉宇间拧成一道川字。

    “这是...”

    他的心中顿时浮起一丝不详的预感,眼前的景象,却是其在仙界之时,所看到过的景象。

    他的识海竟然出现幻象了!

    余星海确信自个儿的心境修为异常高,且此刻内心清明,但会出现如此幻象,证明他的本体已经出现问题,可能已经导致走火入魔。

    “哈哈,此地是否很熟悉呢!”

    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自其身后响起,使其身形震颤了一下,缓缓的转过身。

    一名黑衣黑瞳少年,正朝他缓步踏空而来。

    此人双瞳全黑,加之一身黑衣穿着,远远一看,几乎全身都是黑色。

    值得关注的,是此人的长相与声音,竟然与余星海一模一样,甚至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幻象?”

    余星海眯着双眼盯着对方,内心疑惑了一下,可他却觉似乎又有些不对,眼前黑衣少年给他的感觉却如此真切,仿若不是假的一般。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怎么,怀疑我也是幻象吗?”观其疑惑的模样,黑衣少年眉头一挑,大手一挥,眼前的景象又恢复了识海灰朦混沌的状态。

    余星海双目一凝,沉声道:“你是谁?”

    “你猜!”黑衣少年面容间忽然浮起一丝邪笑。

    “我这人一贯以来都不喜欢猜!”

    “噢!我倒是忘了你这一性格,呵呵,那我就直接告诉你好了,我是你的心魔!”

    闻言,余星海却突然一笑,淡淡的回道:“我心智异常坚定,何来心魔一说?”

    “你心智倒是坚定,可你的元神却虚弱如斯,这有什么好出奇的吗?再说,此刻你的本体内的灵力早已溃乱到一个几乎无法挽救的地步,产生心魔,不是很正常的么!”

    “少在此一派胡言,无论你是何物,请立即离开我识海,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不客气?就凭你如今这副状态,连本体灵力的燥动都无法压制,你还能对我如何不客气法?”

    黑衣少年看着他,面露玩味之色。

    闻言,余星海内心却闪过了诸多不解,凭他的心境,应该不可能衍生心魔才对。

    所谓心魔,只有在修士的心境不稳,逐渐衍生并隐藏在识海深处的一种类似元神却无意识的灵体。

    一般情况,心魔是没有灵智,只有本能吞噬本体元神的意识行为,绝对不会有眼前黑衣少年那般,拥有如此高的灵智。

    尚有一点值得他关注,此前的幻象,乃是眼前的黑衣少年搞出来的,而真正的心魔,确实会让人产生幻象,但绝对不会出现在识海。

    “他究竟是何物,为何能伪装成我的模样?”余星海绞尽脑汁的想着。

    仔细的回想着,修炼这么多年间,有没观过类似于眼前此种情况的记载或古籍异志。

    突然,他想起在仙界尚未成仙之时,一位宗门前辈曾对他讲过,世间有一种奇异种族,它们被称作域外天魔。

    域外天魔出自域外,究竟域外在何处,却无从考证,值得关注的,是域外天魔的形象描述与眼前的黑衣少年非常相似。

    据说,域外天魔无形无体,纵横于三界之中,它们来无声去无息,防不胜防。

    域外天魔虽无形无体,但却拥有天生的一项本命神通,可临摹任何生物的元神形态。

    如若,眼前的黑衣少年就是域外天魔临摹他的形态而来的,一切都再好说不过。

    “怎么,不说话了吗?”观其久久不语,黑衣青年再次眉头一挑,缓缓的开口。

    “我知道你是何物了!”余星海并未回答他的话,而是说了一句令对方感觉毫不相关的话。

    “噢!”黑衣少年惊讶了一下,邪笑着反问道:“你猜到我是何物了吗?”

    “你是域外天魔对不对,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心魔!”余星海对其冷声道。

    拍拍拍...

    闻其所言,黑衣少年拍了拍手掌,微笑道:“你余星海果然聪明,没错,我就是域外天魔所化。”

    “你果然是域外天魔!”闻言,余星海脸色变了变。

    “很意外是吧,其实,你也不用意外,你拥有仙人之体,且元神如此虚弱,正是我急需的体质,只要将你的元神吞噬,我就能掌控你这副身躯,届时我也能像人类那般享受世间的荣华富贵,过上逍遥快活的日子,哈哈...”

    “你做梦吧!别以为你进入我的识海就能为所欲为,我如今元神虽然虚弱,但也不是你随意揉捏的软柿子!”

    “噢,你的记忆我都晓得,难道你还有不为我所知的后招么,如果有的话,你尽管使出来,本天魔接着就是!”

    余星海不再与其废话,此刻他感应到本体已经相当危险,体内经脉已经混乱到频临断裂的趋势。

    原本就已经束手无策,如今却又多了一个前来捣乱的域外天魔,如若不尽快解决眼前这个天魔,很可能没被对方吞噬,他就已经经脉断裂成为一阶废人了。

    元神突然一步跨出,身形一动,蓦然出现在域外天魔的身前,元神之手快掐了一个奥妙的手势,一道青色尖锐的元神刺蓦然浮现,并快朝其头部刺去。

    “呵呵,雕虫小技...”

    域外天魔抬手间,向元神刺抓去,看似很慢,但却仿如跨越层层空间,瞬间就将元神刺抓在手中。

    观其模样,原本乃是虚无之体的元神刺,被其抓于手中,却如抓住实质化的元神一般。

    “啧啧,元神之力啊!好东西,我就喜欢这个,你给我再来几道...”域外天魔邪笑了一声,将抓在手中的元神刺放入口中,咀嚼起来,并露出享受的神色,似吃到美味的食物一般。

    观其模样,余星海的面部肌肉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哼,我就不信邪了!”

    他冷哼一声,双手再次幻动,掐了一道法诀,紧接着,好几道尖锐的元神刺,从不同方位朝其刺去。

    正在咀嚼元神刺的域外天魔,却漫不经心的抬起双手,再次像此前那般,看似很慢,却每每能够在元神刺即将刺入其身体之前,将其尽数抓在手中。

    这次,余星海脸色终于大变。

    域外天魔无形无体,其形态与修士的元神大同小异,对付它的办法,唯一就是利用强大的元神将其击溃。

    可如今,元神刺竟然无法对付对方丝毫。

    他清楚,并不是他的元神太虚弱了,而是对方太邪门,其实质原因所在,却是元神刺刺出的瞬间,对方却能跨越层层空间的屏障,轻轻松松的将其牢牢抓在手中。

    “这是什么神通?”余星海心中充满了震惊。

    域外天魔再次将所有元神刺放入口中,咀嚼后,舔了舔舌尖,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

    “继续啊!怎么不继续了,我还没吃够呢!”

    闻言,余星海脸部肌肉再次抽搐了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