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十九章 识海激战
    “你这是何神通?”

    余星海紧皱着眉头,对其问道。请看ΩΩ书Ww∫W∫.ΩQingKanShu.cC

    闻言,域外天魔脸上浮起一丝得意之色,道:“怎么样,我这天魔本命神通不错吧!”

    “本命神通?”闻其所言,余星海内心暗道糟糕。

    域外天魔本身就无形无体,实质攻击根本无法将其击溃,此时对方再加多一项本命神通,他胜算几欲渺茫。

    “跟我融合如何,让我们融为一体,这样我们的元神就可以强大,恢复你往日修为指日可待。”

    “恐怕跟你融合之后,我已经不是我了吧,我的意识被你主导,你觉得我会答应么?”余星海对其鄙视道。

    “本天魔灵体强大,当然由我主导,这样才能将你变得更强大嘛!”

    “除非我是傻子才会答应你这样的要求,可惜我不傻。”

    “既然这样...”域外天魔乌黑的瞳孔中,闪过一道煞气,脸色一沉,道:“那就由不得你不答应了!”

    “你若敢乱来,我哪怕拼的魂飞魄散,也要将你拉下水。”

    “哼,有何不敢!”

    域外天魔的全身上下,突然散出一股强劲的灵体气势,遍布整个识海,霎时间,混沌倒卷,灰朦扩散。

    余星海顿感自个儿的元神一阵压抑,浑身动弹不得,亦是在此时,对面的域外天魔,突然一脚踏出,跨越层层空间出现在其身前。

    脸色顿时大变,疯狂运转元神之力,试图向后退去。

    “别费力了,在本天魔的天魔神通之下,你逃不掉!”

    耳边,突然响起域外天魔阴森森的声音,仿若魔鬼一般,渗人心神。

    “不...”

    余星海的双眼露出惊恐,大吼了一声,然而声音却戛然而止。

    域外天魔幻化的本体,快与他的元神融合在一起,瞬间,整个识海轰鸣不止,混沌的灰朦之气向外翻滚。

    原本余星海淡青色的元神,被域外天魔本体融入后,显得黑青相间。

    淡青色的元神之力与黑色的天魔灵体在其周身不断流转、碰撞、吞噬。

    这青黑相间的灵体之间,两道意识彼此相争,试图吞噬对方的意识。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哈哈...”

    识海空间内,域外天魔的声音在大笑。

    而此刻,余星海只感觉原本属于他意识所寄宿的元神,不但被对方占据,且意识亦被其试图吞噬,传来一阵阵强烈的刺痛感。

    几番碰撞下来,他没有占到丝毫好处,反倒意识越来越薄弱。

    “如何是好?难道我余星海注定要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么?”

    刹那,余星海的内心浮起一丝悲鸣,忧伤之意在其元神内油然而生,霎时间遍布整个识海。

    自仙界堕落凡尘,他都未曾有过如此悲鸣,只因尚有机会恢复往日修为,可今日,元神意识被域外天魔不断吞噬,眼看即将魂飞魄散的下场,心中自然悲鸣。

    “不行...天道无情,生死各一线,此局,我尚有一线生机!”

    此念一出,识海轰鸣,无边意志自其元神内爆,原本处于劣势的元神之力,顿时强大了数倍之多。

    “啧啧,意志力爆吗?有意思,有意思,有挑战性,我喜欢!”

    域外天魔感受其出的意志力,怪叫了一声。

    “给我滚出去!”

    余星海的元神却是一声怒吼,紧接着,青光大放,域外天魔黑色的身影被其逼出元神之外。

    识海内,一青一黑两道身影同时倒退了数步。

    “意志力不错,竟然能将我逼出元神之体,但你别得意的太早,好戏还在后头呢!”域外天魔站住脚跟后,内心浮起了一阵异样的情绪。

    “废话少说,今日不是我死就是你亡!”

    余星海的元神大喝了一声,言出身动,一步跨向对面的域外天魔,携带着无边意志力,整个元神直接撞向对方。

    “来得好!”域外天魔也大喝一声,身形一动,快迎向余星海的元神。

    嘭...

    两道人影随即碰撞在一起,识海内的混沌气息瞬间翻滚,倒卷不止。

    外界,余星海的本体闪烁着雷光,银烁的闪电在其周身遍布,闪烁不止。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除此之外,尚有一青一黑之光,在其体内时而迎合,时而有分开,仿佛在互相激斗一般。

    此刻,酒楼的震颤已经停止,灵气虽仍旧稀薄,但已不再混乱。

    酒楼大厅内,卜天翔与青年各占一边,互相对立,中间隔了两丈有余。

    在这两丈有余的距离中,此刻却出现了三名面色阴沉的中年修士。

    其中两名散着炼气九层的气势,另外一名却散着筑基五层的气势。

    此三人却是万山小镇内的守卫队成员。

    万山小镇贵为一个修仙小镇,其内早在许多年前就被推举出一名德高望重的修士,作为此小镇的镇长。

    小镇的一切事务由镇长亲自执守,但由于需要修炼闭关的缘故,久而久之,就成立了一队维持小镇秩序的守卫队。

    眼前这名筑基期五层的中年修士,却是守卫队的队长。

    一刻钟前,受到守卫队成员前去报告,凤翔酒楼生剧烈的斗法行为,于是急冲冲带着两名手下赶来,正好遇上激烈打斗的卜天翔与白衣青年,于是出声厉喝,这才将两人的打斗制止。

    “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修仙小镇内动法,难道你们是在藐视我们小镇的规则不成?”筑基修士开口,冷声对他们说道。

    卜天翔闻言,朝对方一抱拳,道:“李队长,是眼前这两人在我酒楼捣乱,在下不忍酒楼遭此破坏,因此才出手制止,无奈此人嚣张至极,不由分说的对在下动手,所以...”

    说话间,卜天翔不忘指了指鹰钩鼻修士以及站在对面的白衣青年。

    闻其所言,李队长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冷声对白衣青年,问道:“是如此的吗?”

    闻言,白衣青年却是淡淡一笑,对其说道:“李队长是吧,在下初次来此小镇,不懂此镇规则,今日之事,实在是在下欲在此酒楼用膳,无奈在下随从却无意中与此酒楼掌柜起冲突所造成,为此我实属抱歉!”

    白衣青年说得很委婉,语气中依旧温文尔雅,无知之人,尚会以为其就是此番模样。

    奈何,在场的修士,都心知肚明,对方绝对不是其外表所表现的那般模样。

    李队长闻其所言,将目光转向代理掌柜,沉声道:“王掌柜,此事是否如其所说的那般吗?”

    代理掌柜朝其一抱拳,回道:“李队长,此事实属子虚乌有,在下此前正忙于给客人结账,其随从上来不由分说的,要在下给其腾出一间预留雅间,可你是明白的,这几日酒楼怎可能尚有雅间,因此对方却令其随身妖兽攻击在下,在下无奈之下,只好将那孽畜斩杀,之后其就对在下大打出手,事情起始就是如此,有几位客人可以见证!”

    “有哪些客人可以见证吗?你叫其出来见证一番!”

    话音刚落,此前王掌柜与其结账的那位客人,缓缓的自人群中,走了出来,对其朗声,道:“在下可以见证,此事正如王掌柜所说的那般。”

    此人亦是一名白衣青年,且亦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与此前的那位白衣青年,相貌有得一比,双双都是英气逼人。

    此白衣青年出身万象宗,乃是内宗弟子,修为已高达筑基一层。

    此前观眼前的白衣青年如此嚣张,以其颇高的身份,早已对其温文尔雅却行事狠厉之风格有些看不过眼。

    对李队长说出那番话的同时,还不忘对白衣青年挑了挑眉头,露出一副挑衅的神色,而后者却并未因其的挑衅而动容。

    闻言,李队长将视线移向白衣青年,眼中厉芒一闪,冷声道:“你还有何可说吗?”

    “呵呵...”观其面色,白衣青年淡淡一笑,手中折扇一开,扇了扇,颇具公子范儿。

    “此事算在下对手下管教不严,既然事情已经生,我想李队长也不想再继续将事情闹大吧,不如这样你看如何!酒楼的一切损失以及所有客人的消费由我赔偿,另外给你们带来的麻烦,我也给你们赔付一定的损失,你看怎么样?”

    李队长顿时一愣,对方不像是那么容易妥协之人,但如今却如此快就妥协,不禁让他感到一阵诧异。

    作为小镇的守卫队长,其实有时候也很难做人,只因站在这个位置上,很容易得罪人。

    就如今天此事,如若不处理,他会被小镇中缴纳了灵石的修士,视守卫队形同虚设,会遭到很多修士的不满。

    他们进入小镇缴纳了灵石,但进入其内后却得不到保障,换作谁都会有意见。

    但是,出面处理也不是那么好处理的,这其中必须考虑会不会得罪人,毕竟卸掉队长的身份,他仍然是一阶修士,修仙路途漫长,随意得罪一人可不是一件好事。

    “王掌柜,你意下如何?”李队长对站在卜天翔身边的代理掌柜,问道。

    闻言,代理掌柜却没第一时间回应,而是与卜天翔眼神交流了一下。

    “卜师兄,此事该不该答应他?”卜世仁的耳边,突然响起代理掌柜的传音。

    “那就要看他赔偿多少了,我这凤翔酒楼,几乎被他们给毁了,赔得少的话,我自然就不答应了。”卜世仁随即对其传音道。

    原来,为外人所不知的,是凤翔酒楼背后的掌柜,其实是后厨的金牌厨师卜世仁。

    而眼前的王掌柜,是他的同门师弟,代其管理酒楼,而其则大隐于市,藏身于后厨,成为一阶厨子。

    得其授意,王掌柜开口,对李队长,说道:“在下自然没意见,但...赔偿如若不合理,在下却不会接受。”

    闻其所言,李队长又将目光看向白衣青年。

    “不知一块上品灵石,是否足够赔偿酒楼的损失呢!”

    白衣青年开口,却惊起四座。

    上品灵石,在十万大山异常稀有,搜罗三宗亦不知能否集齐两指之数。

    一块上品灵石可抵一万块下品灵石,但在修仙界却没人愿意拿一块上品灵石去抵一万块下品灵石。

    只因,上品灵石不但稀有,其内蕴含的灵力精纯度,亦不是下品灵石可比拟的。

    因此,上品灵石实在太珍贵,其价值远远过一万块灵石。

    一块上品灵石,若是赔付酒楼的损失,已经足以。

    就在王掌柜准备答应对方之时,酒楼楼梯口处,一道圆乎乎的身影却突然从上面跳了下来,惊动了众人。

    卜世仁看着眼前的景象,眼神顿时呆涤,就连此番下来找卜天翔的事情都暂时忘却。

    一刻钟前,此地还一幅热闹非凡的景象,可如今却一幅恍若遭到末日浩劫一般。

    “这...这他奶奶的,此地到底生何事了?”他喃喃自语道。

    就是这时,卜天翔的声音却突然响起。

    “小子,你不是在替你的朋友护法吗?此时你下来这,是在干嘛?”

    闻言,卜世仁浑身一震,脸色随即大变,失声道:“翔叔,大事不好了,之前不知何原因雅间内的灵气溃乱如斯,余兄他似乎突破失败了,而且...而且他就在刚刚被一道炸雷给击中了,如今正抽搐不止!”

    “什么?”卜天翔脸色顿时大变。

    蓦然转身,身上顿时散着令人指的杀气,盯着白衣青年,冷冷的说道:“此事,我跟你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