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二十四章 天魔神通
    天魔界处在三界之外,不受天道规则的掌控,却又贯穿整个三界,换句话来说,在神、仙、凡三界之中,天魔界无处不在。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天魔界一片苍茫,无天无地,神秘至极,此地生存着一种特殊的种族,天魔族。

    天魔族天生无实质形态,只有虚影一尊,以灵体状态存在。

    说到其繁衍,却是奇特至极,上一代天魔欲繁衍下一代天魔,却是用世间最奇特的方法,利用临摹之法,临摹出下一代天魔。

    这也就是天魔天生携有临摹天赋的本命神通,但有一点,却是天魔欲临摹其他物种,只能临摹出黑色。

    也就是此前的域外天魔为何一直都是黑色的缘故,只因他无法临摹出除黑色之外的任何颜色。

    在域外天魔中,亦有血脉高低之分,自高到低,分为三种,圣族血脉、皇族血脉、普通血脉。

    圣族血脉的域外天魔,天生灵体强大,主要纵横于神界之中。

    皇族血脉的域外天魔,天生灵体稍弱,因此只有遍布在仙界。

    普通血脉的域外天魔,天生灵体弱小,只能在凡界之中纵横。

    入侵他识海的那个域外天魔乃是皇族血脉后裔,只是血脉已经异常稀薄,灵体强度与普通血脉的天魔并无多大区别。

    灵体太过弱小,就不能在仙界入侵仙人的识海,否则以仙人强大的元神,只有自取灭亡。

    因此,此天魔只好来到凡界寻觅,恰巧遇到余星海这个拥有仙人之体,却只有凡人强度的元神。

    本以为能够轻而易举的吞噬掉他的元神,侵占他的本体,从此逍遥尘世,没成想最终却葬送此间。

    自域外天魔的记忆碎片中,余星海得到了异常多不为世人所知的秘密,同时他的收获也颇丰。

    他不但得到了域外天魔的本命神通的修炼之法,同时还得到了此前对方使用过的灭魂、噬魂、临摹等神通。

    余星海最感兴趣的莫过于域外天魔的本命神通,此种神通可在灵体状态下,纵横三界之内,不受空间规则的约束,来去自由。

    此天魔本命神通被天魔称为‘天魔纵横’,炼就此神通,不但可以在空间内随意穿行,几乎可以达到缩地成寸的地步,随意一步即可跨越层层空间,除此之外,亦可跨越界域,到达另外一个界面,诸如神界、仙界,亦或者某些小界面。∮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不过,话又说回来,余星海的元神毕竟不是天魔,虽然可以利用天魔临摹神通,化身域外天魔,但若想将天魔纵横修炼至大乘,并非是件容易的事。

    就算如此,他也心满意足了,若修炼成功这些天魔神通,往后又多了一丝保命之法。

    外界本体尚在雷灵之力的淬炼之中,如今本体也重新被其掌控,体内修为也已经突破乃至稳定,如此一来,意识也就不急着离开识海。

    “天魔纵横对如今的我来说,异常有用,既然如此就借助此机会,将其一举参悟出来!”余星海心中想道。

    外界,古天丰背着双手临立于半空,目不转睛的盯着正在雷灵之力下淬炼的余星海本体。

    “此子,本体当真逆天,恐怕比我等筑基期修士还要强大三分,他究竟时如何修炼出如此逆天的体质,最近几年我也没在古道宗听说过有如此一位炼体逆天的年轻一辈啊!”

    古天丰心中暗自想道,观半空久久未从雷灵淬体中醒来的余星海,沉默了片刻,并将目光转向下面围观的众人。

    “诸位,看来这位小友暂时是没那么快结束雷灵淬体的,尔等还是散去,莫要打扰其修炼!”

    此言一出,下面的众修士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即转身退去,唯留王掌柜、卜天翔、卜世仁、李队长几人。

    在小镇中,德高望重的古天丰所说的话就是权威,他之命令,无人敢不从,因此他亦不怕有那个胆大之辈,前来打搅余星海的雷灵淬体。

    “下面几位道友,你们随李队长去九层天塔与我一叙,商讨赔偿一事!”

    言毕,古天丰一步踏出,临空踏步而走,正是镇中九层天塔的方向。

    下面,卜世仁与卜天翔对视了一眼,后者缓缓的开口,道:“小子,走吧!别担心你的朋友,既然古镇长已经话,我想没哪个宵小之辈敢来打搅他雷灵淬体的。”

    卜世仁看了一眼半空的余星海,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而卜天翔这时,则抱拳朝李队长一拜,对其说道:“李队长,还请你带路!”

    ……

    小镇之外,距离牌坊不远的一处山头,两道身影站在山头之巅。请看Ω书Ww∫W∮.ΩQingKanShu.cC

    此两人不是别人,正是被古天丰赶出镇中的凌霄阁以及鹰钩鼻修士。

    鹰钩鼻修士此刻已经没了之前的那番气质,看着身边的白衣青年凌霄阁,脸上闪过丝丝畏惧。

    “凌少宗,我错了,我不该...”鹰钩鼻修士低着头,说出此言的时候,目光根本不敢与其对视。

    凌霄阁背着双手,望着镇中雷灵之力闪烁的方向,神色间多了一丝阴霾。

    “你何错之有,我凌霄阁的人就是要随心所欲,这次的事情不能怪你,要怪就怪那几个不长眼的蝼蚁!”凌霄阁淡淡的开口对他说道。

    闻言,鹰钩鼻修士脸上的表情松了松,恢复了往常的阴冷。

    “凌少宗,那...如今如何是好,我们准备好的灵石都被古天丰那老不死的要去了,且又被赶出镇中,拍卖会我们如何参加,你又如何能够得到你想要的那个储物戒?”

    “会有办法的!”凌霄阁再次淡淡的回了一句。

    “走,我们先离开此地再说,三天后拍卖会开始之时,我们再回来...”

    两人随即消失在茫茫山脉之中。

    时间如过驹之隙,转眼便斗转星移,白黑交换,这一夜余星海成为众修士茶余饭后的美谈,这一夜他的名声鹊起,这一夜卜世仁有幸与金丹期的古天丰彻夜长谈,把酒言欢。

    当黑夜再次泛白,东方迎来破晓之际。

    余星海识海内的暗红色元神,蓦然睁开双眼,一道如星辰般的光芒在其眼眸深处一闪而过。

    “十个时辰已过,终于掌握了天魔纵横神通的一点皮毛,元神终于可以化身天魔,纵横于天地间了!”

    一道声音自其口中传出,经过十多时辰的不懈努力参悟以及实践,他终于可以将天魔纵横神通,在识海内施展得淋漓尽致了。

    这十个时辰期间,他将天魔纵横推演参悟后元神化身为天魔,随后不知在识海内施展天魔纵横了多少次,他已经记不清了。

    刚开始,他屡遭失败,但随着对纵横神通奥妙的领悟,情况逐渐好转。

    如今,他的眼中,整个识海空间就像一张巨网一般,空间中布满着一根根纵横交错的丝线。

    这些交织的丝线,就是构成整个识海空间的空间规则。

    天魔的本命天赋就是能够看清只有神人才能看清的空间规则,并掌控这些空间规则,进行界域穿行。

    此刻的余星海也终于明白,此前的域外天魔为何能够轻而易举的跨越层层空间对其出击,逼得他无处可逃了。

    只见他眼眸中闪过一道星芒,抬手间巧妙往眼前空间,指尖轻轻一捏,一道空间丝线被其指尖捏住,并拉开。

    拉开的刹那,所处的空间蓦然荡起一阵无形的波纹,余星海抬脚间,跨入被他拉开的那道空间缝隙。

    当他的身形完全跨入的瞬间,原地已经不见了他的身影,距离原本十丈以外的一处混沌灰朦空间之内,突然也荡起一阵无形的水波纹,随即他的身影自此处显现而出。

    “不错,越来越随心所欲了,就不知外界的空间是否像识海空间内那般好穿行!”

    余星海想到此处,心中一动,单手往前再次一捏,身影跨出,顿时消失在识海之内。

    外界,距离本体之外,一丈处余星海的模糊不清的元神突然出现。

    元神出窍,对于他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不过此次元神出窍,却是他修为跌落后的第一次,且是第一次以炼气二层修为的元神出窍。

    按照常理来说,炼气期的元神是无法出窍的,只因此期间的元神非常虚弱,无法适应外界的空间规则。

    但如今余星海的元神却融合了魔神血脉,强度已经堪比筑基期,出窍自然没多大问题。

    不过,他出窍以后,还是经过了一刻钟的适应,这才将元神凝实。

    所幸此刻,天尚未完全破晓,天地尚处在一片昏暗之中,不然他的元神让其他修士看见,定又会多一番震惊。

    元神眼眸中,再次闪过一道星芒,随即一道道有些模糊不清的空间规则丝线出现在他意识当中。

    “外界的空间果然如我猜测一般,此间规则之力比较强大,空间规则模糊一片,不过没关系,有挑战性,我的纵横神通才会变得更加强大。”

    抬手间,再次朝空间规则丝线一捏,试图拉开一道空间缝隙,进行空间穿行之术。

    然而,当他捏住眼前的那道模糊的空间规则丝线的刹那,丝线竟然传来反震之力,且空间剧烈震荡起来。

    脸色顿时变了变,但是他还是一狠心,用力往外一拉,空间规则丝线随即被其拉开。

    身形紧接着跨出,瞬间消失在原地。

    这次,空间穿行却再也没有之前识海内穿行得那么远,只穿行了几丈的距离。

    如此可见,外界的空间规则之强大,绝非他如今小小的炼气期修士随意穿行的。

    尽管如此,但他亦没有失望,如今虽说无法随意穿行,但随着修为的增长,往后定能像域外天魔一般,纵横于天地之间。

    九层天塔顶层,盘坐在薄团上的古天丰,在余星海施展纵横神通,跨越层层空间的刹那,蓦然睁开眼眸。

    “这空间波动是...如今,一天一夜已过,莫非是余星海雷灵淬体结束了?”古天丰自语道,随即起身,朝塔外一步踏出。

    于此同时,化身天魔虚立于空中的余星海元神,略有所感,抬头望向九层天塔方向,眼神一凝。

    如今化身天魔的他,对空间的波动非常敏感,就在刚刚那一刹那,他感觉远处传来一丝空间波动。

    眼眸深处星芒闪动,随即透过层层空间,看见一道模糊的身影向这边临空踏步而来。

    意识为之一震,快一抬手,朝本体方向的空间一捏,身形随之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他自个儿的识海之中。

    “好险!”

    他暗道好险,刚刚那道人影能够临空踏步而来,明明就是金丹期以上修士,若是给对方目睹他出窍的情形,说不准会出现不可预料的后果。

    幸好,他会天魔纵横神通,快回到了识海,否则秘密暴露,后果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