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仙域凡尘 > 第二十五章 淬体结束

第二十五章 淬体结束

        余星海前脚刚走,古天丰后脚就出现他原来临立的地方,当看到依然在闪烁的雷灵之力时,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吁,我明明感觉此处传来两次微弱的空间波动,为何如今余星海尚在那半空雷灵淬炼,莫非我感应错了不成?”古天丰百般不解的嘀咕了一句,倒没有往别处想。

        在他看来,余星海能够引动雷灵之力在半空淬炼体质,已经惊世骇俗了,绝对不会在做出其他更为惊世骇俗的事情,毕竟修为如此低微。

        就在他疑惑之际,苍穹之上翻滚的乌云逐渐消弭,一直笼罩在余星海周身的雷灵之力也渐渐消散。

        如此变化,瞬间惊动了古天丰,同时也惊动了下方,与古天丰彻夜长谈后,已经回到此处默默的为其护法的卜世仁。

        “终于要醒来了?”古天丰和卜世仁心中同时为之一震。

        就是这时,远处一道身影也往此处激射而来,却是在一间客栈内打坐,突然现异常而来的卜天翔。

        雷灵之力逐渐消散,余星海的本体也缓缓的自空中降落至地面,似自主的盘坐了起来,双掌平放于膝盖之间。

        识海内,他的元神亦是盘坐在那方天地间,双目微闭,意识仔细的感应着本体的情况。

        本体经过雷灵之力的淬炼,体内原本因为堕落凡尘修为跌落十年间所积累的杂质,尽数清除。

        如若细看其本体模样的话,会现其肤色比此前白嫩了三分,原本就是一副少年的模样,如今就更像了。

        雷灵淬体除了清除其体内杂质外,还在其丹田气海内累积了大量的雷灵力,此时,在其气海之中形成了一片雷灵之海,其间雷灵之力闪烁,散着炼气三层修为的气势,比之本体五行修为更是高出一层。

        这又是一个意外之喜,域外天魔天生善于掌控雷灵之力,经过此番雷灵淬体,体内竟然惊奇的衍生出一道异灵根之一,雷系灵根。

        雷灵根修为已经炼气三层圆满,只差一丁点即可突破四层,可以说,往后又多了一道保命神通。

        而此刻,在其五行灵力的漩涡中心,那滴被天魔封印了的魔神血却依然高旋转着。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此魔神血脉,蕴含的能量极为恐怖,如今他已经吸纳了域外天魔的记忆,依然晓得如何解开那道封印。

        但是,沉默了片刻,他却并没有解开封印。

        此封印随时都可以打开,倒是不急于一时。

        “过去如此久了,又因域外天魔引动雷灵淬体,此刻恐怕成为名人了!”余星海心中无奈的苦笑道。

        在修仙界嘴忌讳的,就是太过高调,正所谓枪打出头鸟,太过高调容易引起他人的妒羡慕恨,给自己带来无尽的麻烦。

        但如今事情都生了,也是不能逆转的事情,只能慢慢补救了,或许他的运气好,不会给他带了麻烦都说不准。

        意识缓缓的退出识海,回归本体,睁开眼的瞬间,现卜世仁正在站在他的面前,瞪着一双小眼睛望着他,当看到他睁眼的后,眼中浮起一丝惊喜。

        “余兄,你终于醒来了,可苦等了我小胖一天一夜。”

        余星海看了他一眼,随即转动了一下头颅,看了看被雷灵之力化为废墟的地面,眼中故意露出一丝疑惑。

        “小胖,生何事了,酒楼呢?怎么变成这般景象了?”

        卜世仁有些惊喜的神情顿时变成惊愕,随即苦笑,道:“余兄,看来你还是一无所知啊!眼前的一切,都拜你所赐,酒楼早在昨日你突破修为之时,被你引动雷灵之力给毁了。”

        “原来如此!”

        闻言,余星海先故作一愣,随即又脸色大变,似乎想起什么似的,有些惊慌失措起来,道:“那我岂不是要赔人家酒楼不成?”

        “余兄,你就放心吧!此事不用你负责,酒楼赔偿的事情已经有人先赔付了。”

        “真的假的?”余星海眼睛一亮,演的真够到家。

        “真的!”

        听到这,余星海心中多了一丝疑惑,外界的事情他只知道一点点,至于细节,他却不知。

        就是这时,半空传来古天丰的声音:“这位小友,此前你引动雷灵淬体,真是惊世骇俗啊!”

        余星海抬头一看,头顶临驾着一位仙风道骨的白老者,心知此人应是此前他化身天魔,看到的那道临空踏步的人影。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脸上露出一丝震惊,急忙从废墟中站了起来,恭敬的朝老者一拜,道:“晚辈余星海拜见前辈。”

        古天丰缓缓的自半空落了下来,站在他的对面,微笑着盯着他,片刻后,才道:“古道宗能有你这么一名弟子当真不错!”

        “前辈过奖了,晚辈只是一介草莽,登不了什么台面!”他谦虚道。

        “小友何必如此谦虚,就你此前的那番惊世之举,就令人折服不已,且那雷灵淬体的场面,我敢断定,此小镇内的修士,包括我在内,无人敢轻易尝试!”

        “前辈,您真的抬举我了,我之所以能够引动雷灵之力淬体,主要还是我拥有雷灵根,再者此前突破不知为何灵力混乱,造成体内根基不稳,才引动雷灵之力护体,也实属无奈之举。”

        此言一出,古天丰眼中顿时闪过了一丝诧异,问道:“小友,你是雷灵根?”

        这是古天丰此前没有想到的,他一直以为余星海不过是体质逆天,才能在如此强大的雷灵之力下淬炼体质。

        如今,好好回想一下,似乎拥有雷灵根而引动如此强大的雷灵之力淬炼体质,且不会伤及肉身,此说法似乎有些说得过去。

        余星海缓缓的抬手手掌,心中一动,掌心就浮起一团银烁的雷灵之力。

        “前辈,晚辈我确实是异灵根,雷系灵根!”余星海大言不惭的说道。

        “原来如此!”古天丰暗自点头,道:“就算如此,你也是惊才绝艳,如今,你可成了小镇这一方的名人!”

        “多谢前辈的赞赏。”余星海回道,顿了顿,撇开话题,对其道:“还未请教前辈名讳。”

        “我姓古,乃是本镇的镇长,你可叫我古镇长!”

        闻言,余星海对其点了点头,道:“古镇长,晚辈引动雷灵之力,毁了镇中酒楼,且惊扰了不少修士的正常修炼,此事晚辈实属抱歉,还请前辈您见谅。”

        “此事错不在你,此前你突破修为之际,实属有人在酒楼内斗法,因此才引起灵气混乱,导致你突破险些失败,最终引动雷灵之力才得以挽救,因此此事错在打斗者身上,我早已追究责任,此事你无需再多虑!”

        “原来如此,那晚辈再次拜谢古镇长了。”余星海说着,再次抱拳朝他一拜。

        “嗯,小友,你朋友还在此等你多时,我就不再多打搅了,不过,若小友有空,还请你去九层天塔与我一叙。”古天丰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未等其回话,人已飘然而去。

        观古天丰已然离去,本来站在余星海前面的卜世仁,开口对他,说道:“余兄,托你的福,昨夜我有幸与之前那位古镇长彻夜把酒言欢,那可是金丹期修士啊!真是做梦都没想到。”

        卜世仁说着,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神色中显露着骄傲,似乎以炼气期的修为能够与金丹期的修士,彻夜把酒言欢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是吗,那就恭喜小胖你了!”余星海对其笑了笑。

        “昨日你突然引动雷灵之力,真是震惊了所有人,当时我在雅间门口,如若不是我小叔反应迅,将我带离酒楼,恐怕此刻这世间已然没有我小胖这号人了。”卜世仁说得颇为感慨。

        余星海苦笑了一下,雷灵之力并不是他引动的,但很显然这黑锅他背定了。

        “酒楼被雷灵之力击毁,死了不少修士吧?”他开口问道。

        “何止不少啊!几乎所有低阶修士都死在雷灵之力下,那种情况下突然出现如此强大的雷灵之力,能够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并选择逃出酒楼的修士,少之又少!所幸,刚刚那位古镇长宽容大量,只追究了引斗法者的责任,否则你我都难逃这次天大的责任!”

        闻言,余星海皱了皱眉头,沉声对其,说道:“小胖,此前为了突破,我一直处于入定当中,你能否与我说说,此前灵气混乱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个,还不是一个不开眼的家伙,目中无人所造成的...”卜世仁愤愤不平的说道,紧接着他将酒楼生的一切,对他简述了一番。

        最后,他还不忘加了一句:“余兄,此前你突破几乎失败,幸亏我小叔出手相助,你才能够安稳的突破如今的修为。”

        余星海听到这儿,为之一振。

        此前他还在疑惑,魔神血是如何而来的,如今一听卜天翔曾出手帮助过他。

        眼里闪过一道诧异,看向尚在远处站着的卜天翔,心里不禁想道:“莫非是他?”

        此时,远处的卜天翔见两人已经交谈完毕,于是缓步走了过来,待近前时,对其说道:“余贤侄,如今感觉如何?”

        “回翔叔,我还好。听小胖说,你曾出手帮过我,在此我向您表示感谢!”余星海说着,向其一拜。

        此言一出,卜天翔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片刻又笑着,对他回道:“余贤侄说的是哪里话,你既然是在下小侄的朋友,出手帮个小忙,不足挂齿!”

        “翔叔,此言差矣,助我突破之事,何来小忙之说,总之此事,我先对您表示感谢,如今我修为尚低,假有时日,再另行报答!”

        闻言,卜天翔轻轻一笑,说道:“那我等贤侄报答我的那一天,呵呵!”

        “嗯!”余星海点了点头,随即脸上又闪过一丝犹豫之色,沉吟了片刻后,抬头盯着卜天翔,对其试探性的,说道:“翔叔,我有一事不明,还望您解答。”

        “噢!”闻言,卜天翔诧异了一下,问道:“何事?”

        “请问翔叔,何为魔神血?”

        问出此言的时候,余星海目不转睛的盯着卜天翔的脸部,后者闻言,脸色顿时变了变。

        “余贤侄,你说的是何物?我怎么从未听说过?”卜天翔很快就恢复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对他反问了一句。

        但余星海他不是傻子,他已经从对方一闪而过的表情中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既然对方不承认,他也没必要戳穿,因此他随即,回道:“我也不明,只是不知为何,突破修为之后,脑子里就多了一丝有关此物的记忆碎片。”

        听其所言,卜天翔低头沉吟了起来,眼神飘忽不定,似乎在作着某些艰难的打算。

        过了片刻,他再次抬起头时,眼里多了一丝决然,开口对他说道:“余贤侄,此地不是说话之地,你与我小侄一起随我回客栈,我们再详谈。”

  http://www.qingkanshu.cc/0_70/275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