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二十七章 坊市淘货
    由余星海引动雷灵之力淬炼体质造成的声势惊动了所有人,但也随着他的淬体结束,此事渐渐平复,毕竟此刻镇中的大部分修士都是为拍卖会而来的。请看Ω∮书WwΩWΩ.QingKanShu.cC

    拍卖会的出现,给无数修士衍生了淘货、赚灵石的好时机,此刻,在小镇中心的巨大坊市中,有很多修士在坊市方面指定的一块空地上,按日租的方式摆起了摊位,卖起各种修炼资源。

    ‘淘货’又称‘淘宝’,在修士中异常流行。

    修士的修炼日子也没想象中那么好过,每每修炼之余都在四处奔波,利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获得修炼资源。

    在这么一群人中,有些修士喜欢收集一些修炼资源,然后到一些坊市中摆地摊,赚取灵石过日子。

    地摊货大都是一些低阶修士收集的一些低阶劣质的修炼资源,但在这些资源中,却不乏有一些被忽略或者本身修士不认得却品次很高的修炼资源。

    因此,逛地摊被称为淘货又称为淘宝,运气好或者有眼力的修士,能够从中淘出一些好货。

    与卜天翔交谈过后,余星海和卜世仁就出了客栈,往万山坊市走去,而前者却因酒楼被毁,如今拿到一笔不菲的赔偿金,去忙于重建凤凰酒楼去了。

    “余兄,前面就是万山坊市了!”卜世仁走在他的身旁,抬手指了指前方,人流涌动一处空旷地带,有些激动的说道。

    想到淘货,他的心情就异常激动,他还记得在十万大山的一处小坊市中,曾经淘出过一件上等的残破法宝的事情。

    自那以后,他除了去万山妖脉外围打打妖兽,寻找灵药之外,就经常游走一些坊市。

    虽说往后的日子,再也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但这阻止不了他的热情,毕竟运气它来了的时候,是挡不住的,若想把握机遇,还是得多走走。

    他有一对嗅觉灵敏的鼻子,比起寻常人来说,更容易找到品次要好的宝物。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对于淘货,余星海也略有兴趣,以前在仙界之时,他能成就大罗金仙,并不是他出身有多高,而是靠他自己努力争取来的,因此逛地摊淘货,如此的的事情他也没少干。

    “来来来,各位走过路过的道友,来鄙人的摊位看一看瞧一瞧,说不准有你需要的宝贝!”

    “来来来,那位道友,我观你在此徘徊许久仍未有所收获,不如来鄙人小摊瞧一瞧,说不准有所收获。”

    “各位走过路过的道友,鄙人小摊出售各种灵药、丹药、符咒等等,不妨过来看一看,不买没关系,最怕你错过了你想要的宝贝。”

    刚走近地摊区,就听见传来各种各样的叫卖声,不绝于耳,如此热闹非凡的景象,就连凡间集市都过之犹不及。

    此次余星海本来是要来此地将手中的血影符出售的,不过正好遇到即将要举行一次大型拍卖会,以他制作的血影符应该可以拿去拍卖,毕竟秘符这东西十分稀有。

    如此一来,倒是不急着去出售血影符了,赶上如此盛事,那先陪卜世仁去淘淘货,也凑凑热闹,碰碰运气,顺道将万山妖脉外围摘取的灵药出售掉,购买一些制符材料回去。

    卜世仁自从进入坊市后,一双小眼睛骨碌碌的转动着,向四下打量着的同时,鼻子不断耸动,颇有老鼠觅食的模样。

    余星海观其模样,微笑不语,但身在识海内的元神却不动声色的临摹成天魔。

    域外天魔有一天赋神通‘天魔眼’,拥有看穿世间诸多虚妄,看清最内在的本质。

    本体双眸之间,星芒一闪而过,天魔眼开启,开始横扫整个坊市。

    两人的身形不断移动,围绕着坊市的每一个角落行去,此间,余星海至少看到三处摊位有值得他心动的宝物。

    正行走间,卜世仁的小眼睛顿时一亮,脸上浮起激动之色,鼻子耸动间,一道若有若无,似宝物的气息被他逆天的嗅觉捕捉到。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余兄,我貌似现宝物了。”他有些激动的用神识传音对身旁的余星海说道。

    “噢!如此快?”余星海眼睛也不禁一亮,对方嗅觉寻找宝物的度,还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余兄,请随我来,我们过去看个究竟。”

    卜世仁也颇为精明,虽说似现了宝物,但激动过后,前往似有宝物的摊位之时,却若无其事起来,似乎不经意的往那边行去。

    余星海跟在他的身后,七弯八拐行至一名炼气三层年轻修士的摊位前,停了下来。

    此摊主是一名年轻人,其模样约莫二十好几,穿着打扮有些普通,估计也就是一介散修。

    年轻摊主观他们在自个儿的摊位停了下来,且双目往他的摊位上来回扫视,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喜色,生意终于上门了。

    “两位道友,欢迎光顾鄙人的小摊,看上何物尽管开口,鄙人一定以最实惠的价格卖给两位!”

    卜世仁漫不经心的拿起其摊位上的一块法宝残片观看了起来,不过眼角却扫向摊位的另一个角落。

    在一些低阶炼器不知名材料之下,一块锈迹斑斑的铁疙瘩映入他的眼帘,那道若有若无的宝物气息正从其上散而出。

    余星海眼眸深处,星芒闪动,也有意无意的扫视着对方的整个摊位,最终目光亦定格在那块半埋在诸多炼器材料之下,锈迹斑斑的铁疙瘩之上。

    “这小胖的天赋不错,竟然现如此宝物,看来今日他的机缘不浅!”他心里暗道。

    年轻摊主观卜世仁拿着那块法宝残片久久不放,以为他看中此物,于是热情的对他介绍了起来。

    “这位道友,眼光真不错,这块法宝残片乃是鄙人亲眼目睹两名金丹期修士在一处所在打斗,后法宝损毁掉落的一块残片。虽说只是一块残片,但对我等低阶修士来说,此残片的用处也是蛮大的,毕竟它可是金丹期修士手中的法宝掉落下来的残片。”

    听其热情的介绍,卜世仁从那块铁疙瘩那里收回了目光,拿着法宝残片在手心翻转了一下,随口对他,问道:“此残片,如何卖?”

    闻言,年轻摊主眼中一喜,急忙回道:“道友,只要十块下品灵石,很实惠的。”

    “十块?”卜世仁摇了摇头,将法宝残片放了回去,同时说道:“太贵了,只是一块残片而已。”

    “不贵啊!道友这可是金丹期修士使用的法宝残片啊!这可是很难得的,要不你再好好瞧瞧?” 年轻摊主眼中的喜色顿时凝固,颇为不甘的说道。

    卜世仁还是摇头。

    “八块下品灵石如何?就当我们做一回熟客。”年轻摊主再次说道。

    “此法宝残片对我无大用,我还是看看别的东西吧!”卜世仁是有目的而来的,自然不可能在此事上扫了对方的兴,于是这样对他说了一声。

    年轻摊主一听,眼睛顿时又亮了起来,对方不买法宝残片,但是其他东西尚有机会卖出啊。

    “那...道友,你再好好看看,千万不要错过了你想要的好宝物。”

    卜世仁在其摊位上随即拿起一件看了看又放下,如此重复了几次后,终于拿起了那块铁疙瘩。

    “卖家,这是何物,为何锈迹斑斑你尚拿出来卖吗?”他故作不解的问道。

    看其拿起此块铁疙瘩,年轻摊主眼中也是一愣,此物他将其他炼器材料混在一起,都几乎忘记了,没想到此次摆地摊竟然将他也捣鼓了出来。

    “道友,此物是鄙人在一处上古宗门遗迹当中意外拾得的,也不知是何物,如若道友想要就便宜卖给你了。”

    “如此一块铁疙瘩能值几块灵石?”卜世仁拿着锈迹斑斑的铁疙瘩,似自言自语的说道。

    此话传入对方耳中,顿时露出一丝尴尬之色,脑子里顿时灵光一现,弯腰拾起一株蕴灵草。

    “道友,你看你也好不容易来一趟,鄙人做一桩生意也不容易,不如你给三块下品灵石,鄙人在另外赠送你一株蕴灵草如何?”

    “噢,蕴灵草倒有些作用,那好吧!看你做生意也挺不容易的份上,就给你三块下品灵石,你将此物卖于我。”卜世仁露出极不情愿的神色对其说道。

    对方闻言一喜,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蕴灵草给他递了过去,而卜世仁更快,一抹储物戒,三块下品灵石已经出现在掌心。

    年轻摊主接过他手中的灵石,顿时眉开眼笑了起来。

    离开摊位后,卜世仁拿着铁疙瘩,对余星海神识传音,问道:“余兄,不知你认得此物不?”

    余星海对他笑了笑,回道:“小胖,好眼力,此物不凡,如若我没猜错的话,其内有一不凡的法诀。”

    “呃...真的假的,我也是嗅出其似宝物,但却有些不确定,且看它这般模样,咋那么难看?”

    “呵呵,不凡之物藏淤泥,往往你别给它的外表忽悠了,此物,待你回客栈后,在其表面滴上自身血液,便见分晓!”

    “原来如此,那今夜再看看其真的是否不凡。”卜世仁随即将手中的铁疙瘩收进了指尖的储物戒。

    “小胖,你已淘得一件宝物,接下来看我也淘几件宝物,如何?”

    “噢!”闻言,卜世仁惊讶了一下,问道:“难道余兄已看出某件宝物了不成?”

    卜世仁是何许人也,脑子精灵异常,观其胸有成竹的模样,心中已猜出十之**。

    “呵呵,跟我来就是!”

    余星海轻笑一声,却未多做解释,背起双手就缓缓的朝一名老妪的摊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