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二十八章 神秘老妪
    这是一名丝黑白相间,面容雍容华贵的老妪,浑身散着华贵的气息,仿佛此人的身份不一般。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不但如此,此人的修为也不一般,虽说如今余星海修为跌落,元神也受创,比他修为高的修士,他都无法探清对方的实际修为层次,但他有天魔眼,可以看清对方体内的灵力强度,再结合他以往的经验,可以推断出对方大概的修为。

    这名老妪,修为应该在筑基期六层圆满的样子。

    值得关注的是,此老妪所摆的地摊是卖灵药的,而余星海却正好看中其摊位上的某株灵药。

    “两位少年,欢迎光临老婆子的小摊,需要购买什么灵药尽管挑选。”老妪看了他们一眼,淡淡的开口对他们说道,声音显得略为苍老。

    在筑基期修士面前,余星海也不打算耍什么花招,直接拿起那株他看中的灵药,对其开口道:“这位前辈,此株灵药如何卖吗?”

    “噢!”

    观其手中拿起的灵药,老妪惊讶了一下,随即神识向其横扫了过去。

    余星海感觉她的神识横扫,眉头不禁皱了皱,此举在修仙界异常令人反感,毕竟使用神识横扫别人的身体,是很不尊重人的行为。

    不过,这也局限于同阶或低阶的修士,似高阶的修士用神识横扫低阶修士,低阶修士碍于对方修为高深,也不敢说什么的。

    “此为三阶下品凝神草,拥有明目清神,修复元神等功效,此种灵药异常稀有,老婆子只此一株,卖一块中品灵石。”

    卜世仁站在余星海身旁,使劲的耸动了一下鼻尖,可他怎么也没嗅出他手中的凝神草有何不凡。

    待闻老妪所言,他顿时开口对他,说道:“这位前辈,晚辈看这灵药也不见得有多么不凡,区区一株能够明目清神,修复元神的灵药,你就要一块中品灵石,未免太贵了吧!”

    老妪一听,对其笑了笑,道:“少年,这株灵药对你来说,的确是区区一株没任何用途的灵药,但对你身边的这位少年来说,用途却甚大。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卜世仁顿时一阵惊愕,看了看身旁的余星海,有些不解,道:“何来此说法?”

    老妪却是看向余星海,微笑着对他,说道:“这位少年,你很识货,如若老婆子我没猜错,你就是冲着我这株凝神草的功效而来的吧!”

    余星海闻言,面不改色,淡淡的问道:“此话怎讲?”

    老妪低头沉默了片刻,随即对他说道:“少年,此前你在凤翔酒楼上空利用雷灵之力淬炼体质,可谓是惊世骇俗,如此强大的体质,可是不凡,绝非一朝一日可以淬炼而成的吧?”

    余星海一愣,随即问道:“那又与此事有何关联吗?”

    “呵呵!”老妪突然轻笑了一声,缓缓说道:“我看你那一身逆天的体质并非炼体而来,而是你靠修炼灵力,慢慢累计而来的吧!你之所以对我这凝神草感兴趣,实质上是你神识受创,导致修为跌落,如今急需似凝神草这样修复元神的奇珍异宝,我说的对吗?”

    此言一出,余星海的内心掀起了惊天巨浪,震惊的无以复加,对方就用神识简简单单的扫视了他的身子一下,就能够猜出他身体的状况,真是奇人异事天下尽有。

    不过他表面却无异,失声笑道:“这位前辈,您还真会抬举晚辈,我要这凝神草也只不过是其拥有明目清神,提升心境修为的功效而已,此事是您多想了。”

    “是吗?少年,你城府颇深,但在老婆子的眼里,你还嫩了一些。刚刚你眼中一闪而过的那一丝惊骇,早已出卖了你,其实你不必掩饰的,老婆子我对你并无恶意。”

    余星海皱了皱眉头,将手中的凝神草放了回去并站起身,同时沉声道:“这位前辈,晚辈是来购买你的灵药的,而并非与你争论这些无意义的事情的。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顿了顿,他又说道:“一块中品灵石购买这么一株下品凝神草确实有些贵了,如若您不能便宜些的话,那晚辈就只好不要了。”

    凝神草对他固然重要,但他却不会为了区区一株灵药与眼前这名神秘莫测的老妪多费口舌,以免给对方摸清底细。

    他此举有些欲情故纵的味道,为的就是给对方散布迷雾,让其不知到底判断的正确还是不正确。

    “慢着!”老妪却是对其摆了摆手,道:“少年,莫心急,且听老婆子说完。”

    “老婆子我的家族有一传承神通,习得此神通,可观其人的筋骨,看清一个人的骨龄。一个人的容貌纵使千年不变,但其筋骨却在不断变化着,因此观其筋骨可看清一人的年龄大小。”

    老妪此言一出,余星海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如对方所说,一个人的筋骨会随着岁月变迁,产生微妙的变化,此为骨龄,在仙界,就是由此来判断一个人的岁数,没想到区区凡界之人竟然拥有此神通传承。

    老妪在他眼里越来越神秘,他感觉有些看不透,但此时的他终究还是带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对其沉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是一个聪明人,难道还没听明白老婆子的话么?我想不用说得太清楚了吧!”

    闻言,他顿时沉默不语,内心却一刻都不能平静,突然,他觉自个儿在对方眼里似乎没有丝毫秘密可言,很明显对方看出来他的骨龄有一千多岁。

    “少年,此凝神草赠与你,同时告知你有关还魂草的下落,老婆子只有一个要求,不知你能否答应?”

    ‘还魂草,是炼制元神丹最重要的一味主药,此时他敢断定,对方是真的看穿了他的底细,只是其目的是什么,却不得不让他猜疑。

    既然底细都给对方揭穿,倒不如顺藤摸瓜,弄清楚对方到底想干嘛。

    于是他,问道:“什么要求?”

    “帮我一个忙!”

    “帮忙?”余星海闻言,不禁对其苦笑,道:“我只不过是一介炼气二层的修士,能够帮的上你什么忙吗?”

    “现在帮不上,不代表以后帮不上,不是吗?”老妪却是微笑道。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无需你现在出手帮我忙,而是待你再强大一点,再帮我忙。”

    “如此说来,你还没决定好,我到底需要帮你什么忙了,是吗?”余星海皱了皱眉头,问道。

    如此一个未知的忙,他还真不想答应,因为未知所以不可预料,谁知道最终对方会不会让他帮那种异常危险的忙,为了区区一株凝神草以及一个消息,担上性命之忧可非常不值。

    “这个倒不是!”老妪摇了摇头,道:“只是如今你的元神尚还弱小,还是等你元神强大了再说不迟,早说了对你来说是一种负担。”

    “这位前辈,如此模凌两可的事情,恕晚辈无法答应。”余星海对其抱歉道。

    老妪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难道你不想尽快恢复你往日修为吗?此事对你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可想好了。”

    “无需再想了,我不会答应的。”

    老妪顿时沉默,却是沉思了片刻。

    片刻过后,她拿起那株凝神草,以及从怀中拿出一块玉简,缓缓站了起来,给余星海递了过去。

    “少年,你我有缘,此物今日赠与你,算是你欠我一个人情,他日若是有缘再见,你再勘酌是否能帮我的忙!”老妪将手中的两物放入他手心,随即大手朝地摊一招,所有灵草顿时原地消失。

    紧接着,老妪朝他善意一笑,转身一步踏出,看起简简单单的一步,却跨出了数丈的距离,如此反复几次,便消失不见。

    余星海与卜世仁的面容之间顿时浮起震惊之色,这明显不是筑基期修士能够做得到的。

    对于卜世仁这一介凡人来说,对方的举动也只能说震惊,但对于余星海来说,却远远不止震惊两字,刚刚老妪离开时,使用的步法,明明只有大乘期以上修士才能使用的缩地成寸!

    这种步法融入了空间规则,一步踏出,几乎跨越层层空间,瞬息远去。

    拿着手心的凝神草与玉简,他有些惊疑不定,对方实在是神秘至极,此事是福是祸,还真说不准。

    最后,他总结出一句话,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余兄,刚刚那名老婆子似乎很不凡的样子啊!”观其沉吟不语,卜世仁忍不住开口打断了他的思绪。

    “何止不凡,简直是看不透!”余星海回过了神,对他回道。

    “余兄,之前那位老婆子说的话是真的么?你当真元神受损,修为跌落,因此才成了如今这副模样的吗?”

    “你觉得她说的有可能吗?”余星海不答,却是如此反问了一句。

    “我看有很大可能。”卜世仁却是不傻,第一次遇见余星海时就觉得对方身上有一股沧桑感,如今神秘的老妪又说了一通那样的话。

    他开始确信,余星海很有可能真的是修为跌落了,若不然他怎么能够承受那么强大的雷灵之力,恐怕此前与古天丰说的话,也是掩人耳目,敷衍之语。

    “别瞎猜测。”余星海对其神秘一笑,也不承认与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