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三十三章 贩卖功诀
    对于如今的余星海来说,身上唯一有价值的可能就是众多凡界没有的修仙功诀了,而想要快得到一批大量的灵石,他只能考虑贩卖修仙功诀了。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为了夺回属于自己的储物戒,此举也是一个无奈之举。

    但如今,他却尚不知一套高级的修仙功诀能够值多少灵石,至少心中要有数,才能拿出去拍卖,不然他怕到头来得来的全都是费功夫。

    卜世仁闻言,沉思了片刻,道:“嗯...在我们十万大山这个小地来说,修士修炼的几乎都是低阶修仙功诀,有少部分修为高深莫测之辈,修炼的可能是中阶修仙功诀,因此低阶修仙功诀价格普遍不高,但中阶修仙功诀却价格高得离谱,远远过本次压轴物品的价格,至于高级功诀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在我们这种小地的。”

    “如此?”余星海顿时低头沉吟了起来,中阶修仙功诀他知晓众多,但他却想拿一套不那么惊世骇俗的修仙功诀出来,免得惊动太多人,引起没必要的麻烦。

    观其沉吟的神情,卜世仁有些诧异,不禁开口对他,问道:“余兄,你不会真的想要那压轴物品吧!那可是需要六七块上品灵石,我们哪里能够购买得起?”

    他说到最后不禁咽了咽口水,此前倒卖淘货得来的灵石加起来的总数也只不过一块上品灵石而已,距离能够拍的压轴物品相差十万八千里,他甚至连想都未曾想过那些压轴之物,更别提对其动心了。

    “我确实要拿下其中一件!”余星海的回答却顿时让其将一双小眼睛瞪得跟牛眼似的。

    “什...什么?你...你还真的想要拿下那压轴之物?”卜世仁咽了咽口水,惊诧的反问,道:“可是你哪来那么多灵石,你不会想着去抢吧!”

    卜世仁说到最后,浑身不禁冷颤一下,在如此之多高手之下抢压轴之物,那是找死的行为。

    而余星海闻言却嗤笑,道:“怎么可能,你的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吧!”

    “呃...那你难道想用修仙功诀换取灵石来拍那件压轴之物?”卜世仁想起之前对方的提问,不禁反问道。∮请Ω看书Ww∫W∮.QingKanShu.cC

    “对,我准备拿一套中阶修仙功诀取拍卖,然后拿下那件压轴之物。”

    “不会吧,你有中阶修仙功诀?”卜世仁两眼顿时放光,激动的说道:“你怎么不早说你有中阶修仙功诀呢!”

    “呵呵,改天我给你一套高阶土属性修炼功诀。”余星海轻描淡写的对其说道,然而此言一出,对方顿时惊呆了。

    大半天后,才激动得吞吞吐吐的说道:“什...什么?你还有高阶土属性功诀,太...太好了!”

    “此事等我拿下压轴之物再说,如今我问你,你有没易容或阻隔神识一类的人皮面具?”

    闻言,卜世仁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想了想,便神识探入储物戒,似寻找了起来。

    嘴里却喃喃自语,道:“等等,我记得很久之前在一处上古遗迹拾取过一副精妙的人皮面具,我的身形如此肥胖,就算带上此人皮面具也会给人认出来,所以一直没用过。”

    他寻找了一会儿,终于在储物戒内的一个尘封角落,找到那副精妙的人皮面具。

    “吁,在这...”

    卜世仁突然从储物戒中拿出一副做工精细的人皮面具,余星海接过其手中的人皮面具后,现此人皮面具与人的肤色完全一致,面具的五官端正,乃是一名中年男子的面孔。

    令人惊奇的,是这副人皮面具不但是一件中品法器,拥有阻隔神识的奇效,而且其面具的面孔部位隐隐透露着一股威严,给人一种上位者的感觉。

    “嗯,此面具不错,着实不错!”余星海满意的点了点头,心中顿时又萌生了另一个想法。

    将人皮面具快带在脸上,随后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套刚买不久的低阶锦袍法衣给穿上。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做完这些后,在其识海内的元神却突然利用临摹天魔神通,临摹成天魔状态,并凝聚出一道道强劲的神识,隐隐自体内散而出。

    卜世仁看着完全变样的余星海,顿时傻眼了,如若不是亲眼目睹全过程,他打死都不会相信眼前的人还是余星海本人。

    只见,此时的余星海哪里还有半点少年的模样,整个人变成一副散着威严气息的中年男子,且体内还传出压抑的气息。

    “余兄,你这是如何办到的吗?”卜世仁震惊的问道,若是换作是他,绝对不可能换一副面具就能完全改变一个人的气质。

    余星海闻言对其笑了笑,用威严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对其问道:“如何,已经无法再认出我本人了吧?”

    “认不出,绝对认不出,谁若是认出了,那他就不是人了!”

    “那就好,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呃...那,余兄,你如今准备拿中阶修仙功诀去寄拍后台吗?”

    “对,我马上就去,对了,你有没空白的玉简,或记载一些不重要东西的玉简,给我一块,我要将功诀临摹上去。”

    一刻钟后,余星海出现在寄拍后台,还是那名中年男子坐在那儿,当看到他的出现后,淡淡的对其说了一句。

    “拍卖会已经开始了,此处不再受理寄拍物品。”

    余星海眼中却突然闪过一道厉芒,一股强劲的气息自其体内爆而出。

    中年男子感受着其体内散而出的强劲气息,脸色顿时变了变,立马变得恭恭敬敬,对其说道:“不知前辈光临本拍卖会,晚辈刚刚失敬了,还望前辈多多海涵,不知前辈您来我这是所为何事?”

    “我要寄拍一件物品,不知你是否能够受理?”余星海开口沉声对其说道,语气中带着无尽威严。

    此言一出,中年男子立马点头哈腰,急忙道:“受理受理,不知前辈需寄拍何物?”

    “一套中阶修仙功诀!”

    “什...什么?”

    “一套中阶修仙功诀!”

    “啊...”

    中年男子终于反应了过来,颇为震惊的瞪着余星海,而他却缓缓的自怀中拿出一块淡青色玉简,丢在其柜台前。

    “这是一套木属性中阶修仙功诀,修炼此诀如非愚昧之辈,可一步修炼至出窍期巅峰!”

    “噢!噢!前辈您有何要求吗?”中年男子一个劲的点头,心中却泛起惊天巨浪。

    就在拍卖会开始之前,他意外的收到两名带着人皮面具的年轻男子的一套中阶金属性修仙功诀在此寄拍,没想到时隔不到一个时辰,同样一套木属性的中阶修仙功诀又出现在此寄拍。

    在历届拍卖会主持寄拍后台以来的他,还是第一次连续出现如此高品阶的修仙功诀在此寄拍。

    “我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我这修仙功诀要在压轴物品拍卖之前拍卖!”

    余星海沉声对其说道,语气中蕴含着不可违抗之意。

    “好!这位前辈,这个条件我们拍卖会能够办到。”

    “那就好!”余星海点了点头,随即又道:“除此之外,提醒你一件事,别妄想查看其内的修仙功诀,因为此玉简内的修仙功诀被我设了一道秘法在其上,只能查看一次,其内的内容就会尽数消失!”

    中年男子听了他的话,急忙点头称是,但内心却顿时吓了一跳,就在刚刚他还想自己先查看一番,没想到对方却早有防备。

    殊不知,余星海却不傻,不在玉简内设个秘法,那他们拍卖方岂不是可以平白无故的查看功诀,亦或将其内的内容再次临摹至别的玉简之上,那他岂不是成了傻子。

    伪装成一位上位者,余星海也不再与对方废话,生怕露出什么马脚,被对方生疑,因此他很快便与对方告辞,回到了十八号贵宾室。

    “余兄,如何?”观其走了回来,卜世仁好奇的问道。

    “一切办妥,你就等着拍卖好了!”余星海淡淡的回了一句,随即看了一眼阵法银屏,随口对其问道:“我们寄拍的物品有没有已经拍卖掉的吗?”

    “暂时还没有,如今拍卖会才刚刚开始,拍卖的都是一些低阶比较平凡之物,好的东西都在后头呢!”卜世仁却是摇了摇头回道。

    “这样啊!”余星海闻言点了点头,取下脸上的人皮面具,但身上的黑衣却没有脱掉,只因一会儿他尚用得到。

    做完一切,他识海内的元神也恢复了人形状态,最终才坐下专心的注视着阵法银幕,观着其内所拍卖之物。

    此刻,拍卖高台上,一名绝色美女手中捧着一个白玉盒,其内放着一株续脉草。

    此灵药乃是一阶上品灵药,拥有修复断裂经脉,温养经脉的奇效,实属难得一见的灵药。

    见到如此珍稀灵药,余星海也颇为心动,只可惜他身上的灵石有限,又要拿下自己的储物戒,因此尽管他心动,也只能想想就算了。

    最后,令他有些惊讶的,是上品续脉草竟然拍得两千下品灵石,此举实属罕见,区区一株一阶上品灵药竟然拍得如此天价,果然不愧是拍卖会,在这物有所值,不同的物品对于不同的人来说,其价值就不一样。

    就好比续脉草来说,对于普通人来说,哪怕给他一百块下品灵石的价格,他都会嫌贵,反之对于经脉受损或断裂之人,哪怕两千拿下此物,也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