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三十六章 疯狂竞价
    “慢着!”

    一道洪亮的声音突然自贵宾区中部响起,却是坐在十八号贵宾室的余星海突然开口阻止了贾万宝继续倒数。请看Ω∫书Ww∮W∮.∫QingKanShu.cC

    贾万宝语气一顿,抬头向贵宾区望去,而台下的众修士也不约而同的回过头,看了一眼贵宾区十八号房间方向,露出诧异之色,就连蒙面女子也微微动容。

    原本此前绫带法器就被激烈加价,原本众人以为此物必定落入二号贵宾室的那位修士手中,却没想到这个时候还有人似乎想加价的模样。

    一时间,众人侧耳倾听了起来,心中也颇为期待十八号贵宾室内的道友会加价竞拍绫带法器,这样一来才有意思有看头。

    而在二号贵宾室内的霸道青年,原本喜色浮动的面容间,那一丝喜色顿时凝固,变得异常精彩。

    “这是哪个不长眼睛的家伙,竟然在虎口夺食?”霸道青年反应了过来,不禁破口大骂。

    “呃...”坐在他身旁的随从也没料到还会有如此的事情生,短暂的愕然过后,开口对霸道青年,问道:“杜少,还竞价吗?”

    闻言,霸道青年眼中闪过一丝厉色,狠声道:“竞价,怎么不竞价,只要他加价我也加价,我倒要看看哪个不开眼的家伙,竟然敢与本少争夺心动之物。”

    霸道青年正气头上,而他的随从深知其性格,也不好说什么,否则被臭骂是小事,最怕最后还得遭受遍体鳞伤之罪。

    “我出四千五百五十下品灵石!”终于,余星海开出了竞拍的价格。

    此言一出,全场轰动,原本众修士以为他会往上加个几百上千灵石,却没想加了一个底价。

    反之,这回轮到蒙面女子诧异,嘴角微微浮动,自其口中说出微不可闻的声音,道:“呵呵,有意思有意思,没想到这十万大山之中,还有像我这种敢与杜少威那个痞子叫板的人。”

    “噗嗤!”

    霸道青年刚喝了一口灵茶,试图在压下一点心中的怒气,没曾想到对方会加价五十块下品灵石的底价,顿时气得将茶水全喷到他随从的脸上。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他的随从抹了抹脸上的茶水,心中颇为无辜,真是遇到这样的主人,活该他自己遭罪,但这一切都是他自己选的,他就算有厌言也无处可说。

    霸道青年抹了抹嘴角的茶渍,随即破口大骂,道:“本少还以为是什么大角色,没曾想是一个怂货,既然如此本少就好好虐虐你!”

    “本少出五千下品灵石!”霸道青年心中一狠,再次将价格加至五千下品灵石,一次性又加了几百下品灵石。

    “这回本少看你还加不加价...”霸道青年内心狠狠的想道,然而他却小看了余星海,正当他以为对方会知难而退的时候,余星海却再次说出了几个让他吐血的价格。

    “我出五千零五十下品灵石!”这是余星海紧接着报出的价格。

    此报价一出,在场的修士顿时对余星海另眼相看起来,原来人家不是只会加底价,而是在对方加价后的基础上加价,两次加价之间也有五百下品灵石,这是高明的加价之法。

    “这才是财主啊!”

    一时间众人感叹道,原来财大气粗的人是如此低调的,只有最后才出手竞价。

    三号贵宾室内,封尘已经将画地为牢防御秘符拿在手中,此刻正在与黄纸上的一个符文逐一对比着。

    很快他便得到一个结论,画地为牢防御秘符上的其中一个符文,与黄纸上的一张防御符咒上的其中一个符文几乎一模一样。

    “这画地为牢防御秘符上的符文为何会与余星海那小子临摹出来的一个符文一模一样的,难道这两者之间真的有关联,或两者的出处或出自同一时代?”封尘心里暗自想道。

    太过关注手中的符文,他一时间也没注意到拍卖场的竞拍,不过正疑惑之际,稍微分了一下心,却突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此声却是余星海竞价所出的声音。

    “嗯?这不是余星海那小子的声音吗?难道他也来这万山坊市并参加拍卖会了吗?”

    此想法一出,他放下了手中的符文,将视线转向阵法银幕,只见贾万宝再次开口,道:“十八号贵宾室的道友出价五千零五十下品灵石,不知二号贵宾室的道友是否再次加价?”

    “加,怎么不加,今天本少非拿下这件绫带法器不可!”话音尚未完全消弭,霸道青年有些气愤的声音却紧接着响起。

    闻言,贾万宝微笑了一下,不再说话,而是静静的等待着对方加价。

    “本少出六千下品灵石,十八号的那位小子,有种你继续加价!”霸道青年冷声道。

    此言一出,拍卖高台上的贾万宝不禁皱了皱眉头,他明白二号贵宾室内的人是谁,但是他拍卖会却有规定,公平竞拍,不可口出狂言威胁任何人。

    皱了皱眉头后,他却没有开口,所幸霸道青年也没威胁的意思也不明显,因此他暂且忍了下来,如果对方得寸进尺的话,哪怕得罪对方,他作为拍卖会的主持人也要出面阻止。

    不等贾万宝再次开口询问,余星海便爽快的开口,道:“我当然有种,我出七千...”

    霎时间,整个拍卖场静得哪怕一粒灰尘都可以激起涟漪,众人已经屏主呼吸,观起这场没有硝烟的竞争。

    就连余星海开出七千下品灵石这个价格之时,贾万宝都微微动容,深意的看了一眼十八号贵宾室方向,眼中闪过一丝微笑。

    在贵宾区的每一个房间内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的人,作为拍卖会主持人的他,都异常清楚。

    因此在余星海开始竞价的那一刻起,贾万宝就已经开始关注这个体质逆天,能够引动雷灵淬体的少年。

    “此少年看起来如此年少,但这份魄力却不是一般人可拥有,胆敢与御兽宗大长老之子叫板的人,我想在场没几个吧!”

    贾万宝心里想着,不禁看了一眼台下普通坐席区的蒙面女子,脸上再次浮起一丝笑容。

    三号贵宾室内,此时封尘苍老的面容间,浮起的诧异之色尤其浓郁。

    “余星海这小子什么时候有这本事,竟然拥有如此之多的灵石,与御兽宗的修士叫板,这有些不符合常理,本宗似乎也没如此多修炼资源放给他吧,难道他有什么奇遇不成?”

    他喃喃自语道,毫不怀疑,十八号贵宾室内竞价拍卖绫带法器的人就是余星海没错,以他对余星海的声音熟悉度,绝对不会听错。

    惊诧过后,他开始好奇的观看起这起有意思的竞拍,就连符文都暂且放下,不去深入研究了。

    十八号贵宾室内,卜世仁将自己的小眼睛瞪成牛眼似的,有些不敢置信的对余星海,说道:“余兄,你疯了不成,竟然出如此高的价格拍取一件上品法器,这个价格在外面两件都买得到了。”

    余星海却对其笑了笑,道:“你急什么,二号贵宾室那位他都不急,我也就陪他好好玩玩嘛!”

    “余兄,你的意思是...”卜世仁顿时诧异的看着他,有些不敢置信起来。

    “呵呵,既然他敢威胁我,那我就给点颜色他看看,就他这种人,我想...”

    余星海眼中闪过了一丝阴谋,既然今日都将绫带的价格弄得那么高了,他不介意再提高一点,反正他不打算要了。

    刚一开始,他是打算将此物拍下,赠予若倾城,但如今看来,有些不现实了,就算灵石再多,也不是这么烧的。

    “本少出八千...”

    “我出一万...”

    “你...好好!本少今日陪你好好玩玩,本少出一万二!”

    “我出一万五!”

    “本少出两万!”

    也许是气头上,也许叫的顺口,当余星海叫出一万五的价格时,霸道青年下意识的叫出了两万。

    哄...

    终于,在场的修士忍不住,霎时间,全场轰动,各种惊叹声,各种议论声不绝于耳。

    “疯了,疯了,果然有灵石就是任性啊!”无数人惊叹道。

    听着场下传来的惊叹与议论声,二号贵宾室内的霸道青年脸上顿时浮起自豪的神情。

    而此刻,坐在他身旁的小厮模样的随从却无奈的苦笑着,不断的摇头,颇为无奈。

    三号贵宾室内的封尘突然笑了,摇头晃脑,感叹道:“这小子,可以,不错,竟然将御兽宗的小辈玩得团团转,且竟然到如今尚未被对方觉,真是给我古道宗长脸。”

    同样,普通区六号坐席上的蒙面女子,嘴角浮动了一下,不禁笑了笑。

    “呵呵,杜少威,这次你遇到对手了,被人卖了你还乐呵乐呵的替别人数钱,等着吧!”

    十八号贵宾室内的余星海与卜世仁相视一笑,前者随即激了传音阵法,颇为沮丧的对霸道青年,说道:“恭喜你,我输了,你赢了,此物归你!”

    此言一经传出,在场的无论贵宾区的修士还是普通坐席区的修士,同时露出了有趣的笑容。

    当贾万宝倒数,最后宣布绫带法器由二号贵宾室的道友所得时, 霸道青年心中浮起一阵狂喜,终于将心动之物拍下来了。

    可当他想到自己竟然花了两万下品灵石拍下此物时,狂喜的表情顿时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