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三十七章 拍卖功诀
    当霸道青年现自己被别人摆了一道时,会是什么样情形,余星海乃至众人都不得而知,拍卖会还得继续,没人会将精力投到对方身上。请∫看书WwΩWΩ.ΩQingKanShu.cC

    霸道青年杜少威尽管最后现自己被余星海摆了一道,心中怒气冲天,但此地是坊市几大店铺以及小镇共同举行的大型拍卖会,他也不敢大喊大叫,更不敢乱来,再对随从小厮了一通脾气,抱怨其不提醒自己后,暗自吞下了这口气。

    但是,事情却远远没有结束,心中暗自将余星海记下。

    “十八号贵宾室的小子,你给本少等着,今日你摆我杜少威一道,待拍卖会结束,我要你好看!”

    拍卖会继续进行,其间的天材地宝的品阶也颇高,但是对于余星海来说,一来他没多少灵石购买,二来那些物品对他来说都不重要。

    正所谓,好铁要用到钢刃上才能挥它的作用,灵石的价值也一样,除了拿来修炼之外,就是将他们拿来购买一些适合自己使用的天地灵材。

    在这拍卖会上,除了一些炼器使用的珍稀矿石之外,就是一些灵草、法宝等等一类的物品,像提升修为的丹药都颇为少见,就算有也不适合他用,要不就是拍卖价格高的离谱。

    因此,他打算,待将自己的储物戒拍卖下来后,如若有剩余的灵石,那就去百草斋看看,看看能不能购买一些品阶上乘的灵药,回去炼制一些浓缩药液尽快提升修为,届时再考虑炼制丹药或考虑其他事情。

    对于没兴趣的拍卖之物,余星海干脆从储物戒中拿出一块下品灵石握在手中,吸纳了起来,借此时间提升一下体内的灵力。

    有着吞天诀的逆天威能,原本一块下品灵石在普通修士手中,能够被吸纳三日之久,可在其手中却一个时辰就已经灵力尽失。

    当整块拇指大小的乳白色灵石化为粉末的刹那,微闭着双眼的余星海顿时睁开了眼眸。

    抬手看着掌心的粉末,张了张口,脸上浮起惊诧,心中暗吸了一口凉气。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此前,由于灵石太少,他还从未使用灵石修炼,未曾想吞天诀的威能竟然如此逆天,这简直就是吞噬灵力而不是吸纳灵力。

    难怪他能够在短短的十天之内,一连恢复两层炼气期的修为,这其中除了部分原本就拥有过仙人修为的资质外,大部分还是吞天诀的功劳。

    此事,不用说,此界仅有,换作任何人都不可能。

    时间很快,眨眼而过,当余星海快将第二块下品灵石吸纳变成粉末之时,却被一直专注于拍卖会的卜世仁打断,

    “余兄,别修炼了,拍卖会拍卖你寄拍的功法了!”卜世仁回过头,一脸振奋的对其喊道,瞬间惊醒了他。

    拍卖高台上,绝色美女手捧着古朴玉匣,其内摆放着一块普通,毫无出奇之处,仿佛就是一块普通玉简的玉简。

    这话说来,其实也没错,玉简确实是一块半文钱都不值的玉简,也不过卜世仁随手从储物戒内随意拿出,平时记录繁琐异志的一块普通玉简。

    但如今经过余星海的神识烙印,以及一些特殊手段,其内临摹着一套,只能查看一次的中品修仙功诀。

    “各位道友,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此物原本实属压轴之物,乃是我们拍卖会开始之后,由一名前辈寄拍此处的宝物!”贾万宝开口对众人说道。

    “啥?”

    众人一听,顿时露出怀疑之色,就在此前他们还暗自猜测此玉简如此普通,究竟是何物,可如今却得知是压轴之物,这未免有些扯淡了吧,何时一件压轴之物有过那么普通了?

    当然没有,自古以来,哪件压轴宝物不是被包装得精致,看起来就异常不凡,哪有看起来如此普通的货色。

    看着众人怀疑的眼神,贾万宝也是一阵无奈,时间太过仓促,拍卖会也没时间给比玉简做一下手脚,使其看起来精美一些。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各位道友,且先听在下一一道来,别看此玉简普通,没有丝毫出色之处,但是其内却临摹了一套木属性中阶修仙功诀!”

    “什么...”

    众人的眼神顿时从怀疑转变为惊诧,原本贵宾区的那些身份尊贵的修士还比较淡定的,可他们一听玉简内临摹着一套中阶修仙功诀,他们无法淡定了。

    换作十万大山之内的任何人,也无法淡定,无法抗拒中阶修仙功诀的诱惑。

    中阶修仙功诀,那可是一套有机会能够将修为提升至出窍期巅峰逆天功诀,试问有哪个修士能够抵挡得住这种诱惑。

    但随即又有不少人叹息,道:“可惜啊!老夫的灵根不是木属性的,若是木属性灵根还不妨将其拍卖下来,可惜了!”

    不过,有部分人眼中随即又精光一闪,喃喃自语,道:“对啊!我怎么忘了,我虽用不到,可我的弟子也用得到啊!”

    当然,这些人当中,有的想着给他的宗门弟子拍下此功诀,有的却为了他的儿子或孙子,但这一切都是他们的一厢情愿而已,中阶修仙功诀还未开始拍卖,谁能最终拍得还不一定呢!

    贵宾区十七号室内,原本等待压轴之物的拍卖,时间过了如此之久,早已昏昏欲睡的凌霄阁,当听到有人竟然也拿出一套中阶修仙功诀再次拍卖会拍卖之时,顿时惊醒了过来。

    脸上浮起一丝诧异,淡淡的笑道:“没想到十万大山如此穷乡僻壤之地,竟然也有人能够拿得出中阶修仙功诀出来拍卖,真是难得一见啊!”

    “此玉简内的功诀,属于木属性修仙功诀,且只能查看一次,其内功诀便会自动消失。众所周知,在我们十万大山这种小地方来说,中阶修仙功诀异常少见,因此那位前辈今日将它拿出来拍卖,诸位可要把握好这种大好时机啊!”贾万宝对众人提醒道。

    “接下来,废话我不多说,此功诀玉简起拍价为一万下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可少于一千下品灵石,现在拍卖开始!”

    贾万宝深知中阶修仙功诀对众人的吸引程度,因此也没做太多的介绍。

    话语才刚落,就已经有人激烈的竞价,拍卖价格一千一千的往上飙升。

    “我出二万...”

    “我出两万一...”

    “我出两万二...”

    “我出...”

    竞价的激烈程度,激烈得连贾万宝这个主持拍卖会的人都无法插口,而此刻十八号贵宾室内,余星海与卜世仁最为悠闲了起来。

    卜世仁泡好一杯灵茶,端止余星海面前,笑着对其,说道:“余兄,我觉得你这中阶修仙功诀所拍得的价格可以远远力压众压轴之物!”

    “呵呵,无论它拍得多少,只要最终能够给我拍下我想要的那件压轴之物,所需的灵石就行了。”余星海接过其手中的灵茶,淡淡的回道。

    卜世仁给自己也倒上一杯灵茶,喝了一口后,抬头看了他一眼,道:“话说,余兄,从拍卖开始到现在,我都还没目睹过压轴之物到底是何物,为何你却指定要其中一件,莫非你已经知道那件物品是何物不成?”

    余星海放下手中茶杯,对其笑着问道:“小胖,你想知其所有压轴之物到底是何物不?”

    “那还用说,小胖我当然想知道了。”卜世仁却想都未曾想一下,便回答道。

    “那我就提前告诉你,压轴之物分别是,一剑,一琴,一戒,一简。剑乃是一柄锈迹斑斑的下品宝器古剑,琴乃乃是一把具有音攻的下品宝器七线古琴,至于那一戒乃是...一枚储物戒,至于玉简内是何物不得而知。”

    “啊!”卜世仁闻言张了张嘴,惊讶道:“你是如何得知的,到底是真是假?”

    “你猜!”余星海眉头为抬,神秘的笑道。

    “呃,我还是不猜了,你厉害得了吧,那你告诉我,你要竞拍哪件宝物吧!”

    “我要那枚储物戒!”

    “呃,储物戒?对了,刚刚你似乎没说储物戒的品阶,它到底是何种储物戒,竟然令你如此费尽心机的要拍下此物?”

    “届时你便知了,你别多问了,还是关注一下,我寄拍的功诀玉简到底能够拍得多少灵石吧!”

    余星海却没有回答他的话,而卜世仁见其不肯说,如今的他也颇为了解对方,对方不肯说的东西,哪怕他磨破嘴皮也不可能从其口中得知的,于是只好闭口不言,将视线移向阵法银幕。

    此时,功法玉简已经被拍得一个离奇的高价,足足到达十万下品灵石之术。

    “贵宾一号室的道友出价十万,还有没其他道友加价吗?”贾万宝对众修士惯例的询问道。

    此时此刻,已经到了最后关键时刻,加价竞拍的修士几剩于无,就在众人都以为功诀玉简会被一号贵宾室内的修士拍得之时。

    贵宾八号室方向却突然响起一道懒洋洋的声音。

    “老夫出十二万!”

    此声一经传出,贵宾一号室没了回应,显然此高价已经到了极致,再往上加有些不符合此物的价格了。

    再有,就是来此的人大多是为了另外三件压轴之物而来的,显然浪费大笔灵石在这之上,有些不值。

    “八号贵宾室的道友出价二十万下品灵石,还有道友出价比他高的吗?”

    贾万宝高声问道,言毕却毫无回应,于是他只好倒数,最终中品木属性修仙功诀玉简被八号贵宾室那位说话懒洋洋的修士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