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三十九章 仙灵戒指(爆更四章!)

第三十九章 仙灵戒指(爆更四章!)

    “三、二、一,交易完成!金身诀中阶修仙秘诀由普通坐席区一百零九号坐席的那位道友以十三万下品灵石拍得!”

    余星海刚一回到十八号贵宾室,就看见阵法银幕上的贾万宝向众修士宣布,第一件压轴之物的拍卖结果。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卜世仁回过头看了他一眼,询问道:“余兄如何?”

    “嗯!一切办妥。”他对卜世仁点了点头到,后者闻言悬着的心终于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那就好!”

    余星海看了一眼拍卖高台,现储物戒尚未被拍卖,就很快收回了目光,快的撤掉一身的装扮,换回了他原本的模样。

    “余兄,刚刚那块玉简也是中阶修仙功诀玉简,拍卖的价格竟然比你那块还高,此次拍卖竞争真是激烈!”

    “呵呵,那与我又有何关,似如此的功诀我多不胜数,要多少有多少。”

    余星海在茶几前坐了下来,随口对他回道,不禁给他透露了一点点底细。

    卜世仁闻言小眼睛一突,随即看着余星海像看怪物一般,大半天才喃喃的说道。

    “多不胜数,真的假的?那为何这次拍卖会这么好的时机,你怎么不多拿几套出来拍卖,如此一来岂不是有大把灵石进账了吗?”

    “我有说过骗你的话吗?如今你既然跟着我了,有些事情自然得让你知道。”余星海看了他一眼,道:“不是我不想拿出来拍卖,而是我还想要脑袋,除非你要灵石不想要命了。”

    “你不是可以装束成此前的那般模样吗?”卜世仁确实疑惑的说道。

    “那只是有形无实的易容术而已,一旦我拿出如此多功诀玉简出去拍卖,定会被拍卖会的人试探,届时原形毕露,你说我们还有命活着走出万山小镇么?说不定还因此连累到你小叔都说不准!”

    卜世仁闻言浑身一震,此前他沉醉于众多灵石的喜悦当中,财迷心窍,一时间也未想过那么多,如今经他如此一说,瞬间就明了很多。请看书Ww∫WΩ.∮QingKanShu.cC

    “还是余兄你谨慎,看来小胖我以后要多向你学习学习,不要那么贪财才好!”

    “嗯,修行不易,稍有不慎,将会万劫不复,因此你的心思缜密一些,做任何事都要三思而后行。”

    “余兄教诲的是...”

    两人谈话间,拍卖高台上的贾万宝行至左边的那个白玉台前,伸出两指轻轻的捏住悬浮在空中玉匣内的那枚散着仙灵气息的古朴储物戒。

    “诸位道友,接下来拍卖我手中的这枚储物戒。很多道友或者疑惑,不就是一枚储物戒嘛,何必大动干戈,拿来拍卖呢!”

    “如此,就要在下跟各位好好解说一番这枚储物戒的出处了。众所周知,十年前我们十万大山苍穹之上生了一件大事。”

    坐在十八号贵宾室内的余星海闻言浑身一震,脸色顿时变了变,看了一眼身旁专注的卜世仁,忍不住对他问道:“小胖,你知不知道贾万宝所说的事情是什么大事吗?”

    “呃...”卜世仁听其所言回过了神,看着他有些怪异的神情,不禁疑惑了一下,道:“当然知道了,难道余兄你不知不成?”

    摇了摇头,回道:“不知,你可以与我细说一下么?”

    “当然可以,这事基本上十万大山内的修士都知道,且大部分人都亲眼目睹过。”

    “噢!”余星海惊诧了一下。

    卜世仁继续说道:“十年前的一天,正值秋高气爽之季,苍穹之上晴空万里,然而就在如此蔚蓝只有几朵祥云的情况下,苍穹之上突然一声炸响,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黑色漩涡。”

    “此黑色漩涡出现的刹那,天地轰鸣,山河颤砾,惊动了十万大山之内的无数修仙者。”

    “黑色漩涡在苍穹之上维持了一刻钟之久,其间其内传出浩瀚的仙灵之气,伴随着几十道白色流光如流星一般划过天际。请看ΩΩ书Ww∫WΩ.ΩQingKanShu.cC”

    “此种异像的出现,无数修士以为有上古宝物将会现世,因此一些大能修士追逐那几十道白色流光而去,但当黑色漩涡消失之际,他们都一无所获,此事最终不了了之。”

    余星海听完沉默不语,如若他没猜错的话,十年前十万大山苍穹之上出现的黑色漩涡与太古秘境骨海上空出现的黑色漩涡是同一漩涡。

    依稀间,他记得当时被吸入黑色漩涡的修士确实有几十个,难道这几十道白色流光就是仙人不成?

    想到这,他浑身一震。

    看着不语,且神情怪异的他,卜世仁不禁问道:“余兄,问这些干嘛?”

    “没什么,随便问问!”余星海回过了神,对其摇头道,此时心中却多了很多疑虑。

    他也不清楚来到太古仙域,有幸活过了过来,这到底是福还是祸,如若说那几十名仙界的仙人也像他一样活了下来,这个太古仙域将要变天了。

    甩了甩头,撇去这些疑虑,将注意力集中于阵法银幕之上,专心的观看起拍卖会。

    卜世仁眼中闪过了一丝疑惑,沉默的想了想,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看向余星海的眼中多了一丝震惊。

    “难道余兄,他是...”想到这,他不敢再往下想象,急忙也用力甩了甩头,将那些震撼人心的思绪狂甩而去。

    拍卖高台上,贾万宝眼中闪过了一丝回忆之色,很快就说出了十年前生的那件大事,事情的经过与卜世仁所说的相当吻合。

    “当年传言,我们十万大山的大能追逐几十道白色流光一无所获,实质不然,别的大能在下不知,但我们万山小镇的镇长古天丰前辈却在追逐一道白色流光之时,意外拾得一枚暗金色的古朴储物戒。”

    “此暗金色古朴储物戒散着一丝丝仙灵气息,古天丰前辈猜测,此物有可能就是那道白色流光所携带之物。”

    “然而,遗憾的是,时隔十年之久,古天丰前辈苦研了数年,却始终无法打开储物戒,也无法得知其内究竟有何物!”

    “今日,此仙灵储物戒是由古天丰前辈亲自嘱咐本拍卖会拍卖,希望有缘人得之!”

    贾万宝说完,双眼扫视了一下场面,现下面的人全都露出狂热之色。

    未知的储物戒,出自十年前那个黑色漩涡之中,且携带者仙灵气息,如此宝物试问谁人能够抵挡得住诱惑吗?

    答案几乎没有。

    十八号贵宾室内,余星海皱了皱眉头,心中顿时没了底,经过贾万宝的一番言辞,十一二万下品灵石究竟能不能拍下自己的储物戒,这事情变得异常难以猜测。

    看着直皱眉头的他,卜世仁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余兄,你是不是疑虑灵石不够?”

    余星海闻言点了点头,道:“是啊!被贾万宝如此一吹嘘,储物戒的价值无形中又飙升了一节,在场的修士个个都是有灵石的主,仅凭十二万下品灵石,很难竞拍得过别人。”

    “那你将贵宾玉牌给我,我去寄拍后台先将我们寄拍所得的灵石全部领回来,另外我身上也还有一点,如若不够,尽管拿去先用!”

    “只能如此了。”余星海毫无头绪,只能将怀中的贵宾玉牌交到他手上,道:“小胖,麻烦你了。”

    卜世仁一听他这话,脸上顿时露出不高兴的神情,道:“余兄,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小胖既然跟定你了,就要尽力为你办事,这点小事你客气什么。”

    余星海对其点了点头,不再言语,此时储物戒的拍卖也开始了,价格一路飙升。

    时间紧迫,卜世仁急忙冲出了贵宾室朝寄拍后台闪身而去。

    余星海却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心中浮起一个个念头。

    “如何是好,价格飙升的如此之快,如今身上加之拍卖所得的灵石也不过十三万之数,难道眼睁睁看着我的储物戒落入他人之手不成吗?”

    “不行,得想个办法,无论如何都要拿下我的储物戒!”

    想到此处,他再也坐不住,急忙起身朝门外走去。

    而于此同时,坐在十七号贵宾室内的凌霄阁观储物戒的拍卖竞价如此激烈,也不禁皱了皱眉头。

    “糟糕,这种激烈势头,似乎有些不妙,我身上的灵石也不知到底够不够拍下此储物戒。”

    原本淡定的凌霄阁,此刻也有些坐卧不安了起来。

    “该死的古天丰那老匹夫,如若不是你撬了我一大笔灵石,今日本少宗至于如此窘迫么?”

    对于仙灵储物戒的实在必得,他的心甚至比余星海还强烈三分,因此平时一副君子淡定的模样,此刻也失去了。

    而一旁坐着的鹰钩鼻修士,看着他的神情变化,急忙低下了头颅,虽说一开始对方并没有责怪过他,但万一事情不成,谁又能猜测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

    走过贵宾通道,余星海很快便来到了三号贵宾室的门前,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起手敲了敲门。

    三号贵宾室内,此刻封尘正专注于仙灵储物戒的拍卖,但他却没有出价的意思。

    今日,他之所以来参加拍卖会,就是想看看有没心动之物,所幸他拍得那张画地为牢防御秘符,也算略有所得,至于那些压轴之物,与符咒无关的物品,他丝毫兴趣都没有。

    若说有兴趣的东西,也就眼前的这枚仙灵储物戒,可是连金丹期修士都无法打开之物,他就算竞拍回去又有何用?

    因此他并不像那些头脑一时热的修士那般,一个劲的竞价,待他们费尽一切身家竞拍回去现却也无法打开,或其内一无所有之时,那表情肯定精彩了。

    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他顿时一愣,心想这会儿谁会来敲他的房门。

    带着一丝疑惑,他从怀中拿出贵宾玉牌微微转身,指尖微弹,将贵宾玉牌激射向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