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四十四章 准备离开
    三号贵宾室的房门也微微打开一条门缝,看着久久都未打开的十八号贵宾室门,坐在其内的封尘面容间闪过一丝疑惑。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这小子搞什么鬼,为何到如今还不出来,他该不会想在此处研究仙灵储物戒吧,真是的,就算再急切也等回宗门再说吧!”

    封尘喃喃自语了一句,随即喝完一杯灵茶站了起来,道:“不管了,先去一趟九层天塔,估计这小子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出来。”

    ……

    一口五行丹液所蕴含的药力绝非一滴可比的,当丹液中所蕴含的药力化作浩瀚的五行灵力向气海冲击而去时。

    外界,余星海的本体顿时出现一丝震颤,一丝密汗自额头渗出,脸色也变得有些红韵了起来,显然五行灵力太过庞大,以至于造成**短暂性的无法承受。

    所幸,维持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仅仅过去一刻钟,余星海的身体就恢复如常,但是此刻气海内却如大海一般,波涛汹涌轰鸣不止。

    五行灵力形成的漩涡正呈波纹式旋转,度已经异常之快,每旋转一圈,就会产生一道波纹反向扩散,形成一道道浪潮。

    时间过去一炷香,快旋转的五行灵力漩涡,缓缓的缩小,最终终在中心凝聚出一滴五彩水滴。

    此水滴只有指头大小,呈五彩之色,在整个漩涡中心滴溜溜旋转着,经脉内运转的五行灵力,最终通过漩涡,不断的给其提供源源不断的灵力。

    气海灵力水滴化,证明修士的修为突破桎梏,达到炼气四层之境,余星海再次从玉瓶中取出一滴五行丹液,利用一刻钟的时间将修为稳固。

    此时,随着拍卖结束过去半个时辰,在普通坐席区的修士基本上已经走完,只剩下贵宾区的部分修士尚未离开,但是由于余星海久久未走出贵宾室,部分原本继续仙灵储物戒的修士失去了耐性,索性离开不再此多作逗留。

    卜世仁坐在茶几前焦急的等待着,自从上次凤翔酒楼生了突破失败,并且引动雷灵淬体的事情,给他的内心留下了一丝阴影。

    此时此刻的他,内心颇为忐忑不安,万一余星海若是再次突破失败,万一他再一次引动那种恐怖的雷灵淬体,那他这条小命岂不是要挂掉。

    “生死有命,一切在天!”卜世仁索性双眼一闭,任天地决策他的命运。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余星海体内的灵力缓缓收敛,萦绕在其周身的白色雾气也缓缓散尽,最终他自空明状态之中清醒了过来。

    “嗯,炼气四层,恢复度还算理想!”神识扫视了一下丹田气海,内心暗道。

    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闭着双目坐在茶几前一副赴死而后已的模样的卜世仁,不禁笑了笑,轻声道:“小胖,该离开此地了。”

    “啊!”突然出现的声音,卜世仁着实被吓了一跳,猛然从座位上跳了起来,随即现余星海完好无损的盘坐在地,此刻已经睁开了眼眸,不禁问道:“余兄,你突破得如何?”

    “突破了两个层次,如今已经达到炼气四层的修为!”

    “呃...炼气四层,连续突破两层,我的天啊...果然逆天!”卜世仁对他伸出一颗大拇指。

    “好了,别感叹,往后还会更快,习惯就好,如今先离开此是非之地。”余星海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随口说道。

    卜世仁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随即问道:“余兄,此刻外面肯定有不少人盯着我们这个贵宾室,你有没什么计策摆脱他们不?”

    余星海闻言沉吟了片刻,很快他便想到了一个办法。

    古道宗外宗制符峰的制符殿主封尘也在万山小镇当中,虽说此刻不知其是否离开眼前的拍卖场,但是他手中有一传讯符,可随时与对方取得联系。

    封尘曾欠他一个人情,同时如今他也被对方口头上委任成为了制符峰的席弟子,对方应该不会对他的安全置之不理的。

    因此他就赌一把,自己去引开那些觊觎修士的注意力,替卜世仁借机离开十八号贵宾室,好与仙灵储物戒一事分开。

    “小胖,一会儿我先出去,你先留在贵宾室内,待我将所有修士引走后,你才离开此地。”余星海内心想好计策后,开口对卜世仁说道。

    闻言,卜世仁不禁一皱眉头,顿时反驳道:“余兄,此举不妥,为何是你去引那些修士的注意力,而不是我去吗?”

    “我去引走他们的成功率比你高,别忘了我的手段比你多,你只管听我的吩咐去做就行了。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卜世仁再次皱了皱眉头,沉默了片刻,道:“此种安排当真妥当吗?你确定你自己不会出什么岔子吧?”卜世仁有些怀疑道。

    “放心吧,我余星海从来不会做不靠谱的事情!”

    “那好,待我离开此地后,在哪里等你或者说与你汇合吗?”

    “嗯...这个...我引开他们后,不会第一时间离开小镇,而是会留在小镇购买一些天材地宝,还有作一些准备再离开,所以你趁别人没注意你的时候,离开小镇去古道宗山脚等待我回去!”

    “好,就这么说定了。”卜世仁点了点头,答应道。

    余星海打开房门闪身而出,眼角瞥了一眼站在不远处徘徊的几人,便匆匆离去,

    那几人一看正主终于出现,急忙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而仍然留在十七号贵宾室内的凌霄阁与鹰钩鼻修士,看到余星海的刹那,脸上同时浮起一丝诧异。

    “是他,是这个小子!”

    凌霄阁的眉头不禁皱了皱,随即又舒展了开来,然后起身走出了贵宾室。

    时间又过了一刻钟,尚在十八号贵宾室的卜世仁,确定贵宾通道中乃至其他贵宾室内已经再无他人后,也匆匆出来贵宾室,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

    镇中九层天塔内,一张暗红色的檀香茶几前,封尘与古天丰相对盘坐在地的一块薄团上。

    “古长老,多年不见近来可好?”封尘对古天丰问道,观其模样似乎与古天丰异常熟络的样子,且他并没有叫对方古镇长而是叫古长老。

    “老夫好得不得了,就不知你小子近来在古道宗过得如何?”古天丰抿了一口灵茶后,看了他一眼,微笑道。

    “呵呵,还是老样子啊!只不过,岁月不饶人,一晃百年光景,如今老咯!”封尘轻笑了一声,苍老的面容间浮起一丝沧桑。

    闻言,古天丰眼中也闪过一丝沧桑,有些感叹道:“是啊,百年岁月匆匆而过,想当年老夫尚在古道宗之时,你还是一名外宗的小小执事,如今已经当上长老多年咯,而我这客卿长老却有些名副其实,几十上百年未回宗门一次,那些宗门弟子估计都没几个认得老夫了吧!”

    “古长老,既然如此长时间没回去,何不回去看看呢!”

    “呵呵,不去了,古道宗有我那孪生兄弟执掌,老夫想是不会出什么岔子,更何况如今老夫待在这万山小镇也是挺好的。”

    古天丰微笑着轻轻的摇了摇头,而封尘闻言也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次你来万山小镇是参加拍卖会的吧,来了也不先过来知会一声。”

    “是啊,此前时间仓促,来到这之时,正好赶上拍卖会要开始,所以就先参加了拍卖会,这不刚结束就来找您了。”

    “嗯,算你小子还有心了,怎么样,这次参加拍卖会有所收获吧?”

    “您与万山坊市的几家店铺共同举行的巨型拍卖会,难道不知那些都是什么货色么?我还能有什么收获,只是拍下了一张秘符而已。”

    “噢!”古天丰点了点头,沉吟了片刻,想起有关余星海的事情,便对其问道:“最近,古道宗可有一名**强大,能够引动雷灵淬体的弟子。”

    封尘闻言顿时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疑惑的回道:“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名弟子啊,古长老您为何如此一问?”

    古天丰皱了皱眉头,道:“前几日,镇中出现一名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年,自称是古道宗外宗灵药峰的弟子,只是令人惊诧的,是此少年不但**强大,且毅力过人,明明突破频临失败但却靠其过人意志力,生生逆转局势顺利突破修为,因此还引动雷灵淬体,毁灭了一间酒楼还有上百名低阶修士为此而丧命。”

    “还有此事?”封尘一听顿时露出一丝惊讶,来时匆匆,去时也匆匆,此前他还真没听说此事,于是他问道:“那古长老,你知不知这人叫什么名字?”

    “嗯,对了你不说我差点忘了,那名少年自称余星海!”

    “噗嗤...”闻言,封尘喝到一半的茶水顿时全喷了出来,差一点就喷到古天丰的身上,所幸反应的及时,向侧边移了一点。

    “您说什么,那名少年叫什么?”封尘瞪着眼睛,很激动很诧异的问道。

    古天丰瞪了他一眼,不禁嗔怪道:“至于吗?看你激动成这样,都一把年纪了,心境还如此不稳。”

    古天丰此话说出,对于看起来面容苍老的封尘来说,怎么说都有一些怪异,试问一个老者同样对一个老者说出像教小孩一样的话来,你说会不会觉得怪异?

    闻言,封尘苍老的面容间闪过一丝尴尬,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古长老,你说的那名少年叫余星海?”

    “怎么,难道你认识不成?”这回轮到古天丰惊讶了一下。

    “认识怎么不认识,按您所说的那般,如若他是古道宗外宗灵药峰的弟子,就是我认得的那个余星海没错了,只是没想到他此前在宗门如此低调,却没想在这万山小镇中有这么一番惊世之举,真是后生可畏啊!”

    闻言,古天丰眼中多了一丝疑惑,好奇的问道:“既然他在宗门如此低调,且是灵药峰的弟子,你作为制符峰的长老,是如何认得他的?”

    “说起这事,要从制符殿门墙上的那张上古符咒说起...”

    封尘随即用最简短的话语简单的描述了一下他与余星海认识的经过,古天丰听完又是一阵惊讶。

    “哈哈。”古天丰捋了捋胡子,笑道:“没想到余星海这小友对制符之道还研究颇深,如此奇才真是难得啊!怪不得前几日我观他,总觉得他有股不凡的气息,如今看来他确实不凡啊!如此奇才,宗门定要悉心培养,未来可就能造就一根顶梁柱!”

    “说起此事,此前我在拍卖会上还遇到他了,我还与他商量,待回宗门后准备封他为我制符峰的席大弟子!”

    “噢,还有此事,如此一来灵药峰可就失去了一名天之骄子,看来这么多年以来,你的眼光独到了不少。”古天丰对封尘露出了赞赏之色。

    说到这,封尘突然想起什么似得,突然自薄团上站了起来,眼里闪过一丝疑虑。

    观其突然如此表现,古天丰眼中又不禁疑惑了一下,问道:“又怎么了?”

    “古长老,大事有些不妙,刚刚与你说着,竟然忘记了一事,你此前在拍卖会上拍卖了一枚仙灵储物戒,正好被余星海这小子竞拍而去了,如今有多方势力在紧盯着他呢!不知这会儿他有没冒失的走出小镇,若是如此的话,那他就危险了!”

    “什么!”古天丰闻言,脸色也是变了变,急忙起身,与封尘一起向塔外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