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仙域凡尘 > 第四十八章 反遭抢夺

第四十八章 反遭抢夺

        烈火翔鹰能够如此轻易的被余星海击杀,绝非偶然有很大必然性参杂在其中,如若它不是有一个目中无人的主人如若它不是灵智低下,凭它相当炼气四层的修为余星海绝对不会如此轻易的将其击杀。请看Ω∮书WwΩWΩ.QingKanShu.cC

        杜少威周身泛起一阵金色流光,浑身霎时间散出炼气五层的金属性灵力波动,其手中持着的普通中品剑形法器也同样散着金色流光。

        余星海观其向自己冲来,眼神微眯一下,体内顿时爆出一股战意,斜插于后背的玄铁飞剑同时响起一声悠长的剑鸣声自动出鞘。

        反手一抓剑柄,体内的灵力顿时尽数转化为金属性灵力并快充盈手中的玄铁飞剑。

        “今日,我就陪你好好玩玩,看看你有什么狂傲的资本,竟然如此目中无人!”余星海一声厉喝,握着玄铁飞剑的剑柄,脚下灵力涌动,瞬间爆射了出去。

        镪!

        两道残影急撞在一起,两柄充盈着金色流光的剑形法器在空中狠狠的撞在一起,激起一道强烈的金属性能量波动,金属碰撞声传向远方,在连绵起伏的山脉之中回响,久久未能散尽。

        紧接着,两人被这股强劲的灵力波动顿时反震了回去,余星海的灵力修为稍低一层,他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倒飞了一丈有余,而杜少威灵力修为比他高了一层,但显然平时很少动手,体内灵力不够凝实,造成后劲不足也倒飞了一丈有余。

        余星海稳住了身形,看了对面的杜少威一眼,轻蔑道:“你也不过如此而已!”

        闻言,杜少威的内心却沉静了不少,至少霸气不再那么肆无忌惮的外露,而是有所收敛。

        “臭小子,你别高兴得太早,刚才那招我们算平分秋色,今日谁胜谁败还说不准呢!”

        “说得好,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余星海却也淡淡的回了一句。

        “看招,月光斩!”

        杜少威突然双手紧握剑柄,将手中的剑形法器高举过头顶,全身灵力涌动,随即相隔两丈远的距离,朝余星海狠狠的隔空劈了过去。

        闪动着金色流光的剑形法器朝前劈去的期间,一道三尺月牙形的金色光斩快浮现。

        当剑形法器劈落的瞬间,月牙形的金色光斩顿时在空中变大,暴涨至七尺有余。

        这是近身法术月光斩,属于低阶金属性法术,激此法术需要一柄剑形或刀形法宝方能出。Ω请看书WwΩW∮.∫QingKanShu.cC

        暴涨后的月光斩携带着毁灭的气息,跨越层层空间欲将余星海劈成两半的趋势。

        “来得好!”余星海却是霸气的高喊了一声,丝毫也没有害怕的样子,手中的玄铁飞剑向前一挥,横劈了出去。

        “破浪金光斩!”

        余星海同样高喊一声,随着玄铁飞剑的横劈轨迹,一道半圆形仿若波浪一般的金光蓦然出现,并以极快的度斩向对面朝他直劈而来的月光斩。

        嘭!

        两道金属性灵力的法术在空中撞击在一起,出一道巨响,在撞击的交点上,突然形成一道圆形金光向四周荡开。

        呼呼...

        一阵风声响起,圆形金光所过之处,无论树木杂草纷飞被斩落,留下一片狼藉的景象,待所有金光散尽时,两人对立之间那段距离出现一片黑土,原本在地下生长的杂草此刻早已化为粉末。

        “再来!再来...”

        两人不断高喊着仿如遇到了多年的好友一般在此荒芜山脉之巅不断闪动切磋着,一时间各种金属性法术碰撞在一起,远远看去就像两道金色闪电在不断闪烁一般。

        距离荒芜山脉之巅有百丈的距离,两道黑衣人影站在一颗浓密的参天大树的树叉之上,盯着打斗的两人。

        “凌少宗,修为如此低下的低阶修仙者,为何不直接上去将他杀了,然后夺回你想要的那枚储物戒?”鹰钩鼻修士阴冷的声音蓦然自其中一名黑衣人口中传出。

        “不急不急,先让他们这两个小丑好好玩玩,待他们累了我们才去收拾他们!”凌霄阁有些阴险的声音又自另外一名黑衣人口中传出。

        “可是,如此好时机不出手,万一那小子逃了怎么办?”

        “呵呵,你觉得,就凭他炼气四层的修为,能够在筑基七层的修士面前逃脱吗?”

        “呃,说的好像有些道理,那我们等他们打斗完了再去收拾他们!”

        荒芜山脉之巅,打斗依然在持续,时间长达一炷香之久。

        杜少威越打越心惊,他怎么也没未曾想象过余星海以炼气四层的修为能够与他相斗得伯仲之间,原本他还认为以他炼气五层的修为能够轻易的将对方击倒,时至此刻他才幡然醒悟,原来自己大错特错了。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对面的那个小子体内的灵力似乎永远用不完似的,时间过去了一炷香,他感觉自己的灵力逐渐不支,可对方却仿如越大越有劲,殊不知余星海作了一个小弊,在打斗中暗自运转吞天诀,不断吞噬着对方出法术所散的灵力。

        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杜少威越打越费劲,而余星海则越来越起劲。

        “来,再来!”余星海眼眸深处闪过一丝笑意,高声喊道,同时一道法术又顺着玄铁飞剑激打而出。

        “还来吗?我的天啊!”杜少威心中顿时一阵悲鸣,真是苦不堪言,此刻那副霸道的面孔早已不复存在,换作愁眉苦脸的模样。

        余星海的攻势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激烈,反之杜少威的攻势越来越奚落,越来越弱,后劲越来越不足。

        作为杜少威对手的余星海,自然清楚其情况,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冷厉,暗道:“哼,陪你玩了这么久耽误了我如此长的时间,现在该结束这场无聊的斗法了。”

        只见其脚下突然涌现一道强烈的金光,整个人悬空而起,双臂展开向后飞退而去。

        人尚在空中,手上的玄铁飞剑却被他向前一抛,随即快一掐御剑诀,朝玄铁飞剑一指。

        被他抛在前面的飞剑忽然嗡的一声大响,紧接着金光大涨,转眼间便幻化成一柄足有一丈有余的金色巨剑。

        杜少威目睹着眼前的金色巨剑,心中不禁一惊,脸色顿时大变了起来,余星海持剑与他斗了这么久,原本他还以为对方的法器也跟他的法器一样都是普通剑形法器,未曾想对方的法器竟然是一柄飞剑。

        心中暗道糟糕,脚下御风术起,身形顿时爆退了出去,远离了金色巨剑。

        然而,余星海却邪笑一声,高声喊道:“接剑!”

        此话一出,回音尚未消弭,金色巨剑就化作一道巨型金色流光,以雷霆之势向不断爆退的杜少威斩去。

        感受着强劲的气势,杜少威脸色再次一变,抬手急忙拍向其指尖的储物戒,随即自其内取出一张一阶中品金刚护体符。

        金刚护体符乃是防御符咒,与此前余星海使用过的水灵护体符一样,一旦激会在周身形成一个护体光罩。

        与水灵护体符相比,不同的是此刻杜少威手中的金刚护体符乃是金属性的符咒,形成的护体光罩也是金属性的。

        手中扣着金刚护体符,杜少威毫不犹豫的激此符,快拍向自己的胸口,随着金光一闪,一个金色光罩随即在其周身快形成。

        只是,杜少威低估了玄铁飞剑的威能,余星海的玄铁飞剑可是上品范畴,虽说如今他的修为并不是很高,但上品法器的威能绝非区区一块中品符咒可抵挡的,更何况此次出手余星海几乎用尽了全力。

        金色巨剑斩上金刚护体符形成的光罩,瞬间出破碎咔嚓的声音,在杜少威一脸色变中,金色巨剑斩破其护体光罩,紧接着斩在其身上。

        嘭!

        随着一声巨响,杜少威的胸膛被金色巨剑斩中,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在空中炸开一阵血雾。

        远处,正在观看两人斗法的杜少威随身仆从,见其身形被金色巨剑斩飞,脸色顿时大变。

        “杜少!”惊恐的大喊一声,急忙朝杜少威倒飞的地方冲了过去。

        观杜少威被金色巨剑斩飞了出去,余星海身形激闪,如影随形的朝其紧追了过去,正好遇上也紧冲而来的那名仆从,嘴角浮起一道弧度,体内灵力瞬间转化为火灵力,一掐火灵诀指尖顿时火光大冒,一道火球朝对方激射而去。

        有了此前被火球灼烧的经历,此刻那名仆从的内心早已有了阴影,观那脸盆大小的火球再次朝自己激射而来时,顿时吓得脸色惨白一片,再也顾不上杜少威的死活,急忙飞退避开了火球,不敢再接近余星海半步。

        这时,杜少威已经倒飞了三丈的距离,最终落在一处灌木丛中,压倒了一大片灌木丛。

        余星海如影随形,在其落地的瞬间便到达了其身旁,趁其尚未从惊魂未定中脱离出来时,抬起手快封住了其体内的灵力,使其无法动用灵力,变成一介凡人都不如。

        其实,此前杜少威被金色巨剑斩中,由于金刚护体符抵消了大部分劲道,其本体并未受多大的伤害,有的只是被反震之力,震出了一口逆血而已。

        但是就算如此,从小到大没怎么受伤的他,此番受伤也有排他好受的。

        “咳咳...”

        杜少威咳嗽了几声,再次从喉间咳出几口逆血,同时缓缓的回过了神,看着站在自己眼前一脸冰冷的余星海,脸色顿时又大变,变得一脸惊恐。

        “你...你想干嘛?我...我警告你,我可是御兽宗的弟子,且还是长老之子,你若敢对我怎么样,我爹和宗门都不会放过你的!”

        闻言,余星海冰冷的面容间顿时浮起一丝冷笑,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威胁他,真是没有一点脑子的家伙,看来真的是蛮横习惯了。

        “你少废话,信不信我一剑灭了你?”余星海脸上浮起一阵煞气,大手一招玄铁飞剑回到了手中,开口对其威胁道。

        此举果然奏效,杜少威闻言顿时缩了缩脖子,露出一脸惧怕之色,急忙抬起双手对其使劲的摆动了起来。

        “这位大侠,别别别,有话好好说,只要你肯放我一条小命,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余星海一听,脸上顿时浮起一丝笑意,故作诧异道:“此话当真?”

        “当真,绝对当真!”观其脸上浮起笑意,杜少威心中一喜,急忙点头回道,那模样就像小鸡啄米似的。

        “那好,既然如此,你将你指尖的储物戒取下来交给我,我放你一条生路!”

        “什么,这...”

        “怎么?不行吗?那好,我先灭了你,然后自己取。”

        “啊!别别别,我给你就是,给你就是,求你放我一条生路!”

        杜少威说着急忙伸手摘取其指尖的储物戒,与小命相比起来,他这储物戒不算什么,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更何况他的老爹可是御兽宗的外宗大长老,储物戒中的天地灵材没了,再跟他爹要就是了,眼前最重要的还是保住小命要紧。

        “这位大侠,给...我的储物戒,求你一定要信守诺言,放我一条生路!”杜少威拿着自己的储物戒给他递了过去,眼中尽是期待和渴望之色,此刻的他哪里还有往日的威风,简直就成了跪地求饶的小人。

        “哼,看在你如此诚心的份上,这次我就饶你一命,下不为例!”余星海对其冷哼一声,伸手接过其手中的储物戒。

        之所以要夺其储物戒,主要是对方储物戒中有他此前想要的那件上品水属性绫带法器,原本他还以为与此件法器无缘,未曾想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回到了他手中。

        如此看来,想送若倾城一件法器的事情就此尘埃落定了。

  http://www.qingkanshu.cc/0_70/275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qingkanshu.cc。请看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qingka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