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仙域凡尘 > 第五十一章 冒死折返
    鹰钩鼻修士身上的火灵防御法术形成的火灵护罩在黄金妖蛟扫中的瞬间,如玻璃破碎一般,霎时间支离破碎,是那样的不堪一击。请∮看书WwΩWΩ.QingKanShu.cC

    黄金妖蛟乃是金属性妖蛟,其内蕴含着霸道的金灵力,这股金灵力进入其体内后,形成巨大的冲击波,使其逆血上涌经脉凌乱,其蕴含的劲道将其身体倒飞了数十丈的距离。

    吼...

    黄金妖蛟昂天巨吼了一声,身形腾空而起,在空中摆动了一下十丈的身躯,随即朝鹰钩鼻修士倒飞的地方猛扑了过去。

    鹰钩鼻修士倒飞出十多丈的距离后,跌落在一处浓密的奇花异草丛中,体内的金灵力暴动不安且逆血上涌,还没来得及缓过神来黄金妖蛟又已经扑至眼前。

    “该死...”

    他心中暗骂一声,顾不上体内凌乱的灵力,强行将那股逆血压制了下去,御风术起整个人平地滑了出去。

    一声强烈的风声鹤唳,黄金妖蛟再一次一个神龙摆尾横扫了过去,顿时他原来跌落的地方尘土飞扬,待尘土散尽后此处多了一个深坑。

    鹰钩鼻修士看着那个深坑暗自心惊,如若此前他没有平滑了出去,此刻他估计自己早已成为肉饼了。

    “孽畜!”

    他心中怒火中烧,抬手快一拍储物戒,从中取出一块一阶上品金刚护体符激拍在自己的身上,随即大手一招火红飞剑回到其身前瞬间幻化成一柄巨型飞剑,足有一丈有余。

    吼...

    黄金妖蛟铜锣大的双眼顿时被幻化出来的巨型飞剑吸引,眼中闪过一道嗜血的幽光,就是这么一把巨型法器击伤了它的逆鳞。

    身形再次扭动,欲再次用神龙摆尾扫向鹰钩鼻修士,而此时后者却已经率先使用御剑诀控制着巨型飞剑以雷霆之势斩向其身躯。

    “孽畜,去死!”鹰钩鼻修士怒喝一声。

    感受着凌厉的气势,黄金妖蛟周身顿时泛起一阵金光,似是在其周身布了一道护体光罩的模样。∮请∮看书Ww∮W∮.∮QingKanShu.cC

    尾部在空中快摆动,瞬间便迎上了巨型飞剑,两者撞击在一块儿,在空中炸开了红金之芒,一股气势倒卷而出,将地面的奇花异草尽数坏败,且卷起无数烟尘。

    巨型飞剑也被这股强劲的气势倒卷,倒飞了回去,而水缸粗大的黄金妖蛟的身躯也被卷飞了一段距离。

    这一击鹰钩鼻修士略胜一筹,至少他没受伤,但黄金妖蛟直接用其身躯撞上巨型飞剑,虽说有金光护体,但还是被强劲的反震之力给震伤,此刻它的身躯鳞片掉落了几片,显得一片血肉模糊,殷红的鲜血自伤口出流出。

    虽说鹰钩鼻修士略胜一筹,但其令黄金妖蛟受伤无形中再次触怒了它,身躯的疼痛激了它许久未曾显露的凶残。

    呜嗷!

    天地间,突然响起一声龙吟,似牛叫又似虎啸,此龙吟声一出,百鸟惊飞,百兽匍匐,似是王者的归来那般。

    黄金妖蛟硕大的头颅顶端那两个微小的漪角突然金光闪烁,散出无尽的威能。

    吼!

    血盆大口一张,漫天金锥自其口中吐出,向鹰钩鼻修士笼罩而去,后者霎时间色变,整个人心沉至谷底。

    ……

    山谷上空,蔚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闲云,在这云层中虚立着两名老者,封尘与古天丰背着双手注视着鹰钩鼻修士与黄金妖蛟的打斗。

    “哈哈...”

    突然,古天丰观鹰钩鼻修士被无数金锥击中狼狈的下场,大笑了几声,随即捋了捋胡子,颇有仙风道骨的模样,笑着对身边的封尘,说道:“封小子,看来余星海那小友机灵的很啊!竟然用这种栽赃嫁祸之法,摆了那人一道,自己却率先溜走了,真是出乎老夫的意料。”

    此刻,封尘苍老的面容之间,也笑意正浓,闻言随即道:“嗯,在如此绝境中还能冷静的想出如此脱身之法,说明其心机真的颇深。”

    “是啊,心机不错!”古天丰也感叹一声,不过感叹过后,又露出一丝凝重之色,缓缓的说道:“只是,追击他的修士修为实在太高,今日单凭他那点心机是不够的,除非出现奇迹,要么就只有我们出手相救了。请看书Ww∮WΩ.ΩQingKanShu.cC”

    “古长老,先不急着出手,此事对于余星海那小子来说,无疑是一个绝好的历练机会,修仙界处处布满凶险,不经历点血腥之事焉能快成长,因此我们在迫不得已之前,一切还是让他自己解决为好!”

    听封尘所言,古天丰沉默了一下,随即回道:“也罢,就让他好好经历一番血腥之事,反正有我们两个在盯着也不会出什么差错。”

    就在其交谈间,山谷下方的鹰钩鼻修士已经狼狈不堪,被漫天金锥的不间断袭击,已经频临落败,生命几乎受到了威胁,而与此同时,天际出现一道白影,正于极快的度往这边飞来。

    鹰钩鼻激的一阶上品金刚护体符咒形成的护罩不知被黄金妖蛟吐出的金锥击破了多少次,期间符咒也换了好几张,可是如今他的青色衣衫早已溃烂得不堪入目,一件上好的绸缎,此时却只能遮挡住其羞涩之处。

    所幸此处为荒山野岭,四处不见人烟,不然这丑就出大了。

    又一波金锥袭击过后,他终于体力不支,随着护体光罩破碎,整个人倒飞了出去,跌落在山谷的入口不远处,躺在花草丛中一动不动。

    吼!

    黄金妖蛟大吼一声,见其一动不动,巨大的身形在地下一阵挪动,抬着硕大的头颅游动至其身前。

    铜锣大小的眼眸,俯视着眼前这个已经手无鸡缚之力的蝼蚁,眼中闪过一丝凶残,血盆大口一张朝其扑去,欲将其吞噬。

    “不...”

    鹰钩鼻修士艰难的睁开眼眸,当目睹黄金妖蛟的血盆大口向自己咬来之时,惊恐绝望的大吼了一声,带着无尽的不甘。

    可惜黄金妖蛟并不理会其绝望不甘的吼叫,连一丝停顿都不曾拥有,继续向其咬去。

    眼看鹰钩鼻修士就要成为黄金妖蛟的腹中之食,可就在千钧一之际,一道白光自其眼前一闪而过。

    只见黄金妖蛟的硕大头颅紧贴着鹰钩鼻修士的身子停在半空,紧接着整个硕大的头颅炸开一阵血雾,头颅顶端两个漪角中间顿时裂开一条裂缝,刹那间整个头颅就分开成两半。

    如此情景,鹰钩鼻修士自绝望中惊醒了过来,惊愕的看着变成两半的黄金妖蛟头颅,目光流转间,这才现一身白衣装扮,英姿飒爽的凌霄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脚踩着一件风轮法宝临立在半空。

    此前那道白光,正是其脚下的那件风轮法宝以极致的度斩向黄金妖蛟头颅所产生的异象。

    “那个小子呢?为何本少宗让你追击他,你却在这与此黄金妖蛟激斗?”凌霄阁面色阴沉,沉声对鹰钩鼻修士问道。

    闻言,鹰钩鼻修士露出羞愧之色,快从地上爬了起来,道:“属下无能,被那小子摆了一道,被眼前这二阶一层黄金妖蛟缠上无法脱身,让其给逃了!”

    “逃了吗...”凌霄阁听其所言,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再次沉声道:“往哪个方向逃了?”

    “谷口方向!”鹰钩鼻修士急忙抬手指了指山谷入口处,回答道:“那小子走之前动用了匿影符,出了谷口有没改变方向属下就不得而知。”

    凌霄阁听完,脚下的风轮闪过一道白光,随即整个人朝谷口方向激射而去,转眼之间便消失在山谷之中。

    鹰钩鼻修士呆呆的望着谷口方向出神,过了好半天才缓过了神,低头看了一眼身前的黄金妖蛟,眼里闪过一丝苦涩。

    今日生在他身上的事情着实令他难以接受,活了一百多年,修仙也有几十年的光景,今日却栽在了一个毛头小子手里,内心还真是五味杂陈羞愧难当。

    “该死的孽畜,都是你害得老夫在少宗面前抬不起头来!”

    鹰钩鼻修士内心的羞愧找不到宣泄口,只好将所以怨气都撒在黄金妖蛟身上,抬起脚狠狠的踢了几下已经裂成两半黄金妖蛟头颅。

    呃...

    正踢打间,其眼珠子却突然向外凸出,瞳孔瞬间扩散,缓缓的低头看向自己胸口,那里一柄寒光闪闪的剑尖自胸口刺出,带起一阵血花。

    不知什么时候,其身后却出现了一道淡淡的人影,如若细看的话,会现此人影正是原本已经离开的余星海。

    正所谓,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余星海在利用匿影符逃出奇异山谷后,又偷偷的折返了回来。

    此前与那名霸道青年激斗之时,他就利用天魔眼神通现有两名黑衣人跟着他,而后来又只剩下了一名,他不是傻子,知道还有一名可能在等待着眼前这个人收拾他。

    眼前这人此前他利用黄金妖蛟将其拖住,但完全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对方太过强大一旦两人都反应了过来,他今日估计得栽在这荒山野岭当中。

    因此他冒着生命危险,隐藏了全身的气息又折返了回来,潜藏在山谷内的一处浓密的荒草丛中。

    他目睹了鹰钩鼻修士与黄金妖蛟激斗的整个过程,也目睹了那名英姿不凡的白衣青年一道风轮将黄金妖蛟斩杀。

    此刻,他的内心还是暗自庆幸的,如若他没有潜藏折返而回,很有可能大半天后被其追上,届时他只有一个与黄金妖蛟同样的下场。

    就在刚刚,他趁鹰钩鼻修士体内灵力耗尽,内心又处于秃废状态,因此趁其不备利用玄铁飞剑一剑刺杀了对方。

    那名英姿不凡的白衣青年随时都有可能现其并没有逃走而折返,因此他快召回了玄铁飞剑,同时将鹰钩鼻修士指尖的储物戒取了下来,随后连同他的那柄跌落在地的火红飞剑一起收进了他的仙灵储物戒。

    做完这些后,他又动用了莫**力将黄金妖蛟的尸也收进了他的仙灵储物戒。

    “是该离开了!”

    做完一切后,余星海喃喃自语了一句,快自储物戒中毫不吝啬的拿出一张一阶上品血影秘符,逼出一大滴精血激,化作一道暗红色残影往古道宗方向一闪即逝。

    临立于那朵闲云之上的封尘与古天丰此时眼中尽是惊愕,原本他们料定余星海难逃此劫难,可却未曾想结局却是如此戏剧性。

    一炷香之后,天际一道白光闪过,瞬间便到达山谷上空,却是凌霄阁现了异常,折返了回来。

    当其降落奇异山谷后,现鹰钩鼻修士的尸体静静的躺在那里时,脸色顿时阴沉得几乎滴水的地步。

    “好好好...古道宗修士是吧,叫余星海是吧,你逃不掉,拿了属于本少宗的东西,哪怕你走到天涯海角,本少宗也会找到你,让你乖乖的交出原本属于本少宗的东西!”